第367章 玄机之怒!-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67章 玄机之怒!

    第三百六十八章

    道门,宗上天峰。

    武林的喧嚣尚还来不及吹到这个世外的桃源,来往的人,却带有了一身的风尘气味。

    “这里便是宗上天峰了么?奇怪,玄机是谁,为什么我想要来找他。还有这里怎么会有一股熟悉的感觉?”

    白衣青年阿长一脸的疑惑,他分明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但是对于这四周的景色,却又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觉,就好似自己已经在这里生活了无数个念头,对于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了若指掌。

    “嗯,往前三十步的路口转角处,应有一个百斤石墩。”

    阿长喃喃自语,而后步伐加快,果真在前方三十步的拐角处看见了一个已经长了不少青苔的石墩,看其大小,确实也在百斤左右。

    “居然是真的,好神奇。”

    阿长一拍后脑勺,一脸的惊奇。他没有想到自己这样随意一想,竟真的有这么一个石墩在这里。

    随后阿长继续往山上走去,来至一处山坡,却骤然一声大喝。

    “道门之地,来者止步!”

    喝声落下,只见得两名青年道人踏空而来,一左一右挡在了阿长身前。

    “宗上天峰不接外客,请回吧。”

    左边一名道人朝着阿长拱了拱手,婉言拒绝阿长上山。

    阿长本也是沉稳之人,不过因天书之灵入体,脑识尚还有些混沌,因此一时竟没有领会道人一丝,而是啊了一声,说道:“对啊,这里是宗上天峰,我正是要来这里。”

    道人眉头一皱,说道:“朋友,宗上天峰不见外客,还请莫要为难我等。”

    “哦,我要见玄机。”

    阿长却点了点头,直接说出了来意。

    “大胆,竟敢直呼教尊名讳!”

    右边的道人蓦地一声大怒,不悦的眼神直瞪瞪地看着阿长,让阿长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

    “道友莫怒。”

    左边道人摆了摆手,止住了同伴的怒气之后,才对着阿长说道:“这位朋友,不知道你欲见教尊,所为何事?”

    阿长摇了摇头,说道:“见到他自然就知道了。”

    “这……若无缘由,即便是我等也难以见到教尊一面的呀。”

    道人眉头一皱。

    三人在推搪不下。

    而在宗上天峰最高处,玄机一人独立。

    虽然经过句无章一言点醒,让玄机一直以来所保持的隐世之心破碎,但是入世也讲究时机。以宗上天峰目前的情况,太过积极并无好处。

    “干预读书堂一役,相当于将宗上天峰避世的标签揭下,再来,阴谋者的棋局必然会将宗上天峰纳入其中。也好,便让你们的算计,成为宗上天峰入世的东风吧。”

    玄机负手远眺,目光深邃间,便已经定下了往后宗上天峰处世的态度。

    然而就在此时,他突然感应到山下有闹腾的动静,旋即便是心中一跳,一股莫名的感觉笼罩心头。

    “这种感觉……嗯,前往一观!”

    心头的感觉十分奇怪,让玄机一时竟有种情怯的感觉,因此他即刻便动身往山下而去了。

    而在山下,登入宗上天峰的山坡里,两名道人与阿长仍是争执不下。

    “够了,宗上天峰乃是隐世之地,你若是再不知好歹,休怪我等武力胁迫了!”

    右边道人脾气火爆,见两人争执不下,一怒之下便按剑将动,吓得另一名道人忙上前按住了他的手掌。

    “道友不可啊。”

    说完,又对着阿长说道:“朋友,快离去吧。再争执下去,我这道友就要打人了。”

    “唔,不要,我要见玄机。”

    阿长摇了摇头,果断拒绝。

    就在此时,突传道风阵阵,随着沉稳辞号,道印·玄机翩然而来。

    “执地之厚,拥天之重,万籁古今传透。知善守,归无咎。”

    “此地发生了何事?”

    玄机翩然落地,目光横扫,却落在了阿长身上,无法再次移开,就连两名道人的问好行礼也忽视掉了。

    “你!”

    蓦地一声低喝,玄机豁然抬手,似要抓向阿长。却不料此事,阿长体内,竟似有恐怕剑气快速升腾。

    感应到这股熟悉剑气,玄机身形骤然停顿,身躯微微颤抖,面上也因为惊喜而泛起了一丝潮红。

    ‘这种感觉,这种感觉!错不了,是师兄,是师兄的剑招!’

    玄机心中狂喜,无数年来的等候,终于在今日要迎来了成功的果实了!

    “教尊?”

    两名道人见玄机神情有异,不由得疑惑地喊了数声?

    玄机回过神来,深深地看了一眼阿长之后,才长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激动的情绪,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此人交我招待,你们先退下吧。”

    “是。”

    两名道人奇怪地对视了一眼,不过还是应声退了下去。

    “玄,玄机?”

    阿长看着眼前沉稳笃定的中年道者,不知为何突然有一股想要上去拍他肩膀的冲动。

    好险他虽然脑识还有些混沌,但仍有一定的自制力,因此才将这股冲动强压了下去。

    “嗯,你是何人,因何……因何来此?”

    玄机原想问他身上因何会有玄月留存的剑招,但是转念一想,此事恐怕尚有内情。而且眼前的青年眼神混沌,似乎有些脑识不轻,直接询问,必不得结果。

    “我不知啊,好像是有人要我找你。”

    阿长拍了拍脑袋,露出了一副苦恼的样子。

    玄机却是眼中一亮,看着阿长,略显期待地问道:“是谁人让你找我,那人现在何处?”

    “啊,不知道。”

    阿长突然觉得头疼欲裂,不由得双手抱住了脑袋蹲了下来,口中却突然吐出了一句话。

    “还不是时候。”

    “额?”

    玄机瞳孔猛然一缩,但是也知道是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才导致的阿长如此痛苦,忙上前度过内元,替他缓解剧痛。

    许久之后,阿长疼痛渐去,玄机才收回功元,诚挚道歉。

    “抱歉,是玄机躁进了。”

    阿长甩了甩头,奇怪地看了玄机一眼,似乎在疑惑他为何要道歉。

    玄机也不解释,而是问道:“这位小友,不知你来宗上天峰,是为何事?”

    阿长眼中一亮,说道:“啊,我想起来了,是天真君!”

    “嗯?天真君?”

    玄机微微肃穆,他现在已经将阿长看成了是玄月的使者了,因此他突然提及天真君的名号,不由得心中凛然。

    阿长继续说道:“天真君的魂魄遭人奴役,有人要我将此事告诉你。”

    “什么!”

    玄机闻言,顿时勃然大怒,道袍鼓动,霎时狂暴气劲横扫,崩毁了身后数块巨石。

    阿长似乎被下了一跳,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

    玄机沉沉吐出了一口浊气,将心中愤怒压下,才继续问道:“可知天真君魂魄如今何在?”

    “正在,正在中阴界之内。”

    阿长说完,忽然撒开腿儿便往外跑去。

    玄机想要追去,但是想到其上的玄月剑招,却又停下了脚步。

    “此人身上有师兄剑招,恐怕乃是师兄所选,隔世行走之人,如此倒也不好将他留下。也罢,此人虽实力普通,但有师兄剑招,应无性命之忧,至于天真君魂魄被奴役……”

    想到这里,玄机眼中闪过了一丝凛然杀意。

    敢欺辱宗上天峰,这是自寻死路!

    “中阴界,哼,胆敢奴役天真君魂魄,便让玄机亲自一会你是何方神圣吧!”

    玄机愤然一甩衣袖,化光而去,目标正是——无妄沼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