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寻衅!-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70章 寻衅!

    白苗族,小溪之畔。

    自圣泉之地归来的柳无方盘膝而坐,静等夸叶圣到来的同时,也在思考着句无章的话,再结合自己掌握的情报,来厘清苗族之事。

    “依照句无章前辈所言,圣泉地脉以及雕像都被镌刻了奇术,在这里可以大胆地猜测,这奇术便是夸叶名存所留,而目的,正是修复圣泉!”

    “至于夸叶名存之死,应也与破坏圣泉奇术之人有关。综合在黑苗族所得的线报,可以得出这样一条假设的因果。”

    “有人出于或贪婪,或恶意的某种心思,渗透进了苗族内部。先是设计让夸叶名存破功,然后潜入圣泉之地,毁去了奇术,连带着也让圣泉再次开始枯竭。”

    “而此人,很有可能便是黑苗族大祭师。”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疑问,那便是夸叶圣实力的突然拔升,会与这圣泉有关么?”

    柳无方心中思索着,捡起了一枚小石子,在地面上划出了一个大圈圈,随后有在大圈圈之内划出了三个小圈。

    目前苗族之地,除了明面上的黑白苗之外,柳无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尚有第三方力量在暗中运作。而这股力量,很可能便是造成目前一切的元凶。

    “大祭师,柳无方有感觉,你我很快便会正面交锋了。”

    不得不承认,万物有灵这种境界真是十分神奇,句无章不过出现了一会儿,却直接将柳无方眼前的迷雾吹散,并且让他顺藤摸瓜,近乎将整件事情的经过都推测了出来。

    若无句无章帮助,想要查清这些,恐怕还需要多费时日。

    就在此时,柳无方察觉有人接近,心知应是夸叶圣。但是心中想了想,还是将眼前不自觉画出来的图案抹去。

    不多时,夸叶圣便有些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如何?可有什么发现?”

    夸叶圣问道,虽然他身为夸叶名存之子,地位崇高,但是擅自调动圣泉守卫也是承担了不小的压力。如果柳无方这边毫无所得,那他将重新审视此人是否有值得合作的能为了。

    柳无方点了点头,旋即目光又看向了夸叶圣身后。

    夸叶圣道:“放心,我独自前来,身后亦无人跟踪。”

    柳无方点了点头,说道:“那便好,非是柳无方太过胆小,实在是事出有因。”

    “难道,你当真发现了什么?”

    察言观色,夸叶圣闻言便知柳无方此行收获恐怕要超乎预料,双眼骤然一亮,急切地道:“快与我说来。”

    “不急,先坐。”

    柳无方招了招手,示意夸叶圣先做好。

    夸叶圣心中着急,也不想在此浪费时间,也不再讲究便席地而坐。

    柳无方说道:“关于此事,恐怕需要追溯到很远的时候。不过那个年代的事情,我也不是很了解,因此我能说的,只有事情暴露出来的结果。”

    “久远?难道……”

    夸叶圣显然非是愚笨之人,柳无方这么一说,他便面露讶异,似乎想到了柳无方想要说什么。

    柳无方点了点头,道:“你没有想错,此事或许需要追溯到夸叶前辈修复圣泉一事。”

    夸叶圣沉默了许久之后,才说道:“柳无方,你到底在圣泉之内发现了什么?”

    “两点。”

    柳无方伸出了两根手指摆了摆,然后说道:“一者,圣泉地脉,包括那一尊夸叶前辈的雕像都被镌刻了奇术。目前我推测,此乃是夸叶前辈为了修复圣泉所刻,这或许是当初夸叶前辈修复圣泉的手段。

    二者,奇术目前已经被毁,根据推测,夸叶前辈很可能是被设计破功之后,再由阴谋者通过某种手段,再毁去此地奇术的同时,伤及了夸叶前辈。”

    “这有可能吗?”

    夸叶圣听完,反而疑惑了起来。圣泉之地他并非没有前往查探过。有着圣子身份的他,在夸叶名存死亡之后,是唯一的一个能够自有出入圣泉之人了。

    然而他数次进入圣泉调查,却没有丝毫所得。柳无方进入不过半个时辰,当真能够查到这么多线索?

    “关于调查,柳无方有独特的方法,因此能够发现常人所不能发现的细节。”

    柳无方说道,他的办法当然就是找前辈了。

    万物有灵可以说是目前武林公认的查案寻人最强的辅助了,其可怕之处,夸叶圣不曾进入中原,因此不知道也是正常。

    只不过柳无方不会向他解释太多而已。

    说完之后,柳无方突然坐直了身子,面容沉了下来,就连眼神都放得深沉。

    “夸叶圣,现在柳无方能问你一件事情呢?据我所知,你之武学根基向来粗浅,然而如今一见,已近登堂入室的地步,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关于夸叶圣实力的疑问,柳无方在黑苗的时候就听过夸路凌汉等人的疑惑,只是当时柳无方觉得此事与自己无关,便不曾放在心上。

    但是如今自己着手调查,又经过句无章提点,察觉了圣泉之地问题之后才猛然发觉,夸叶圣实力的异常拔升,必有蹊跷!

    果不其然,随着柳无方道出了这个问题,夸叶圣面上闪过了一丝不自然之色。

    柳无方眼中闪过一丝亮芒,暗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夸叶圣的异常,定也与圣泉有所牵扯。”

    想到这里,柳无方低叱了一声,诘问道:“夸叶圣,此事事关夸叶前辈与圣泉枯竭的真相,还请你能如实道来!”

    “这……唉,我早知道此事瞒不了太久,只是不曾设想过最先提出质疑的,竟会是一名外人。”

    夸叶圣听了柳无方的诘问,稍微沉默之后,才仰头一声长叹。

    旋即,夸叶圣心中整理一下语言,便准备说出自己武学根基拔升的原因。

    苗族之事,真相逐渐清晰。夸叶圣接下来的一番话,又会牵扯出怎样的秘辛,能够帮助柳无方将谜题向真相推进吗?

    而在同一时间,风雪孤亭上,忧郁的人,漫拉胡弦,飘扬着忧郁的音符。

    在风雪的呼啸之下,显得愈发地忧郁。

    乍然,狂风席卷,无匹刀芒横空而至。

    旋即,再闻熟悉辞号,于焉响彻!

    “壮志高酬凭敌手,巅峰行道论方俦。长天浪纵三千尺,刀负胜名天下愁。”

    锵!

    血色长刀一战而胜自天而来,呼哨着毫无温度的破空之声,象征着来者冷然的心情,直直没入了孤亭之外的地面。

    随即,九天之上,不羁的身影,翩然而降,强巧落在了一战而胜刀柄之上。

    “一羽弦歌,读书堂外的眉角,刀天下前来讨回了!”

    刀天下负手而立,虎目横视,一声长喝,惊散了漫天飞雪。

    紧张紧张,刀中之圣强势跳上一羽弦歌,这一次极端武决,会是一战而胜再取胜果,或是至刀无泪,再振传奇之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