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律!-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79章 律!

    风细细,夜沉沉。月光清泠,映照得无妄沼泽一片波光粼粼。

    而在无妄沼泽的中央,一名道者于水面之上盘膝而坐,载浮载沉,一身凛然剑意欲发不发。

    在他的膝上,横亘着一柄无鞘的暗红长剑,剑身之上镌刻着密密麻麻的符号,让人望之生畏,正是名剑——律!

    “数日以来,此地皆风平浪静,丝毫不见有通天水路出现的迹象,看来营救天华君魂魄一事,不在我之身上。”

    玄机缓缓睁眼,深邃的目光横扫了无妄沼泽一眼,将内心深处最极端的愤怒很好地收了起来。

    自当日阿长带讯至宗上天峰,得知了天真君灵魂竟遭到奴役,玄机勃然大怒之下,直接便赶到了无妄沼泽,要进入中阴界一战那幕后之人,救出天真君灵魂。

    甚至不惜长剑空鞘而等!

    只可惜他在此数日等待,通天水路却不曾出现。

    “哼,不论你是谁,胆敢欺辱到宗上天峰的头上,玄机会让你见识何为绝望!”

    “久等无用,先回宗上天峰再议。”

    玄机内心轻叹,旋即身化流光,快速离去。

    然而就在玄机远离之后,好似示威一般,无妄沼泽之上突起旋流,通天水路骤然而生!

    …………………………

    晨曦渐起,山林苍翠。

    不知名的高峰之上,被人以蛮力横凿出了一个宽敞的山洞。

    山洞之内,一个熟悉的面孔,正静静盘坐。

    “呼……”

    “天华君,‘浮生一梦’果真名不虚传,咳咳。”

    云天心长吁了一口气,缓缓睁开了双眼。

    当日山谷一战,他凭借烟都特殊功体与天华君之‘浮生一梦’纠缠许久,而后更是被聆音重创濒死。

    若非是得烟朱与人世主相救,恐怕当时的他就连脱逃之力都没有了。

    “不过……呵,破而后立。当初聆音一招近乎将我功体击溃,却也因此给予我将体内真元融合的契机。三教圣司武学之真元以往一直在我体内割据一方,调动起来难免有掣肘之处。而今因此回伤重之故,反令得三教圣司武学之真元与我本身烟都功体真元开始融合。”

    “这一回,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审视了自己的情况,云天心眨了眨双眸,唇角忍不住抿紧。

    他向来心气高傲,自觉胸中城府凌绝世人之上就,即便是对于拓跋如梦,心中也是颇有不服,多次暗中泄露他的信息,看他在逆境之中挣扎求全。

    此回被天华君引君入瓮,吃下大亏,让他心中不忿。

    想到不悦之处,云天心忍不住冷哼了一声,暗道如今他几可算得上脱胎换骨,这个梁子,早晚要找回来!

    就在此时,云天心眉眼一动,察觉有人靠近,不由得起身走向了山洞之外。

    随后,人世主的身影翩然来到。

    “见过人世主。”

    云天心见状,忙躬身行礼。

    “嗯,云宫,经过一段时间的疗养,看来你不仅将伤势疗愈,根基也更上一层楼了啊。”

    人世主扬了扬手,看着云天心微微点头。

    烟都四宫之内,云天心是最不安分的一人,却也是拓跋如梦最为欢喜之人。

    不安分不要紧,年轻人最重要的是要有想法。

    云天心不仅是烟都四宫之中,智谋最接近他之人,同时武骨不凡,仅仅是稍稍逊色烟朱一筹。因而虽然云天心有些稍显叛逆,拓跋如梦也不计较。

    与自己人谋,方有其乐无穷之感啊。

    云天心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有所进展,可惜前段时间折桂令的追捕,让我不得不多次奔走,错过了最佳的时刻,否则体内真元尚能再强上三分。”

    当日他被拓跋如梦所救,藏身此处。折桂令曾仗着万物有灵之境,紧紧地随在了身后,让他不敢安心疗伤,只能不断地改变方位,躲避折桂令的追捕。

    也幸得之后折桂令因一直无法找到他的踪迹而放弃,否则拖延下去,恐怕残伤化成痼疾,想要疗愈便难上加难你了。

    “折桂令能为不凡,当日我现身阻拦,也险些被她看穿了伪装。你谨慎对待,并无过错。”

    人世主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此回寻你,本是询问你之情况。既然已经痊愈,目前也不宜继续藏静。烟朱方面,近期或有危难,你可多加关注。”

    烟朱出手偷袭剑千秋,无疑是叛出了七尊剑。纵使前一阵有拓跋如梦出手逼退了裁决者。但是以裁决者后来的表现来看,此人能为远非表面所见那样简单。

    而且裁决者一次折戟,再来或许便不仅是他一人而已。烟朱近来虽然武境进展迅速,隐有重回四宫之首的倾向,但是要面对裁决者这等强者,短时间内还稍显勉强了。

    “哦?好,我会注意。”

    云天心挑了挑眉,诧异地看了人世主一眼之后,却没有多问,而是直接点头应下。

    两人之间,到底是从属关系。这些分寸,云天心把握的很好。

    拓跋如梦噙笑点头,问道:“此外,尚有一事。折桂令对你穷追不舍,其目的拓跋如梦一目了然。只是以你之能为,应无法独自完成如此大事,不知是谁人相助?”

    “这嘛……”

    云天心眉头微皱,但是转念一想,他与告子之间的合作也并不和谐,反而是两人之间隐约有相互算计之意思,因此此事告知拓跋如梦,或许对自己会有意料之外的帮助。

    想到这里,云天心便说道:“确实,而且当时我身负创造,在围杀洪范一事上其实并未曾出多大的气力。此事告子所谋划,而真正出手之人,却是一个代号“十七”之人。”

    云天心将当时的情况简单地复述了一遍,却将畅和风的身份隐瞒了下来。

    “哦?仅有代号么?”

    拓跋如梦挑了挑眉,静静地注视着云天心,似乎要将他看个透彻。

    云天心神色不改,点头说道:“不错,对于此人,除了他代号之外,便只知道其是一名高强的剑者。”

    “嗯,剑者。比你如何?”

    “与我相比的话……”

    云天心眨了眨眼睛,回想起当日一战,而后很诚实地说:“若是他不出绝杀洪范的一式,以我如今实力,交锋三千招应是极端。以我目前所见,恐怕也只有人世主能与之正面交锋了。”

    “听你所言,确实是一名强者。”

    拓跋如梦点了点头,而后说道:“拓跋如梦对于此人倒是颇有兴趣,不知云宫可否引见?”

    “很抱歉,我无法联系他。”

    云天心摇了摇头,说道:“当日与他相见,也是告子分别联系。而事后他便直接离去,并不曾与我多说什么。”

    “哈,如此看来,此人身份颇有值得玩味之处啊。”

    拓跋如梦轻声一笑,知道此事再问无果,便不再深究,继而说道:“你既无事,那便自主行动吧。”

    “是。”

    云天心躬了躬身后离去了。

    拓跋如梦双眼微眯,自语道:“云宫,拓跋如梦为你留了一条独自高飞的道路,你是否能好好把握呢?”

    “嗯,关于一易知天之事,也许该开始行动了。虞千秋啊,休要怪拓跋如梦心狠了。”

    拓跋如梦轻轻一笑,化光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