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至刀无泪 一战而胜!-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73章 至刀无泪 一战而胜!

    在春山眉黛远处,流光闪过,现出了剑千秋与玉飞倾两人的身形。

    “呃噗……”

    甫一落地,剑千秋便忍不住地狂喷鲜血,染了一地一身的猩红。

    玉飞倾眼疾手快,双指抵住剑千秋后背,剑元透体,替他平缓着伤势。

    “喝!”

    剑千秋得到玉飞倾相助,同运气体内仅存功元应和,许久之后才一声低喝,将侵入体内的刀气逼迫而出。

    “多谢。”

    将刀气逼出,剑千秋的情况逐渐稳定,只是面色依旧苍白无比。

    “想不到埋剑·绝涯竟能找上春山眉黛。”

    玉飞倾搀扶着剑千秋坐下之后,才皱眉说道。

    春山眉黛颇为隐秘,非是世人所共知之处,绝涯能够找来此地,足可见得道门情报的可怕。

    剑千秋点了点头,却不在此事多谈,而是说道:“观方才一剑,你之剑境似乎又有了长足的进展了。”

    先前的时候,玉飞倾一剑横扫全场,其所展露出来的实力,较之过往隐有了数倍增幅。

    玉飞倾却是苦笑了数声,说道:“方才一剑乃是勉强为之,也是正好将玲珑花药力吸收了,借着这股药力余威才能发出那等威力的一剑。而且纵然是借助药力,此刻体内真元也是消耗泰半了。”

    要知道,他先前所拦截的对方,可不是什么三流角色。那可都是当今武林数一数二的角儿!

    剑千秋点了点头,虽然有些婉惜,不过能发出那样一剑,即使是借助了外力,也足以看出玉飞倾的成长了。

    假以时日,当玉飞倾足下的道路成形,世间必然将再多一尊剑仙!

    玉飞倾说道:“如今剑庐被毁,春山眉黛也不再安全。你如今的情况,伤上加伤,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绝不可再次动武,否则根基损毁,将会造成不可弥补的遗憾。”

    剑千秋没有接话,只是轻轻地点头。

    他如今的情况,自己清楚,的确不能再随意动武了。

    “嗯,本来读书堂应会是一个不错的疗伤之地,只是近来读书堂也同样风雨飘零,已成了是非之地。如今我们身负造化球,行踪敏感,读书堂已不是我们能够选择之地了。”

    玉飞倾左思右想,要寻一处安静之地让剑千秋疗伤。

    突然,玉飞倾眼中一亮,说道:“随着前段时间妖域破封,被封禁其内的逍遥子也再入人世。同为七尊剑之人,虽然逍遥子也是道门中人,但是他必不会对剑主动手,反而在剑主痊愈之前会全力保护。如此说来,让他暂时照顾你,倒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剑千秋看了玉飞倾一眼,说道:“你想要看我与逍遥子一战之心,倒是从来不熄啊。”

    以逍遥子的性格,的确不会对剑千秋趁人之危。但是事关造化球,逍遥子身为道门之人,将之取回也同样责无旁贷,因此在剑千秋痊愈之后,必会与之一战。

    在七尊剑中,不说裁决者与评技者隐藏真实身份,因此实力难得尽展。其余者,与剑千秋旗鼓相当者,便是这逍遥子了。

    在评技者心中,一直很好奇两人之间到底谁人更强。只可惜直到逍遥子协助佛尊封印妖域,陷身其中之时,他撺掇了无数次都不曾成功。

    如今,倒是可以借助造化球一事,完成这一件夙愿了。

    想到此点,玉飞倾嘿然一笑。

    “逍遥子再出之后,除了在读书堂逗留数日,便前往太湖之地了。嗯,往太湖一寻。”

    待剑千秋平稳体内伤势,歇息得差不多了,玉飞倾才架起遁光,往着太湖方向而去了。

    而在此处武决落幕之刻,彼方,又是一场巅峰之会,即将展开!

    风雪,孤亭,渔火,胡音,一切似乎永恒不变,就如同一副已经完成了的化作,只有最极端的破坏,才能让它有不同的波动。

    “壮志高酬凭敌手,巅峰行道论方俦。长天浪纵三千尺,刀负胜名天下愁!”

    风雪孤亭之外,刀胜·刀天下为东武林三大传奇协助儒门攻打读书堂之事,强势上门挑战。

    一人,一刀,扰了一地积雪,乱了漫天风霜。

    胡弦之音,骤然而停。

    狂傲与忧郁的眼神,透过了漫天的风霜,重重地碰撞在了一起,再次激荡出恐怖的火光。

    锵!

    人不动,刀未出,两人目光交汇刹那,却如争锋百招一般,飞雪激荡间,已在方圆十里失去了踪迹。

    倏然,星移物换,两人身处场景虽无任何变换,但是刀天下心中明了,眼前的风雪孤亭,不再单纯,早已替换成了一羽弦歌之武道心境!

    “哈,如此方才刺激!”

    刀天下哈然一笑,腰身猛然一沉,天地间骤传‘咔擦’之声不绝于耳,慕同风武道心境隐有破碎倾向。

    就在此时,胡弦声起,悠扬哀婉,却逐渐将濒临崩溃的武道心境稳固。

    乍然,龙吟声起,刀天下一身血液如大河翻腾,滚滚不休,纵使未出武道心境与之抗衡,单凭这血液之能,竟也可无视了慕同风心境压迫。

    不知觉间,胡弦之音竟是高了数调,看向刀天下的眼神当中,竟也露出了一丝意外的诧异。

    在读书堂外一会之后的短短时间,刀天下竟又有了如此进展,着实令人意外。

    而刀天下似乎也感觉到了慕同风的意外,咧嘴一笑,道:“如何,你害怕了么?”

    当日读书堂一役数次紧张愤怒,让他沉淀许久的血液自此沸腾,血液升华之路重启,进展一日千里!

    慕同风说道:“你我并无一战必要。”

    “却有一战的理由。”

    刀天下足下轻点,翩然落地的同时,在刀柄之上轻轻一提,一战而胜受力,顿时呼哨而起,落在了刀天下的手中。

    “读书堂一役,你出了一招。今日刀天下同出一招,一招过后,前怨尽消!”

    “一招,胜负吗?”

    慕同风轻按琴弦,低声询问。

    “哈,胜负,生死,端看你之能为而已。”

    “注意来!”

    刀天下狂然一下,罡足踏地,顿显万丈雪崩之象,而后一战而胜横在身前,饱提浩瀚功元,再现西山落日之境,正是——

    “阳关叠唱·落日无人!”

    狂然极限,动荡人间。刀天下至强一式,两人胜负将如何分晓?

    慕同风手掌轻挥,将落人间收起,而后缓缓按住了无泪刀柄。

    “有心至九泉,无泪落人间。”

    至刀无泪,出则见红。

    伴随着慕同风眼角泪滴跌落,当刀芒横空之际,又会是怎样惊艳的篇章?

    而在同时,风雪孤亭之外,御红雪独自而行。

    “素不凡前辈对李裔文似乎寄予厚望,不论如何,我与李裔文之间,终还会有再战之事,先会风雪孤亭疗养伤势。嗯……这股波动,是风雪孤亭!”

    行走之间,御红雪感应到风雪孤亭处传来的强烈波动,不由得面色微变,化光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