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震撼!-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72章 震撼!

    春山眉黛之外,战局将入最极端。

    绝涯与剑千秋两人一眼对视,皆心有觉悟,下一招,将会是最后的决胜!

    “注意来!”

    蓦地,绝涯一声长啸,举刀擎天,一身元功沛然而发,引动四周尘土翻飞。

    传说一式,终在此刻再现尘寰。

    “埋剑·苍生懿旨!”

    埋剑绝式一处,天地剑颤,纵使有剑千秋掌控,古剑竟也隐有颤抖之意。

    随后,神泣发光,骤夺天日之辉。灿灿然,不可一世!

    瞬息之间,整个春山眉黛之处,都被笼罩在了一股毁灭的刀意之中。

    “埋剑绝式,果真不愧是号称天下剑者的噩梦。”

    埋剑一式,专注埋剑,可说是天下剑者的克星。

    面对这等惊艳人间的刀法,剑千秋不敢大意,紧握了手中古剑,勉力催动着极限功元,再现旷世奇招。

    剑千秋剑指引动,元功化形,再一次与身周划出了十一柄巨型长剑,与古剑一同旋绕不已,竟是硬生生将绝涯弥散天地的埋剑之意迫开。

    随后,剑千秋轻弹古剑,十二唯一,凝成了一柄通天神剑,正是——

    “归道唯一!”

    剑千秋骤然伸手,握住了神剑剑柄,如操开天之器,荡灭地水火风,悍然斩向了埋剑·绝涯!

    “来的好!”

    绝涯一声长啸,极招蓄力正毕,神泣迎着通天神剑斩落,所过之地,虚空扭曲破碎,湮灭一切而行!

    轰隆隆!!!

    毁天灭地,毁天灭地。

    两人极限交锋,骤引天愁地惨,神哀鬼泣。无穷之力,撕裂虚空,空间乱流不住荡开,湮灭一切。

    无声无息之间,两人之间的土地,被虚空席卷,山川土木尽遭吞噬,竟是形成了一条宽达三十丈,目不见底的深邃鸿沟。

    与战两人,更是奋起所有功元,压榨体内最后的力气,在抵抗因极招引来的空间乱流的同时,压迫着对方。

    然而剑千秋毕竟重创在前,本已有些后继无力。双方强硬对峙了片刻,便开始逐渐落入下风,开始不断地倒退了。

    “喝啊!”

    绝涯见状,更赞余力,意欲一举取胜。

    然而就在此刻,远处突来剑芒闪过,目标看似直指剑千秋,然而剑芒余威却也将绝涯笼罩,竟是似欲要将两人同时击毙!

    “是谁!”

    两人同时察觉了剑芒的出现,然则苦于双方拚斗胶着,一时之间竟是无法抽身应对,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剑芒临身。

    剑芒之后,畅和风眼中已然露出了一丝笑意。

    绝涯与剑千秋同归于尽,必会是一桩牵动三教神经的大事。

    然而就在危急之际,天外突然传来了一声怒喝。

    “尔敢!”

    喝声落下,便是铮然琴音响彻,激荡天地,直扑剑芒之中。

    “是她!”

    畅和风眼中凝重之色一闪而过,已然猜到了来者身份,不敢小觑,当下忙扭转剑芒,用以抵挡琴音。

    轰!

    琴音剑芒庞然冲击,再传轰然爆破之声,草木摧折,泥土纷飞。

    待得尘埃落地,覆面的畅和风身影也暴露在了众人眼中了。

    同时,九天之上,再传熟悉辞号,万物方齐·聆音,怒然而降。

    “无有我,无无我。见诸相,见诸果。灵识一体,万物方齐。”

    轰!

    聆音心中愤怒,震撼落地,而后一拂隐机,便与再赞强攻,先擒下这暗中偷袭之人。

    殊不料因两人一式冲击,让本就到了关键之刻的绝涯两人,遭受牵引,刀剑神威再无力维持,轰然破碎。

    两人也因此遭受极端的反噬,仰天吐血,倒退不已。

    “嗯?绝涯!”

    聆音身形一动,便出现在了绝涯身前,伸手抵在了绝涯背后,替他将狂暴的冲击力卸去。

    而在同时,春山眉黛之处,突然又暴起了一股强大的剑意。

    旋即,强横剑招,横扫全场!

    “评技·刺!”

    冷声落下,众人只感觉天地之间似有无数利剑袭来,心中震撼之余,忙出手抵抗。

    待得剑气消弭,却愕然发现场中已无了剑千秋的身影。

    “快追,呃噗……”

    绝涯心中关心着造化球之事,不顾体内伤势就要追赶,却不料牵动了伤势,鲜血大口喷出,已经暂时失去了动手的能力。不得已之下,只好就地盘坐,稳定体内气息。

    聆音见状,先是赞功替绝涯缓和伤势,片刻之后,绝涯已可自行疗伤,便才收功而立,却又愕然发现先前偷袭之人,竟仍在此地,并未远去。

    “嗯?不曾逃离,必有目的。你,是谁?”

    聆音拂尘横荡,不论眼前之人是何方神圣,单单其先前偷袭之举,便足以让聆音心中对此人低看了数分。

    畅和风眼神转动,似在衡量,旋即竟是伸手取下了面上黑巾。

    “嗯?儒门之人,航道千书·畅和风!”

    聆音双眼一眯,认出了此人身份。

    “正是在下。”

    畅和风点了点头,而后有朝着聆音轻轻躬身,喊道:“畅和风见过道门衔令者。”

    “哼,想不到素有君子风评的畅和风竟也会有此偷袭举动,看来江湖传言,果真不足尽信啊。”

    聆音淡淡地注视着畅和风,似乎是在等待畅和风的解释。

    畅和风说道:“实不相瞒,畅和风覆面出手乃是有自己苦衷。春山眉黛之地,本是畅和风好友玉飞倾的居所,剑千秋在居住,应也是好友之友,按理畅和风本该出手相助。然而对面却是绝涯,如此一来,畅和风本应选择旁观。

    然而事关象征着三教友好之造化球,畅和风身为儒门之人,断然无法袖手旁观。不得已之下,只好覆面行事了。若是有引起误会的地方,畅和风再次致歉。“

    畅和风说完,又朝着聆音深深鞠躬。

    然而聆音却是面色微变,目光凝重地看着畅和风——先前的话中,她明确地听见了造化球之名!

    随后,聆音目光又落在了绝涯身上,虽不清楚其中发生何事,但是绝涯无端找上剑千秋死决,恐怕也正是因此道门之物的缘故了。

    而在此时,绝涯缓缓睁开了眼睛,虽气息虚弱,双眼之中却仍有炯炯神光。

    他遥遥地注视着畅和风,眼光之中的锐利,让畅和风都有些忍不住要皱起眉头。

    许久之后,绝涯才沙哑着声音说道:“畅和风,关于此事,绝涯希望你能暂时保守秘密,不可将此事泄露出去,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闹动。”

    “这个畅和风晓得,我选择出手,本意便是要助你夺回造化球而已。”

    畅和风点了点头,保证了不会将此事泄露之后,继续说道:“畅和风尚有他事在身,便不打扰二位了,请。”

    如此闹动,玉飞倾都不曾出现,看来他应不再春山眉黛之中。

    反倒是后来出现的剑者,观其剑招,应是七尊剑之中的评技者。

    剑主与评技者皆在春山眉黛做客,看来玉飞倾潜伏的这段岁月,也悄悄地发展了不少的人脉啊。

    畅和风离开之后,绝涯沉默了少许,才说道:“此人不可信任。”

    先前剑芒他感应地真切,虽看似无意间,却也的确将他笼罩其中了。而且听他话语,他早已经在场,却在最后关头才选择偷袭,在在都说明了畅和风此人不似风评一般,反而充满了心机。

    “先不管此人,剑千秋不是天华君负责的吗,因何会是你与他武决?”

    聆音摇了摇头,目前要紧之事并非怀疑畅和风,而是造化球!

    “那人追失,至于剑千秋方面,是天华君失败了,让我接手,详情如此。”

    绝涯将事情说了一遍。

    聆音恍然,旋即说道:“你如今重创,恐怕需要调养一段时间了,我先带你会宗上天峰吧。”

    说完,聆音身形一转,流光卷起了绝涯便往宗上天峰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