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烟都-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4章 烟都

    红日高悬,散发着彤彤热力,照耀大地。观星道观,却是悄然进入一片冰天之境。

    两双对视的眼,在无声之中,交织着激烈的火光。

    良久,一声无奈的轻叹,打破寂静。

    “虞师弟,罢手吧。”藏虚说道。

    虞千秋微微侧头,目光冰冷。“你已将我仅存的耐心耗尽。说出藏灵珠下落,可以免去一场干戈”

    话刚说完,虞千秋并指成剑,凌势指向藏虚道人。

    “藏灵珠不可出世。我身为道门衔令,更不会让它出世。”藏虚拂尘一甩,果断拒绝。

    虞千秋闻言,双肩一震,背后冰棺几个旋转后,‘嘭'的一声,稳稳矗立地面

    透过棺盖,隐约可见一位绝色女子,闭目沉眠其中。

    藏虚看见那女子,眼底也闪过一抹悲伤。

    “道门衔令一共有十三人。我不相信全部都能无视死亡的恐惧。”

    虞千秋剑指一转,指尖灵光涌动,双指竟是泛起了金色光芒。

    藏虚面色一变,厉声喝道:“糊涂!你真要与整个道门为敌么?”

    “为了她,虞千秋不惜与天下为敌。”

    虞千秋一声低吟,而后身形却是缓缓散去。

    “不好!”藏虚瞳孔猛然一缩,而后察觉背后有劲风袭来,掌中拂尘沛然向后击去,结果却是……

    “噗!”

    一声闷响,伴随着漫天拂尘残丝,藏虚肩胛骨被一指洞穿!

    “想活命,拿出你的真本事来。”

    藏虚面色沉重,一扬手,佩剑天星已然在握。

    “也好,就让师兄好好领教一翻你这双被称为武林十大奇迹之一的黄金剑指。”

    言罢,满提元功,剑起星河,正是天星剑法中的极招,推星揽月!

    虞千秋见状,却是不慌不忙,剑指大绽金黄,恍若神临。

    然而就在两人极招即将上手之时,一道喝声突然传来。

    “二位前辈快请住手!”

    柳无方捂着断臂,有些跄踉地跑了出来,挡在两人中间。

    藏虚见此,慌忙移开剑身。霎时间剑气盈野,远处大片林木被斩断。

    反观虞千秋,显得十分轻松。指尖光芒数次闪烁后,便将即将出手的极招化开。

    柳无方再见二人差距,心中更是为自己挺身而出,阻止这场恶斗的行为点了个赞。

    藏虚有些着急地道:“小方快进去,此事与你无关。”

    虞千秋却是眼中一亮。“此人,似乎与你牵连不小?”

    “前辈此言差矣。”柳无方微微摇头,道:“我与藏虚前辈相识不过半日,算不上什么牵连。”

    “牵连与否,立马便知。”虞千秋忽然动手,身形有若鬼魅,瞬间,黄金剑指便抵住柳无方咽喉。

    “前辈冷静点。”柳无方身子一僵,豆粒大的汗珠不停滴落。

    “如何,是否愿意说出藏灵珠的下落?”虞千秋问道。

    藏虚面现两难之色,显然内心陷入了纠结。

    柳无方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忽然又是一亮,道:“前辈,先前我在观内也听见了你们的对话。对于前辈要找寻的事物,或许晚辈能提供一些讯息。”

    “嗯?”虞千秋闻言,指上用力,柳无方咽喉处顿时被划破了一道口子,鲜血汨汨而流。

    “什么时候道门机密,你一个儒家之人也能掌握了?”

    “前辈别误会。”柳无方连摆双手,道:“我能知道是因为我的师傅乃是红尘素衣,而且我知道的也并不是直接的藏灵珠下落。”

    虞千秋闻言,目光看向了藏虚。

    “他确实是柳三变的传人。”藏虚点了点头。

    “说。”虞千秋收回了剑指。

    柳无方松了一口气,而后凑近虞千秋耳旁,耳语了一翻。

    “好了,这就是我掌握的讯息了。”柳无方说道。

    虞千秋狐疑地看了柳无方一眼,道:“因为柳三变,我相信你一次。但愿你没有欺骗我,否则我将亲手抹平深柳读书堂。”

    虞千秋说完,不等答话,便再次负起冰棺,缓缓离去。

    藏虚收起天星剑走了过来,问道:“你跟他说了什么?”

    “一个不能说的秘密。”柳无方微微一笑,而后好奇的问道:“虞千秋,不是道宗一代强人么,为何会落到如今田地?”

    “秀恩爱,死的快啊。”藏虚幽幽一叹。

    柳无方点了点头,道:“南武林之事,我了解的也不多。但是从他的言行举止看来,他的道心还没有泯灭,希望他打开心中执念之后,能回归正途。”

    “哎,走吧。先去深柳读书堂为你续上断臂。”藏虚说道。

    “有劳。”柳无方点了点头,两人快速离开了观星观。

    …………

    乱石穿云,惊涛拍岸,激荡万千白花。滚滚长河尽送残阳余晖。

    一道孤傲的身影,沿着长河,一路前行。

    “诛仙海所在虽然神秘,武林中众说纷坛,但最为可信的便是沿着这曲水一直向东,便能到达。”

    李裔文边行边思索。诛仙海总部所在太过虚幻,以至于他们在武林兴风作浪数十年仍旧未被剿灭,迫得正道人士不得不与之签订互不侵扰的合约。

    期间也并非没有暗中巡查的人,但这些人不是无功而返便是从此失踪。

    一切,都让诛仙海的存在更加扑朔迷离。

    正想着,李裔文脚步一顿,而后翻身一跃,紧趴着石壁不动。

    十数个黑衣人匆匆而过。

    “实力不差,形迹可疑。跟上。”李裔文暗道一声,跃身上岸,悄然跟在黑衣人身后。

    黑衣人身法上乘,速度快而鬼魅。李裔文紧随其后,渐行,竟是越见荒凉,不知不觉已是远离了曲水。

    突然,在闯进一片密林中,李裔文失去了黑衣人的身影。

    “跟丢了?”李裔文皱眉,却徒然听见一道不阴不阳的声音传入耳中。

    “朋友,跟了我们一路,也该停下了吧。”

    话音落下,原本消失不见的黑衣人再次出现,将李裔文围困当中。

    “你们行迹鬼祟,有什么目的。”

    “我等行迹与你何干?现在为你的莽撞付出代价吧。”为首的黑衣人一声冷笑,翻手,便是赤色长剑上手。

    “朱剑!”

    李裔文瞳孔一缩,飞凶剑锵然一声,同样在握。

    “你的剑,还有你的声音,让我有了不好的想法。”李裔文说道。

    “那么,带着你的疑惑,下地狱吧。杀!”

    一声杀,顿起干戈。黑衣人起手上招,毫不留情。一时间,剑芒冲霄。

    左近林木,不堪摧折,落叶纷纷,却不及落地又被剑芒搅碎。

    李裔文见状,飞凶倒握,一旋身,便是轻生剑法上手。

    “轻身一剑!”

    飞凶剑上,利芒大作,黑衣人攻势被阻,身形也为之一滞。李裔文乘此机会,剑上加力,将众黑衣人击退。

    就在此刻,持朱剑之人蓦然欺身上前,剑上红光一闪而过。

    李裔文匆忙回身一挡,却因为功体未全,不敌这股剑劲,仰天吐血,连连倒退。

    黑衣人朱剑再震,攻势如惊涛骇浪,连绵而强劲。

    李裔文勉力应付,更捉住黑衣人瞬间的破绽,指掌如爪,扯下了黑衣人面罩。

    登时,一朵烟云刺青,浮现在李裔文眼中。

    “该死!”

    黑衣人恼喝一声,剑势加剧,李裔文身上再添数处新红。

    然而就在李裔文即将落败之时,一声轻啸忽然传来。

    黑衣人面色蓦然一变,竟是舍了李裔文,匆匆退去。

    李裔文柱剑而立,歇了许久才缓过气来。

    “消失许久的烟都之人竟然再现了,此事严重,先去深柳读书堂。”

    李裔文负起飞凶,匆匆而去。

    …………

    风萧萧,木也萧萧。被风旋起的落叶,翻卷着肃杀的韵律。

    异相狂锋横持杖中剑,狂然阻路。

    “哈哈哈,小和尚,倒是挺会跑的啊。”

    释论疏心下沉重,却也果断出手,欲夺先机。当下只见他念珠转动,袈裟狂舞,一抬

    手,便是极招。

    “大梵圣掌!”

    巨大的金色掌印透体而出,破开阴阳混沌,直压异相狂锋。

    “哈哈哈,御鬼驱神!”

    异相狂锋癫狂一笑,极招同出,顿时,鬼蜮再现!

    金色瞬间被破,无数幽绿色的幽魂瞬间穿过释论疏身体。

    “哼。”

    释论疏面色一白,口溢朱红。

    “下一招,佛乡五子,除名其一。”意癫狂杖中剑再纳风云,欲取释论疏首级。

    释论疏盘膝而坐,口诵经文,一道金色光罩蓦然浮现。

    意癫狂剑势如虹,遇上这淡淡金罩,竟也攻之不破。

    见状,他冷哼一声,倒持杖中剑,提元纳气,一时间,鬼哭之声越发凄厉。

    然而就在他极招将成之际,却突然感应到有人接近,不由得面色一变,急忙收招后退。

    一位身躯修长羸弱,穿着军绿色布衣,背竹篓,持长镊的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战场边缘。

    “阁下何人?无关之事还请莫管,否则徒惹祸患!”意癫狂沉声喝道。

    男子不答,清秀的脸庞上,一双湛蓝的眸子定定地注视着意癫狂。

    “此人修为不弱,我连番大战,损耗不小,恐怕不是此人敌手。”

    意癫狂心中计较一翻后,深深地看了男子一眼后,收剑离去。

    释论疏见状,散去了金色光罩,继而又呕出几口鲜血,才起身走向男子。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释论疏行了一个佛礼。

    男子目光转向释论疏,原本清澈的湛蓝眸子落在释论疏眼中,却透着种种神秘。

    “可惜了这一身佛骨。”男子忽然开口,声音一如他面容般清秀。

    释论疏一愣,正要追问,却发现男子已经转身离去,只留下数句怅然词句。

    “措身物外谢时名,著眼闲中看世情。人算不如天算巧,机心争似道心平。”

    释论疏望着离去的男子,满腹疑问。

    “这人好奇怪,而且实力偏又强大,江湖之中果然卧虎藏龙。”

    释论疏没有继续停留,拖着伤体匆匆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