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胜负!-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74章 胜负!

    风雪孤亭。

    风寒,雪冷,刀沉!

    孤亭之中,飘摇的渔火,在两名顶尖刀者的争锋之中愈发飘摇,似乎随时都将湮灭。

    “阳关叠唱·落日无人!”

    为寻眉角,刀天下悍然出招,最极限的武学,在西山落日之下,展露无疑。

    瞬息之间,风停、雪散。而后——刀芒横空!

    刀天下并举一战而胜,携开天之势,悍然直劈而下。瞬间,无尽刀气凝聚成一柄通天彻地的血红长刀,庞然斩落。

    刀锋未竟,气势先行,瞬息之间,慕同风武道心境浮现出阵阵裂痕,几欲崩塌!

    慕同风见状,内心轻声一叹,而后收起落人间,无泪缓缓出鞘。

    “有心至九泉,无泪落人间。”

    泪珠滴落,慕同风一身功元瞬间被提至巅峰,而后——无泪出鞘!

    至刀无泪,慕同风眼角跌落的泪水被瞬间斩破、湮灭,而后磅礴刀芒无由而发,忽忽而盛,几在眨眼之间,便同化作了天地之斩一般,强势对上了刀天下极限武学。

    轰隆隆!!!

    刀与刀的争锋,力与力的竞技。两名绝世人物极限碰撞,瞬间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单独一方的武道心境难以维持,瞬间破碎。

    与此同时,极招冲击,两人同承巨力,各自口中溢血。

    “喝啊!”

    异境破碎,刀天下骤然一声长喝,刀上力度竟是再度攀升。

    慕同风一时难成,连退了数步才稳住身形,同时手中用力,元功加催,全力抗衡!

    砰,砰,砰!

    骤然,无数空气炸裂之声传开,风雪孤亭也同受波及,开始不住颤抖,隐约之间,竟有雪崩山毁的倾向。

    慕同风面色微变,一时心急之下,元功运转稍慢了半分。

    刀天下觑准了时机,神力加催,瞬间占据了上风。

    “呃噗……”

    慕同风一时不察受创,大口吐血,却忙稳住了身形,强催功元抗衡。

    然而身已负创,败像将露。又担心风雪孤亭受到波及毁坏,分心之刻,再度负创。

    “慕同风,只有这种程度了吗?”

    刀天下狂声大笑,虽受元功之力,同时唇角溢血,越是更加助涨了狂生气态。但见其哈哈大笑之间,刀下之力,竟是再盛了数分。

    慕同风一步失,步步失,已是满脸汗水,只是咬紧了牙关强撑。

    而在此时,二次极端再来。

    天地乍然一声轰鸣,刀芒各自擦身,远方山头都被齐腰削落。

    风雪孤亭激荡更胜,渔火摇曳间,火光逐渐细微,竟似即将湮灭。

    慕同风见状,心知此战已败,却也不愿风雪孤亭受此牵连而毁,竟是强转无泪,将极招偏向远处。

    如此作为,虽偏移了两人极端冲击的中心,然而更多之力,却是作用在了慕同风身上。

    瞬间,至刀脱手,慕同风受刀气袭身,身上瞬间被划出近百刀伤痕,鲜血溢出,将青沿白衣染成通红之色,在喷洒而出的漫天新红之中,无力倒飞。

    “胜负已分,生死安定?”

    刀天下一挽一战而胜,就欲再次出手。

    就在此刻,突然剑气横空!

    “嗯?”

    刀天下眼神一凛,虽然此战他占尽上风,然而慕同风岂是易于,为了将他压制,刀天下一身真元已经十不存一了。

    感觉到剑芒强横,刀天下不愿硬碰,抽身而退。

    旋即碧绿色的冷翡翠破空而来,直插入了刀天下与慕同风之间的地面。

    紧接着,红衣孤鸿,凌空虚度。

    “刀天下!”

    碧剑红衣,怒气滔天。

    御红雪冷眼觑着刀天下,眼中愤怒毫不掩饰。

    刀天下咧嘴一笑,毫不畏惧地与之对视,并说道:“想不到你的伤势倒是好的颇快,看来李裔文那个家伙,并不曾真正地下死手啊。”

    “胆敢前来风雪孤亭寻衅,你是自寻死路!”

    御红雪眼神一冷,屈指一抓,冷翡翠铮然而起,落入了御红雪手中。

    随即,御红雪一弹冷翡翠剑身,便欲展开剑境,与之武决。

    慕同风却是突然开口了。

    “红雪,停手吧,咳咳。”

    慕同风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也不顾自己的伤势,以及跌落的无泪,兀自伸出了同样颤巍巍地双手去搀扶那盏渔火,似乎害怕一不留意,那一丝微弱的火光,就会永远消失。

    “老大!”

    御红雪眉头紧皱。

    刀天下却突然收起了一战而胜。

    “读书堂之仇到此为止,慕同风,此战,胜负已分了。”

    “壮志高酬凭敌手,巅峰行道论方俦。长天浪纵三千尺,刀负胜名天下愁。”

    “哈哈。”

    刀天下豪迈一擦唇角鲜血,扛起了一战而胜,大步离去。

    御红雪啐了一口,怒道:“想不到这刀天下看似豪爽,竟也是如此心机之人。他当是知道老大对风雪孤亭的在意,才会选择在此决斗。若非顾及风雪孤亭,以老大的本事,定能教这刀天下好好做人。”

    “败就是败了,我们进攻读书堂,又何尝不是选了他们需要顾及的地方?咳咳……”

    风波停歇,又是风吹雪降,然而渔等之内微弱的火光却也稳定了下来。

    慕同风面上并无战败的丧气,反在唇角勾起了一名浅不可见的弧度。

    就好似这渔火的存在,便是他最大的胜利。

    御红雪眉头微皱,但是她知道慕同风就是这个怪异的性子,也不好再说什么,而是关切地问道:“老大,你伤得不轻。”

    “无妨。”

    慕同风轻轻摇头,而后伸手一招,无泪自动归鞘。随后却又是依着孤亭一角坐下,漫拉胡弦。

    御红雪心中轻叹,知道自己这位兄长性情执拗,多劝无用,便道:“算了,由你自己吧。反正以你能为,这点伤势自己调养也能痊愈。此外,我这一回酒庐之行,倒是对李裔文此人多了一些了解。”

    御红雪将酒庐一行之事说了一遍。

    “醉鬼?”

    慕同风听完,并不在意与李裔文相关之事,反倒是御红雪所提的醉鬼,让他想起了当日出现在读书堂,以酒滴逼退意长年的高手。

    御红雪点了点头,说道:“看起来能为不凡,不过与他从无交集,也便没有太多的留心。”

    慕同风点了点头,也没有继续追问,而是问道:“对于李裔文,你将如何?”

    “先将伤势疗愈吧,这段时间我会留在风雪孤亭。如今你我两人皆负创,正好互相有个照应。”

    关于李裔文,御红雪还没有很明确的想法,但是却知道两人最终还会一战。

    慕同风不再说话,而是低头拉着胡弦。

    御红雪知道他谈兴已失,便不再多言,席地而坐,开始调养伤势。

    而在风雪孤亭之外,刀天下龙行虎步而走,来至中途,却突然面色一白,大口呕血。

    “一羽弦歌,果真不凡。若非他战中分心,之后更是不惜自身重创,转移极端中心,此战胜负,恐仍在未定之天。”

    刀天下擦了擦唇角血渍,低声自语。

    慕同风的分心,他自然看在眼中。只不过当时情况,他选择了乘虚而入而已。

    生死之战,任何细微之处都会是扭转战局的契机。关于此点,刀天下清楚,慕同风同样明白。

    “至于御红雪,伤势复元的速度的确超乎想象。嗯,不论如何,今日一会之后,当日东武林三大传奇协助儒门进攻读书堂之事便算掀过了。再来,若无其他缘由,应不至于再走向敌对的道路。”

    “如今暂无他事,读书堂方面也不需要我多费脑筋,倒是不妨走一趟佛乡,一问佛识关于玲珑骨之事。”

    明清越此人一直被刀天下记在心中,取回玲珑骨势在必行。然而佛识乃是佛门正宗,刀天下也不愿因此而伤害了佛识,因此就此事,也须得有一个可以施行的方案。

    念头落定,刀天下稍辨了方向,便动身前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