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柳系忽悠!-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71章 柳系忽悠!

    南岳天瀑。

    意长年父子两人面对盘坐,四掌相合,元功流转之间,四周有氤氲的雾气升腾。

    许久之后,两人缓缓收起元功。

    意长年睁开双眼,站了起来活动着身子,让意怀天独自搬运体内功元,修复着伤势。

    ‘怀天体内那股剑气已经消失,即便是不再服用灵药,以我们两人根基调和修养,至多数月时间便可全数恢复了。’

    意长年看着面容已经逐渐恢复年轻,原本黯淡惨白的发丝也开始泛起一丝乌黑的意怀天,心中暗暗点头。

    ‘也不知红尘素衣是用了什么办法,竟能将这般棘手之事解决。’

    意长年心中暗赞,意怀天体内残存的剑气,他也曾尝试着驱逐,却发现不仅没有任何效果,反使得那个剑气吞噬自己的功元,愈发茁壮。

    “咦,说人人到,果然不能在背后非议他人啊。”

    就在意长年思索之间,突然看向了道路之上,轻笑着开口。

    随即,便见清风倏起,送来了一阙熟悉的辞号,一个熟悉的身影。

    “天上月星有象,棋中黑白无常。沉吟屈指数兴亡,不过古今一样。因势定波世浪,谋才颠覆痴狂。谁堪与日共高长,自是白衣卿相。”

    柳三变含笑轻步,低摇着折扇而来。

    “听攀花手之言,莫非先前是在责怪柳某无能,未能好好顾全贵公子吗?”

    柳三变走到意长年之前,笑着开口。

    “当然不是,对于红尘素衣援助之情,意长年铭感五内。”

    意长年哈哈一笑,意怀天的苏醒,的确让他一直以来紧绷着的心绪放松了下来,对于柳三变也不似以往那样还带有一丝隔阂。

    而在此时,意怀天也缓缓收住了元功,起身向柳三变道谢。

    “唉,你们该谢之人并非是柳某啊。”

    柳三变忙摆着双手,闪到了一旁,不愿接受意怀天的道谢。

    意长年奇道:“哦?莫非怀天的伤势,还有其他高人出手了?”

    “是李裔文。”

    意怀天突然开口了,他之前虽然昏迷不醒,对于外界一切也并没有太强的感应。

    但是他知道,两次从自己体内吸走剑气之人,绝对是李裔文无疑。

    那种气息,他曾徜徉其中,绝对不会认错!

    意长年闻言,双眉微动,似怒似惊,目光不由得看向了柳三变,虽不曾出声言语,但是想要听其解释的意味表露无疑。

    柳三变则是看了看意怀天,既然他有所感觉,那么此事由他转达意长年是最合适不过了。

    只不过意怀天在说出了李裔文名字之后便又沉默了下去,似在想着什么一般,并没有继续说话。

    柳三变见状,心中轻叹,恐怕要让他们放下意癫狂之仇,还需要再费一番功夫。

    想了想,这件事情让自己来说也好,自己可以加油添醋一番。

    于是,柳三变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当初李裔文在醒来的时候,在知道了意怀天的情况后,便不顾自己的伤势,尝试将其体内剑气收回。只可惜那时他筋脉尽碎,体内根本容不下任何的一丝力量,在吸纳了少部分剑气之后,便再次负创,不得不停止。

    不过倒也因此确认了这个办法的可行性,因此在他康复之后,便再次出手,将意怀天体内残存剑气尽数收回。”

    “我确实感应到了有人两次吸走剑气。”

    意怀天突然又开口了,他眉头皱着,先是看了看自己父亲,随后目光落在了柳三变身上,说道:“剑气出手,焉有收回之理?而且那种剑气之特殊,诸目同见。纵使李裔文乃是剑气之主,强行将之吸纳回体,恐怕也要受到不小的反噬吧。”

    “这个吗,嗯……李裔文的确因此修养了一段时间,不过问题不大。”

    柳三变眨了眨眼睛,他本想将李裔文吸纳剑气说的艰难一些,但是现在意怀天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柳三变双眼一转,当下便改口替李裔文谦虚了起来。

    “主要是你无事便好了。”柳三变笑道。

    果然,随着柳三变语气转变,意长年父子两人面色更显得纠结了起来。

    柳三变暗自点头,虽然意怀天行事有些极端,但是不可否认其教养非常,颇有仁者风气。

    正所谓君子可欺之以方,此事虽达不到这种程度,但是为了尽可能消弭狮虎族与李裔文的仇恨,柳三变只好厚着脸皮来忽悠两人了。

    “唉,不论如何,此事总是要多谢你们费心了。”

    意长年突然长叹,柳三变竭尽心力救治意怀天本就让他心中有些摇摆不定。此刻听闻了李裔文竟也不惜伤体为意怀天疗伤,更是有一股说不上来的纷乱。

    一时之间,也不知该以怎样的态度去面对李裔文了。

    柳三变知道此事急不得,需要一步步地蚕食两人心中的防御,因此便主动转移了话题,说道:“此事暂且不谈,前日读书堂一役,柳某也多谢二位仗义相助了。”

    说完,柳三变朝着两人躬身道谢。

    两人忙闪过一旁,不敢受柳三变大礼。

    意长年道:“路见不平,意长年没有置身事外的理由。更何况读书堂于我有恩,出手维护本是该然。”

    说到这里,意长年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有一事险些忘了。”

    意长年取出了半株玲珑花递给了柳三变,说道:“既然怀天已经苏醒,这半株玲珑花便交与红尘素衣吧。”

    意长年谋取玲珑花,本就是为了救治意怀天,此刻意怀天已醒,再服用玲珑花效果也不大。反而柳三变此刻身负重创,或可以玲珑花入药疗养。

    柳三变知道意长年心思,也不推辞,便直接将玲珑花收了起来。

    意怀天这时候说道:“柳三变,如今读书堂正是亟需重建之际,你却带伤而来,莫非是重建之事,有需要我们协助的地方?”

    “若有需要,红尘素衣但说无妨。”意长年也说道。

    “确有一事。”

    柳三变点了点头,说道:“经过此事,让柳某深深感觉到法阵纵使有绝强的威力,也不能面面俱到,至少在面对那无数普通人的时候,威力强大反成了一种弊端。柳某向来听闻意怀天剑意特殊,天生携带了狮虎一族特有的吟啸之声,因此想请意怀天出手,在新法阵内留下一道剑意。”

    “嗯——我之剑意特有一股震慑之意,用来对付根基一般之人却有奇效。好吧,此事意怀天会帮忙。”

    意怀天略一思索,便答应了下来。

    如今他们与读书堂的关系,已不像一开始那般隐约敌对,反有一种越走越亲密的感觉。帮这一个忙,对他而言本也不是太难之事。

    “那柳某便先多谢了。”

    柳三变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面露沉思地问道:“攀花手,这段时间不见虎宫行走,不知他可无恙?”

    意虎前段时间也在为意怀天之事奔波,突然却销声匿迹了。鉴于他曾在烟都效力的过往,柳三变对此不得不留了一个心眼。

    意长年却轻轻一叹,说道:“是我久在外面,族中之事积攒了许多,因此便先遣意虎回族襄助了。”

    “原来如此。”

    柳三变面现恍然,目光轻轻扫过了意长年面目,心中猜测恐怕狮虎族中也发生了一些事情了。

    想了想,柳三变说道:“关于寻找那位前辈之事,柳某也会尽力而为。”

    “多谢了。”

    意怀天看了看自己父亲,心里也知道或许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族中发生了某些变故。而他知道自己父亲一直都在寻找自己的恩人,这一次入世的目的,恐怕也是如此。

    想了想,意怀天说道:“我目前的情况不宜在武林继续走动,待读书堂法阵重建之后,我便先回族中吧。”

    “嗯,也好。”

    意长年点了点头,他本就有意将狮虎族交于意怀天管理,他也的确展露出来一定的管理才能。再结合他如今情况,回族是最好的选择。

    柳三变道:“既然如此,柳某尚有他事在身,便先告辞了,请。”

    “请。”

    三人别过,意怀天又开始运功疗伤,柳三变则是往着读书堂方向而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