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妥协!-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80章 妥协!

    万章山之外,折桂令独立高峰之上,罡风凛冽,吹的她衣袍猎猎作响,勾勒出了一个诱人的弧度。

    倏然——

    “曾向书中问道,亦从世里寻踪,方知无计入南宫,唯有青山荒冢。不尽花间明月,恁多松下清风,皆输吾枕上惺忪,悟了红尘一梦。”

    天华君一步一吟,噙笑而来。

    “折桂令,久等了。”

    天华君走到了折桂令身后三丈之处便停下脚步,拱手行礼。

    折桂令转过身来,满是魅意的眼神轻挑了天华君数眼,说道:“天华君,虽此回入世已是数度见面,但是仍难以将你与当初内战时候的天华君看作一人。”

    当年之时,虽是大乱之世,却也是英杰并起之世。三教数不尽的英杰在此役崭露头角,大放光芒。

    当初的天华君,何等的锋芒毕露。一人一剑,凭借着‘浮生一梦’的神奇,多次独闯佛道本营,暗饮了多少强者鲜血。

    而如今的天华君,却如看破世尘之人一般,恬淡无争。

    天华君笑了笑,说道:“天华君杀戒已放,若有必要,折桂令将能再见当年的天华君。”

    到底背负了杀戒这么多年,恬淡早已成了本性。也只有心中愤怒之刻,那被他小心翼翼收起来的锋芒,才会刺破苍穹!

    折桂令笑道:“就如当日在那谷中一般么?”

    “嗯,折桂令,我们进入主题吧。”

    天华君摇了摇头,并不想在此事多谈。

    “好吧,真是不解风情的臭道士。”

    折桂令瞪了瞪天华君,而后说道:“柳三变的计划,纪瓷大概能够猜出。说吧,具体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果然不愧是折桂令,看来已经察觉了你尚有其他伙伴了。”

    天华君笑道。

    折桂令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说道:“杨无木那个楞小子表现的这么明显,纪瓷想要不发觉都难。”

    说完之后,折桂令稍微严肃了起来,说道:“不过正是因为杨无木表现的太过明显,纪瓷担心他已经成为他人的目标了。”

    “嗯?你是说……”

    天华君两眼一眯,已经猜到了折桂令所说之意。

    折桂令道:“放心,有纪瓷在,会看着他。不过这一点你们也要留意,毕竟纪瓷无法与他一直共处的。”

    “好,此事天华君会留意。”

    天华君点了点头,旋即开始说出柳三变拟定的计划。

    这计划说难不难,主要还是要拿捏得住告子的内心。

    折桂令听完之后,微微点头,说道:“这一个计划的针对性十分强,想必是针对纪瓷的能力,在近期之内拟定的。”

    天华君笑而不语。

    折桂令说道:“好吧,纪瓷会按照计划行事,你们安心等待就是了。”

    说完之后,折桂令又轻轻挑了天华君一眼,款款离去。

    “嗯,此间事情有折桂令负责,不需要太多担心。往后一段时间,我应也将耽于告子之事,无暇分身。关于天剑君之事,我需趁如今空闲之刻寻人协助。“

    “前段时间与全道之锋联系,他如今似乎在西武林调查某些事情。嗯,先往西武林与他详谈此事。”

    关于虞千秋之事,天华君始终无法放怀。既然自己暂时无法分身,目前办法也只能先请垢无尘担当一二了。

    天华君念头打定,便动身往西武林而去了。

    ………………

    太湖之上,烟波浩渺。

    倏来流光,乱了一片空濛。现出了两道熟悉身影,正是玉飞倾与剑千秋两人。

    “咳咳,逍遥子倒是会找地方。”

    剑千秋看着眼前山清水秀之地,不由得赞了一声。

    玉飞倾却是撇了撇嘴,说道:“逍遥子也就这一点像是道门之人。”

    太湖之美,天然去雕饰,清新脱俗。至于春山眉黛,乃是玉飞倾千锤万凿而出,典雅高致,虽是两种不同风格,却是各有千秋。

    只不过玉飞倾性情使然,认为春山眉黛更适合他而已。

    剑千秋笑了笑,也没有再说话。

    玉飞倾接着说道:“不过此地安宁,倒也正适合你用以养伤。待我召唤逍遥子出来一谈吧。”

    七尊剑之间,自有联系方式。

    但见玉飞倾伸手一拂,墨剑赫然而现,旋即运元指上,轻轻敲击着剑身。

    顿时,一股莫名剑韵,无由而发,缓缓激荡开来。

    数息之后,在太湖伸出,突有剑声回应。

    随即,一道身影如鲲破水,似鹏穿云,扶摇而来,正是——

    “逍遥子,久见了。”

    玉飞倾收起了墨剑,看着逍遥子轻笑着招呼。

    “嗯?是剑主,还有你,你是评技者?”

    逍遥子落下身形,看着玉飞倾却是眉头皱起,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如今玉飞倾并未做评技者的装扮,若非是方才召唤剑声,恐怕逍遥子都无法认出眼前之人乃是评技者。

    “是我,你如今也可唤我——筵亭秋水·玉飞倾。”

    玉飞倾含笑点头,将自己的一些事情说了出来。

    逍遥子乃是值得信任之人,而且将来或许还有需要借他之力的时候,因此将内情告之,并无不妥。

    “原来如此,你竟是听雨十三弦之首。”

    逍遥子一脸恍然。

    七尊剑之中,唯有评技者与裁决者不是自己原本身份示人。虽然早便猜想两人身份或许非同寻常,但是当知道评技者乃是筵亭秋水之时,逍遥子还是吃了一惊。

    同时心中也清楚,评技者既然露出真实身份,那么当初听雨楼惨案,必也将再度被提起了。

    说到这里,玉飞倾身份一事已经清楚。

    逍遥子看了看剑千秋,问道:“看剑主情况,伤得不轻,因何不回剑庐疗伤,反来这太湖寻老道?”

    “实不相瞒,剑庐如今已毁,就连我之居所也已经不再安全。详细情况听我说来。”

    玉飞倾将因造化球引起之争,以及烟朱反叛之事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完全不顾逍遥子越来越黑的面色。

    “具体情况就是如此,如今剑主伤势沉重,我思来想去,也只有你这里能够让他安心疗养。”

    玉飞倾笑着说道。

    “难道老道是一个假的道门中人?”

    逍遥子听完之后,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玉飞倾,正要开口继续吐槽,玉飞倾却是先一步打住了他的话语。

    “此也是无奈之举,造化球目前在我身上,但是众人的目标却是剑主。以剑主如今的情况,是不能再受到任何创伤了。”

    玉飞倾一脸的无奈。

    逍遥子也一脸的无奈。

    “那你将造化球交出不就好了吗?”

    剑千秋这是突然说道:“造化球不能交出。”

    逍遥子看了看他,没有再说话。

    玉飞倾道:“这样吧,造化球我暂时保管。等剑主伤愈之后,你们再一战决定吧。”

    “这……好吧。”

    逍遥子想了想,觉得这也不失为一个柔和之法,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玉飞倾道:“我尚有他事在身,剑主便劳你照顾了,请。”

    玉飞倾离去之后,逍遥子苦笑了数声,道:“剑主啊,看来我们之间,终还是有一战啊。”

    剑千秋也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随我来吧。”

    逍遥子架起遁光,带着剑千秋没入了浩瀚淹没之中,瞬间消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