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狮虎意怀天-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40章 狮虎意怀天

    诛仙海之上,人世主突然离去,令血为王一时惊愕。然而不待回身,便有数道宏大掌劲铺天而来,直撼得整座诛仙天柱摇摇欲坠。

    “哈哈哈哈,来的好!”

    血为王仰天大笑,声波荡荡,震撼苍穹,有数道尚未及至的掌劲竟为之崩散。

    旋即,流光数闪,碎黄泉、火火火等诛仙海战将出现,凝神以对。同时,霍然辞号,于焉响彻。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和合五贼,奉命之灵。”藏虚一字一慑人,一步一震地。掌中七星,闪耀着夺目寒芒。

    “诛仙海今日,灭矣。”

    藏虚话音落下,仙风再起,道音重炽。一道凛然道者之躯,威势天降。

    “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全道之锋今日,诛邪而来!”

    砰!

    垢无尘落地,强大的冲击撼的诛仙天柱不停晃动。

    而在这时,一线随闪身而入,来到众人身旁,面色凝重地低声道:“诛仙城堡之内竟无他人,小心有诈。”

    “哈哈哈哈。”

    王权仰天大笑,连连点头。“好好好,果然不出本王所料,你们真能寻至此地。也不枉本王一番算计了。”

    “嗯?”

    藏虚面色一变。

    却见血为王凌空而立,指上翻覆着玄奥印记。诛仙天柱突来阵阵动荡,一座庞**阵,突兀浮现。

    “血海浮屠,恭迎诸位。”

    王权话音落下,法阵之内,三光尽掩,血海乍现,携滚滚洪涛,欲要淹没众人。

    就在危难之际,梵呗突起,祥光闪烁。血海之势竟是为止一滞,随即消散。同时,妙莲华声音传出。

    “此阵有我与念禅镇压,诸位无须顾虑。”

    “好,多谢天铸。”藏虚长剑一挽,气势欲发。

    “就凭你们几个,岂能奈何本王。”王权负手落地,傲然冷喝。

    “那么,加上我呢?”

    低哑的话音想起,便将一道沛然刀气隔空而来,直扑王权。

    “叶!武!夫!”王权握拳,一击崩碎刀气,怒声喝道:“今日,本王誓要诛你。”

    话音落下,却见叶武夫拖刀而来,淡淡的辞号,于焉响彻。

    “半面假颜分善恶,此身今是两心融。寒刀不纵江湖乱,卷作苍茫一阵风。”

    辞号落下,大战亦起。叶武夫寒刀一闪,身形变换,直挑王权!

    ……………………

    与此同时,烟都之内,战火同样高张。

    随着柳三变凝冻烟气,顾惜朝一声长啸,身形爆冲而起,直向烟都深处。

    “杀!”

    突然,烟都之内传来杀声震天,数之不尽的烟都大军,蜂拥而出。

    “咦?烟都之内竟有如此大军?”夜流光有些惊异。百年之前,他与夜流光、虞千秋共破烟都。当时烟都之内虽有兵力,却绝无如此阵容。

    “前辈不必担忧,我们此行主要目的,也并非是要攻陷烟都。故而烟都之内虽兵力不少,却并无大碍。”柳三变微微一笑。

    这边在说,那边顾惜朝已经与烟都大军碰头。有凝烟珠气息之助,顾惜朝功体暴涨,实力确实非同凡响。但见在万军之内,纵横无阻,来去自若而身不染尘。

    “阿弥陀佛,小僧上前助惊鸿前辈一臂之力。”

    佛相说道,低唱了一声佛号,佛功浩荡,金芒遍天,如虎狼入羊群般,欲要度尽烟都之人。

    “咦?这是……阵法?”

    柳三变惊咦一声,发现部分烟都之人被杀瞬间,便会化作烟尘消散,旋即再凝。观察至此,柳三变心神外放,不由暗自敛眉。

    “无法发现阵法之息,看来此阵颇有妙处。”

    想到这里,柳三变对着夜流光道:“前辈,请出手吧。再过不久,恐怕人世主便将赶回。”

    “哈哈哈,好。”

    夜流光爽朗一笑,足下生风,疾若闪电。瞬间冲入敌阵,引起阵阵厮杀,而原地残影,犹未消散。

    “夜前辈不愧期风之名。这等速度,也难怪能可以速度破解烟都烟化之法。”

    柳三变暗自点头,旋即折扇一合,反手一转,一株老柳虚影在其身后浮现,枝叶飘摇间,一柄似若柳骨的长剑,缓缓飘落。

    “柳神啊柳神,不想你百年封存,而今出鞘,却只能以这些龙套之血为祭。”柳三变抚着柳神剑身,面容无波,眸中却是闪过一丝温情。

    “杀!”

    佛相与顾惜朝两人虽然修为高绝,但烟都之军数量庞大,此刻已然逼近柳三变。

    柳三变面色不改,一身元功却已是提臻巅峰,阵阵清气勃发,吹的衣袍猎猎。

    “昔种杨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低吟声落,一股沛然之劲自柳三变体内爆发,横冲四向。霎时血满盈边,哀嚎遍天。十丈之内的烟都大军,尽数被灭。

    “哈哈,好招。”

    顾惜朝仰天一笑,剑指一引,惊鸿剑出。随后剑气激昂,一道直径上十数位烟都士兵被斩。

    “此地交与在下与佛相大师。顾前辈请往襄助夜流光前辈。”柳三变微微一笑,身形转动,飘然不着痕迹,仿若谪仙临世。

    “好。”

    顾惜朝惊鸿剑气暴涨,开出血路,直往烟都而去。

    不多时,烟都之内,曾令顾惜朝三人吃亏,导致烟都再生的狮虎之吼,竟尔再现。

    柳三变与佛相两人神魂一荡,险些被烟都大军重创。幸而早已含入嘴中的星华茶叶散发清香,将那股异状驱赶。

    “果然如此。只是这种声波之能,莫非是那个种族?且距离如此之远,吼声尚能使我失神。两位前辈深入其内,但愿不会出现意外。”

    柳三变念头未落,远方突来庞然剑气,冷冷辞号,携着怒气,响彻天地。

    “帘外几多争战,帘中握尽苍穹。谁悟得机心如梦。念悄然处、狮行虎顾。更掀起、烟雨云……风!”

    ‘风’字落下,人世主轰然落地,周遭烟都兵士化烟散去。地面之上烟尘滚滚,弥漫遮天,掩蔽视线。

    柳三变心神一动,柳神横胸。

    锵!

    一道剑气忽来,柳三变受此重击,身形不由后退,双足拖地,划出了一道浅沟。

    “柳三变,敢犯烟都,你当承此后果。”

    人世主身随剑气而动,并指成剑,再点柳神之上。

    柳三变再退数丈,口吐朱红。

    “能与人世主一战,柳三变此生无憾。”

    柳三变一擦唇角朱红,朗声笑道。一身元功,亦是提至巅峰。

    人世主的到来,彰示着烟都之战迈入关键。

    ……………………

    佛乡之外,佛识莫名遇杀。双方招来式往不过数合,佛识已受压制,落处下风。

    黑袍人唇角露笑,周身气劲一振。佛识不堪此力,登时呕血倒飞。

    黑袍人见状,身形瞬动,紧随而上。旋即屈指成爪,直没佛识胸前。

    “多谢了,小师傅。”

    黑袍人低声道谢,旋即手臂用力外扯,一截满是血污,却无法挡其佛光灿然的胸骨被其残忍拔出。

    “啊……”

    佛骨被夺,佛识无力哀嚎。一身元功似散,目中神采黯然。生命之光,亦如风中残烛,摇摇欲灭。

    “承大师慷慨馈赠,在下自当送大师平稳升天。”

    黑袍人握着佛骨,另一手一掌拍出,欲将佛识杀灭。

    危机之刻,一道宏大掌劲突入战场。黑袍人一时不察,竟被逼退数步。旋即一道身影讯若流光,突入战场,将佛识带离。

    “哼,想走?”

    黑袍人一声冷哼,就欲追杀,面色却有忽然一沉,化光离去。

    “诛仙天柱有异,速速归还。哼,蓝眼睛的人,此掌乾元记下了。”

    乾元乾元,神秘的黑袍之人,竟是诛仙海消失已久的天魔乾元。他此番再出,将会为柳三变之局带来何等变数?强取佛骨,又有何谋算?

    另一边,无根飘萍救走佛识,却发现佛识气息渐弱,近乎弥留,不由得喟然一叹。

    “也罢,你正失胸骨。或许此玲珑骨,便是天假我手与你之缘。只是日后玲珑骨因果,也需由你承受了。”

    寻根低吟,自背后竹篓取出一包裹,解去尘封,霎时柔和碧光,映照四野。寻根面色不动,手持异骨,缓缓按向佛识胸前。

    刹那之间,碧光再炽,夺人眼目。寻根不由得闭合双眼,却只觉手中一轻,玲珑骨已自顾融入佛识体内。

    这一番变故,又将为佛识未来,开启怎样的因果?

    ………………

    斜月坪上,曲水流觞剑会,渐入尾声。

    烟朱之后,又是数位剑者出手。然而虽剑气强盛,剑中之意却不足令人惊艳。上等之意,也仅得游剑方尘与儒门杀令二位而已。

    而此时,一十六位参与剑评之人,仅剩两位未曾出手了。

    “春生秋肃,夏荣冬藏。更有比道之剑,杀生之方。这一回剑评,可着实令吾畅怀。”素不凡哈哈大笑,伸手一引,道:“请下一位剑者。”

    话音刚落,突然一声狮虎啸咏,声震四野。酒河之内,霎时间如滚滚沸水,翻腾不已。

    “怎会?”

    李裔文面色一变,不由握住背后飞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