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强战!-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69章 强战!

    春山眉黛之外,伴随着绝涯气势到来,乱了一副春山春水。

    而在绝涯狂怒的气势当中,一缕剑意却如海中礁石,任巨浪滔天,兀自岿然不动。

    “古剑寒黯黯,铸来几千秋。白光纳日月,紫气排斗牛。”

    春山眉黛之内,剑千秋负手前行,步步似御剑,在滔天大浪间,闲庭信步般走来。

    纵使面色仍带苍白,纵使伤势尚未未愈,然而剑千秋绝没有丝毫的畏惧,神情平淡,逐步下山。

    “埋剑者,能埋葬剑千秋之古剑否?”

    剑千秋剑指一引,平实质朴的古剑于焉具现,斜斜立在了剑千秋足边。虽无太强的气势爆发,然而却自有一股宗师沉稳气态。

    任绝涯如何鼓动气质,都无法撼动他内心丝毫。

    两人气势交锋,虽绝涯一直占据了主动,但却有一种秋色平分之感。

    “七尊剑剑主,果然名不虚传,难怪连天华君与虞千秋联手,都折在了你的手下。”

    绝涯见剑千秋气度,心知这一轮是自己落在下风了,不过他却并没有在意,反倒是心中对剑千秋高看了几眼。

    天华君的能为他清楚,再加上虞千秋两人联手,绝涯自问若是对上他们两人的是自己,恐怕绝对无获胜的机会。若是剑千秋仍在全盛之时,恐怕自己此行也将折戟。

    然而,剑千秋此刻重伤未愈。

    而自己,为了道门,绝对不介意乘人之危!

    不过他想起天华君的托付,此人非是恶者,便说道:“剑千秋,你如今的情况,并非绝涯敌手。念在天华君等人请求的面上,绝涯可以不与你为难,只要你交出造化球!”

    “天华君,倒是颇有君子风度。”

    剑千秋轻轻一笑,心中也明白了因何此回前来的会是绝涯了。

    不过,不论来者是谁,想要取走造化球,皆是痴妄!

    “造化球于剑千秋有大用,虽敬佩尔等风度,只可惜此事,剑千秋无法答应了。”

    说完之后,剑千秋伸手一招,古剑如受牵引,铮然而起,落入了他手掌之中。

    随即,便是一声剑吟长啸,更是将自己的选择表露无疑。

    “机会绝涯已给,是你不懂珍惜。”

    绝涯双眼微沉,剑千秋既然已经做出决定,那么说再多也没有作用,接下来,便只有——武决而已!

    谈话无用,气氛瞬间紧绷。

    绝涯手掌缓缓按住神泣刀柄,上身前倾,一身功元沸腾,逐渐攀升顶峰。

    骤然,一抹刀芒,拉开了生死之门。

    “名刀·照锋芒!”

    神泣出鞘,天地唯杀!

    无匹刀芒横推而至,所过之处,草木尽折,山石崩摧,带着一路烟尘滚滚,狂然直向剑千秋而去。

    “好招。”

    剑千秋一声赞叹,而后人剑吟啸,奋起功元,极限武学同时而出,竟是毫不示弱地选择了正面硬撼!

    “千秋一剑!”

    千秋磨一剑,一剑耀千秋。

    剑千秋一剑突出,如纳岁月千秋于一剑,浩兮荡兮,不可为敌兮。

    “喝啊!”

    伴随着一声长喝,剑千秋持剑向前,如驭岁月,无可名状之间,直破绝涯极招!

    轰隆隆!!!

    刀剑争锋,其威无穷。

    刀芒与剑身的碰撞,瞬间激荡出恐怖的冲击力,四周地层被直接掀飞、炸裂。余劲横扫,方圆之内,纵使是数人合抱的巨树也不堪此力,被连根拔起,却又来不及被吹响不知名的远方,便被纷乱的刀剑之气切割破碎。

    剑千秋人剑齐进,受此冲击不由得闷哼一声,体内旧伤被牵动,唇角开始溢血。

    然而他的身形却没有丝毫停滞,瞬间便来到了绝涯身前,凌厉一剑,鬼魅而来。

    匆忙之刻,绝涯横刀格挡,却一时不敌剑上巨力,虎口炸裂,身形不住地倒退。

    双方第一招,各自见红!

    “哈,刺激!”

    绝涯仰空一声狂啸,握刀的受更加用力,丝毫不顾因此而裂得愈开的虎口仍在不断渗血,紧住了神泣,便冲身上前,展开了狂暴的近身交兵。

    利芒擦身,死神擦身。

    两人皆是成名的强者,在这目不暇接的短兵相交之中,愈显得张狂之中的冷静,沉稳之中的快意。

    瞬息之间,两人已经交换了数百招,却依然不分上下。

    乍然,两人一眼对视,各自有感,刀剑再此碰撞,两人借着对方之力,各自后退了三丈。

    旋即——极招再出!

    “名刀·映清霜!”

    后退之间,绝涯神泣舞动,提元纳气,再起绝世刀芒。

    剑千秋见状,将古剑一抛,剑指凝光,正是——

    “天光纳日!”

    沉声一喝,剑千秋之上如捏天日,闪烁着夺人眼目的强光。而后光芒化剑,尽纳古剑之上。

    古剑受力,瞬发阵阵剑吟,激荡虚空而去。

    名招再会,刀剑重逢,激荡而出的又是另一幅天坠地隳,乾坤崩裂之象。

    两人之间,陡生了强大的空间乱流,肆虐天地,足下土地瞬间崩毁,鸿沟三丈。与战两人同受乱流反伤,各自吐血倒退。

    “埋剑·绝涯,名不虚传。呃噗……”

    剑千秋身形跄踉,旧伤未愈,又逢此大战,再添新创。此刻新旧创伤一同爆发,瞬间让他面如金箔,大口咳血。

    就连握剑的手,隐约之间都有些颤抖。

    ‘果真还是太勉强了。’

    剑千秋双眼轻眯,这段时间的疗养,原本他以为能够坚持到将绝涯击败,但是现在看来,是他高看了自己以及低估了绝涯的能力了。

    ‘一招,我仅剩了一招之力。一招过后,若不停止武决,必将损伤根基。’

    剑千秋心中审视着自己的情况,目光却依旧幽幽地注视着绝涯,不露出丝毫的破绽。

    “哈,剑主之能,同样不差。”

    绝涯擦了擦唇角血渍,即便是他向来看轻世间剑者,但是对于眼前之人的能为,却不得不承认,此人的确是不世出的强者。

    至少在他看来,纵使是李裔文与之相比,恐也要逊色许多。

    或许,只有那一人,才能够稳胜剑千秋一筹。

    思索之间,绝涯眼前似乎出现了那一道洁白如雪的身影,顿时让他恼怒不已,狠狠甩了甩头,将那身影赶走之后,才扬起神泣刀身,遥指着剑千秋。

    “剑千秋,在剑庐之中,你曾对天华君等人留手,绝涯本也不该趁你之危,只不过事关造化球,绝涯别无选择。你现在的情况,恐怕已无了太多气力,最后一招,决胜吧!”

    “埋剑之式名震武林,剑千秋想领教久矣。”

    剑千秋毫不畏惧,古剑挽花,虽已感后继无力,却仍是一片云淡风轻之色。

    “很好,注意来!”

    绝涯一声长喝,神泣高举,埋剑绝式,将再现武林!

    而在同时,暗中旁观的畅和风却有了动作。

    赫见他轻轻折下了一根树枝,捋去枝叶,如剑一般握在手中。随后更是取出一方手巾,蒙住了脸面。

    “造化球……当真是让我听见了一个惊爆的消息啊。”

    畅和风握紧了树枝,目光冷然。

    绝涯与剑千秋之间,胜负如何?

    暗中的畅和风,将会对谁出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