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曲水流觞-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9章 曲水流觞

    佛乡外围,完成了柳三变嘱托的佛识正往佛乡而去,来到中途,却见一黑袍身影挡路。

    佛识眉头一皱,心下略一计较,便转向而行,意欲绕开黑袍人。孰料才行不远,前方再现黑袍人的身影。

    佛识停下步伐,心中暗自警惕,口上说道:“朋友,莫名拦路,可是有事?”

    黑袍人转过身,抬起头,露出了左黑右白的渗人的瞳孔。

    “嗯?”

    佛识心中一惊,足下不由得倒退几步。

    “在下有一事相求,还请大师成全。”男子说话,声音沙哑干涩的如铁器磨合,令人毛骨悚然。

    佛识强忍心头不安,道:“有事但说无妨,出家人与人方便,能助当助。”

    “借大师胸前佛骨一用。”

    “什么?”

    佛识面色一变,却见黑袍人抬掌屈指,直抓胸前而来。

    “放肆!”

    佛识一怒,元功爆发,凝劲握拳,猛然轰出。

    轰!

    拳爪相碰,耗尽勃发。周围林密如遭天谴,四散零落。

    一击胶着,黑袍人神色不变,另起一手,依旧直奔佛识胸前之处。

    “休想得逞。”

    佛识见状,亦是起手相挡。宏劲相交处,佛识身形一矮,双足竟是被压得入地半尺。一时之间,情况岌岌可危了。

    ……………………

    斜月坪之上,曲水流觞之会,掀开了剑评会的开始。

    游剑方尘剑意入酒河,竟是瞬间化作十数股,分别冲向各人。

    但见酒河一阵翻滚,一道凌厉剑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冲李裔文面门。

    “哼!”

    李裔文冷哼一声,目发剑光,两股剑气相碰,刹那间竟恍如入了剑道心境一般。然而剑气一闪即逝,剑道心境也是转眼破碎。

    李裔文闭目感受着那道剑气余韵,不由得微微颔首。

    “中正平和,无慑人之势,无屈人之姿,温纯而厚,绵绵而劲。上等之意。”

    李裔文感受着剑中之意,心内暗自点评。同时,素不凡亦是发言点评。

    “这位剑者剑意温纯平和,绵而藏劲,似太极圆润,比弱水无争。深谙道家天人之意,可评上等。诸位可有他意?”

    “无异。”

    十数声无异传出,李裔文心神一动,目光凝注某处。方才出声,他已经锁定了烟朱的处所。

    “嗯?尚有一位剑者,可是有异议?”素不凡再问,目光灼灼,似在注视着李裔文。

    李裔文看着他点了点头,道:“无异。”

    “恩,如此便请下一位剑者出手。”素不凡看向李裔文所在,眼中闪过一丝期许。

    素不凡话音落下,又是一道凌厉剑气突兀而出。李裔文心神一惊,浑身汗毛炸起,背后飞凶竟是一声颤鸣,自动飞出,落在李裔文身前。

    锵~

    一声争鸣,剑气与飞凶相碰,竟是余力不衰,直推的飞凶不停后滑,在地面裂开一道沟痕。

    李裔文眉头一皱,手掐剑指,指上凝劲,点在飞凶之上。登时飞凶一声低鸣,嗡嗡作响,似不堪受辱一般,凶意勃发,直接将这道剑气搅灭。

    “先杀是杀,后杀是杀。以杀入剑,好一柄杀剑。”

    李裔文心中暗凛。与此同时,斜月坪之内传出了数声闷哼,显然猝不及防之下,在这道饱杀剑气之下吃了闷亏。

    反倒是素不凡,虽来之仓促,应对之间却是挥洒自如,毫无慌乱之感。但见他袖袍一挥,剑气便恍若深陷泥沼,速度奇缓。旋即一指点出,细感其意,不住点头。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奉天。是杀而杀,非杀而杀。想不到小小一场论剑会,竟也会惊动这般人物。”

    素不凡指上用力,将剑气点碎。旋即朝着发出剑意之处拱手作揖。

    “素不凡见过儒门杀令。”

    “酒池剑莲不必多礼,吾早卸下杀令之职,而今不过一介白身。”

    素不凡点了点头,旋即面色转向严肃,沉声道:“当年三教之争落幕,儒门杀令,道门之锋与佛门慈航俱都受罚,不得入世。前辈此会参与剑评……”

    “酒池剑莲不必多虑,吾此番参与剑评,仅为挚友一式之传而来,并无出世之意。”儒门杀令笑道。

    “既然如此,当是最好。”

    李裔文听着两人对话,也是心下恍然。三教之争落幕早已过去无数岁月,此人既是当时之人,也难为有如斯根基。

    另一边,众人听明此人身份,心下亦是略微有些火热,能让儒门杀令此等人物亲来,那他口中挚友又是何等存在?那一式之传,又将是何等惊人?

    “杀令之剑,诸位已然领教,可堪称绝巅。诸位可有他意?”素不凡问道。

    “无。”烟朱擦净唇角鲜血,第一个回应。同时握住手掌不自觉地握紧朱剑。他武骨非凡,同样也嗜武成痴。听闻此等存在为传招而来,心下亦是打定了主意。

    他话音落下,又是几人应和。

    李裔文微微皱眉,道:“此剑虽杀意奔腾,凌厉异常。然其剑意却起于杀而止于杀,少于他化。纵使威力卓绝,但单就其意而论,比之方才游剑方尘之意尚有不及。在下认为此意仅可评为上等。”

    “嗯?”

    素不凡眉头一皱,看向了李裔文所在。

    “哈,想不到此地还有这等风骨之人,不差。素不凡,既然有人有异,那便评作上等吧。”儒门杀令的声音传出,无风无浪,令人听不出来喜怒。

    “可。”一旁剑千秋突然开口。

    “嗯……即使如此,既然杀令认可他人提出之异议,那杀令之剑意,便评作上等。”素不凡说道,旋即开始了下一剑者之评。

    烟朱深吸了一口气,面色凝重。这一回,轮到他了。

    因为有了儒门杀令一式之传的诱~惑在前,烟朱也一改往先随意,而是将一身功体提至巅峰,并指成剑,指上剑芒闪烁,旋即一指点入酒河之中。

    “嗯?是他。”

    李裔文心下一动,已然知悉此回出手之人。

    心念刚落,便见一道淡红剑气激射而来,李裔文眼疾手快,伸指一夹,便将其夹在食中二指之间。

    淡红剑气不住争鸣,一股秋杀之意缓缓散发,李裔文掌上肌肤竟有枯萎之感,淡淡的皱褶开始浮现。

    “哼!”

    李裔文见状,内劲暗发,将剑气震散。

    “三秋之极,意在肃霜。此意肃杀重而霜意无,已落在中等。”李裔文心中暗自点评。

    烟朱处,发出剑意,他长舒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迹。为得儒门杀令赏析,他亦是将一身剑意发挥到了极致。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将目光看向素不凡,期待他的点评。

    素不凡微微闭目,旋即圆睁,却不点评,而是对着李裔文方向说道:“这位小友,不如此道剑意,由你来评如何?”

    烟朱两眉一竖,怒视了素不凡一眼,旋即目光转向李裔文。

    李裔文亦是一愣,旋即沉吟半会,如实道:“中等。”

    “你!”

    烟朱一声大喝。

    这时儒门杀令忽然呵呵笑道:“此子剑意虽在肃无霜,暂列中等,但却自成一股湮灭之意,若能将之融汇,定能跻身上等。若是能再引入霜之意,成就绝巅,指日可待。”

    “哼。”

    杀令一番话,令烟朱心中大喜,对着李裔文方向冷哼一声,不再搭理。

    素不凡将一切看在眼中,面上不做声色,问道:“此意中等,诸位可有异议?”

    “我等无异。”

    素不凡点了点头,道:“那便请下一位剑者出手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