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蝉刃!-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78章 蝉刃!

    月沉沉兮照山幽,风萧萧兮吹雪寒。

    偏僻的楼台宫殿,荒芜的断壁残垣,在月光的映照之下,更显出一股历史的沧桑。

    太极宫,太极宫,曾为武林禁忌的太极宫。

    今日,再一次于红尘之中,现出了往昔峥嵘的一角。

    “道精四法,缘因十二。五戒还持,七处为知。吾师,阿含暮。”

    倏然,清风骤来,佛光闪耀之间,迎来了一名脱俗的高僧身影。

    正是天命垂示,前来调查太极宫覆灭的佛相戒座——尸罗圆谛。

    “太极宫,纵使残破已久,但是从此地残垣以及占地面积,依稀也能看出当年此地的繁盛。”

    行走在断壁残垣之间,尸罗圆谛面有所思,行动间却更显得小心翼翼。

    无数岁月的侵蚀,此地建筑无人修葺,早已经腐朽不堪。若是一个不慎,恐会将仅剩的残垣都毁去。

    尸罗圆谛一边行走,一边回想着与太极宫相关的情报。

    “太极宫的成立,是天下大同的一个尝试以及缩影,乃是由儒释法道墨名等诸子百家,三教九流共襄之举,为武林靖平所作出的一次尝试与探索,其所蕴含的能量极度惊人,却仍是在短短时间遭受了覆灭。”

    “而拥有将之覆灭能耐的势力,不过二三。只可惜当初我们三人自封佛魔之岸,不曾亲身参与此事,加上记载甚少,如今反倒是只能无端猜测了。”

    行走间,尸罗圆谛忽然蹲下身子,在地上一阵挖掘后,找到了一截已是锈迹斑斑的断戟。

    “嗯……折戟沉沙,当年此地必有至极争端,也不知多少强者埋身于此。”

    尸罗圆谛捧了数抔黄沙,将断戟再次掩埋之后,才缓缓起身,目光横扫之间,心中暗自叹息。

    “无数岁月的流逝,纵使有些许线索残留,不在岁月里残败,恐也早被有心人清除。看来,想要获得进一步的线索,还需要找到博士生所说的那名同样在暗中调查此事之人。”

    “又或者——亲身与幕后阴谋者一会!”

    蓦地,破风之声骤然而来。尸罗圆谛双眼一凝,袈裟鼓动,灭度之行赫然而出,金芒璀璨之间,便将从四面激射而来的暗器全数挡下。

    随即,六名一身黑衣覆面的刺客现出身形,装扮一如当初围杀求飞掣的三名刺客一般。

    只不过相比而言,这六人气息要强大许多。

    “阿弥陀佛,博士生曾言有一股势力迄今为止仍在暗杀调查太极宫一事之人,想必便是你们了吧。”

    尸罗圆谛双手合十,低声唱喏。

    灭度之行凌空划过,落在了尸罗圆谛身侧。

    “触碰禁忌,你该死!”

    一名黑衣人低声轻喝,顿时肇开争端。

    两柄斩首大刀一左一右,交错而来。四人外圈游走,不时寒芒激射,逼迫戒座周身死穴。

    几乎是在瞬息之间,一张死亡的大网便已经铺就,朝着尸罗圆谛笼罩而去。

    “阿弥陀佛,尸罗圆谛以身试险,为的正是要引出尔等豺狼之辈呀。”

    尸罗圆谛清唱佛号,而后双眸一凝,袈裟鼓动,磅礴剑气无由而发,瞬间密布方圆。

    电光火石间,激射出了无数寒芒。

    斩首大刀如被重击,以一种更加狂暴的势态倒飞而去。漫天飞镖也不例外,激射着火光四散,反击其主。

    “小心!”

    两名使斩首大刀的黑衣人蓦地爆喝,冲身上前接过倒飞的大刀,而后爆发极限功元,舞动大刀如圆,将漫天飞回的飞镖尽数挡下。

    然而飞镖受尸罗圆谛之力,早非寻常可比,两人虽将之挡下,却也被巨力震开虎口,鲜血潺潺而出。

    “死战!”

    众人见尸罗圆谛实力强横,却并不退却,反是各自奋起最强状态,爆发出了极限之力,夺命而来。

    瞬息之间,仿佛天地都被数之不尽的飞镖所铺满,而其中两柄斩首大刀,更是神出鬼没得犹如死神镰刀。

    戒座见状,不敢轻视,剑指一点灭度之行,骤然间佛光大作,如灯引路,正是玉佛传招——

    “佛心传灯!”

    佛元浩荡,化为灵灯,指引世人,往度超生。

    浩荡佛光,亮彻夜空。六名黑衣人只觉得眼前一亮,竟是如失视觉一般陷入了一片漆黑。随后便觉得内心一阵安详,体内元功运转也不由自主地放缓。

    就在此刻,尸罗圆谛身形倏动,如一身化六,片刻之间,已将六人制服。

    “阿弥陀佛,尸罗圆谛无杀生之意,请尔等详细道出背后组织情报。”

    尸罗圆谛元功牵引,将六人归置一处后,轻声开口。

    他不惜轻身犯险,为的就是擒住这暗杀之人好询问相关情报。

    “介入此事,你死期将至!”

    然而刺客却十分硬气,将脖子一梗,竟反过来喝骂尸罗圆谛。

    “阿弥陀佛,佛门子弟虽慈悲为怀,但亦有雷霆手段。诸位不识好歹,休怪尸罗圆谛手段极端了。”

    尸罗圆谛性情本就是佛乡三座之中最为果断之人,

    见刺客们不愿吐露实情,当即手掌一探,便要按向当中一名刺客的天灵,施展秘法逼供。

    然而就在此时,戒座心中蓦地警铃大作,顾不得其他,匆忙便抽身后退。

    随即便是一声铮然,一柄手指长短,薄如蝉翼的小刀悄然而来,直直没入了戒座方才位置的地面,将地面都洞穿了一个不知道几许深浅的小洞。

    紧随其后的,又是数道破空之声。

    “谁人!”

    尸罗圆谛面色微变,唤出灭度之行欲要阻拦,却仍是不敌对方急速。

    六柄同样的小刀急速而来,瞬间便划破了六名刺客的咽喉。

    随后,一道冷沉的声音,自四方响起。

    “无用之徒,哼!”

    冷哼声落下,四周重归一片沉寂,显然暗中出手之人已然离去。

    “嗯,人已远离。”

    尸罗圆谛持剑四顾,眉头紧皱。纵使那人发声讲话,自己却无法快速确定他的方位,从而欲追无门。

    “此人根基不凡,暗器之术更是前所未闻,竟能在雄浑霸道之余,仍保持无声无息,想来应该便是这个组织之内的强者。”

    尸罗圆谛收起了灭度之行,看着眼前六具横死的尸体,眉头微皱。

    “此人心性残毒,便是己方之人也能毫不犹豫地斩杀,乃是一名大敌,我必须要小心警戒。”

    杀手的可怕之处,便在与他的神出鬼没。如今自己站在明处,对方随时都会看准自己的破绽,痛下杀手。

    有如此能为的强者暗中伏杀,也难怪过往调查太极宫之事的强者都无法逃脱死亡的噩梦。

    “不过高明的杀手,自该由高明的杀手对付。据闻裳不归曾是北域排名第一的王牌杀手,或许此事能寻他襄助一二。嗯……往读书堂一行。”

    仓促的交锋,让尸罗圆谛对方才出手之人保持了十二分的警惕,不敢大意。因此在将六名刺客尸体掩埋之后,尸罗圆谛便准备收起那小刀,却愕然发现小刀早已经没了踪迹,只是地上残留着几滩水渍。

    “竟是化水成刃,看来对于那人之能为,还要再高看了数分。不过……”

    尸罗圆谛用脚掌挪动着地面泥土,寻了许久之后,才在地上寻得了一个手指大小的洞口。

    “先前所感,应是实物无疑,让我一试吧。”

    “喝啊!”

    尸罗圆谛沉声一喝,功凝右掌,而后抓向了洞口之主。瞬息之间,磅礴的吸力骤然而生,整座山峰都似乎在隐隐颤抖。

    随后,一抹流光闪过,最初时用来阻拦他的小刀被尸罗圆谛吸出。

    手指长短,薄如蝉翼的小刀静静地躺在了尸罗圆谛的掌心,让他眉头深皱。

    “这一柄小刀之下,到底饮过了多少鲜血呢?阿弥陀佛。”

    尸罗圆谛轻声唱喏,将小刀收起之后,化光离去。

    而在他离去之后,一道黑影突然降临,冷沉之声,再次传说。

    “和尚,取走蝉刃,将决定了你的败亡。”

    黑影冷冷一笑,身形一转,兀自消失不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