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太极宫少主!-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89章 太极宫少主!

    鸣翠山,读书堂之外。

    柳三变正踽踽而行,缓缓回归。

    ‘天合木已经得手,其余物品读书堂内皆有库存。接下来,等李裔文取来蜃珠,便可开始布置新的法阵了。'

    柳三变一边思考,一边往读书堂走去,来到读书堂外时,却愕然发现裳不归正坐在老柳树下独自品茗。

    “耶?莫非是近来劳顿,让柳某产生幻觉了吗?裳不归你竟还能静下心来独自煮茗?”

    柳三变一脸惊奇地来到了裳不归身前坐下,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裳不归并非是爱茶之人,虽然也偶尔品茗,但是据柳三变所知,他独自一人的时候,却多是饮酒,而非喝茶。

    “唉,柳三变啊,你忙完了没有。”

    裳不归轻声叹息,面有菜色。

    柳三变奇道:“你是怎样了?嗯,柳某最近暂有闲暇,应会在读书堂停留一段时间。”

    目前妖域之事需等柳无方结果,告子方面,各方面也都已经安排妥当。柳三变确实能够暂缓一口气了。

    “那太好了!”

    裳不归大喜,忙给柳三变倒了一杯茶水,说道:“我伤势已无大碍了,所以准备再往恶魔道一探。”

    “哦?再探恶魔道……嗯,有何原因?”

    柳三变端起茶杯,便欲品茗,却突然眉头一皱,将茶杯放下,看着裳不归不怀好意地说道:“这是酒,你竟拿柳某的茶具来装酒!”

    “是酒啊,不然你以为我一个人能喝得下茶。”

    裳不归理直气壮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唉,不说这个。你还记得当日我在恶魔道被重创之事么?”

    柳三变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说道:“当然知道,还知道你伤势现在才好呢。”

    裳不归嘿嘿一笑,旋即正了正面色,说道:“其实当时我还隐瞒了一事,或许我所要找寻之人,就在恶魔道当中。”

    “哦?是使《胡笳十八拍》剑招之人?”柳三变奇道。

    “不错,当日关键之时,正是有人一剑助我,详情如此。”

    裳不归将当日之事说了出来。

    柳三变沉吟了片刻之后,说道:“此事乃是你之执着,柳某也不好阻止。只不过恶魔道之内凶险重重,除去祸苍生之外,尚不知有多少强者隐藏其中,你务必要小心谨慎。”

    “优秀的杀手,从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裳不归一甩金色长发,傲然开口。

    旋即他左右看了看,低声说道:“最后奉劝你一句,最好说你近来修习某种奇法,不能餐饮,否则你会后悔的!”

    说到后悔两字,裳不归面色一白。

    这段时间住在读书堂中,天天承受泣红颜黑暗料理的轰炸,他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

    说完之后,裳不归顿感心中阵阵冰寒,忙告辞离开。

    柳三变看着裳不归落荒而逃的身影,不由得摇头失笑,旋即又低声自语。

    “圣女厨艺,当真恐怖如斯吗?”

    正疑问间,却见泣红颜笑靥如花地端着菜盘子走了过来。

    “呀,柳三变你回来了啊,正好正好,我刚刚做了几道菜,快来品尝一下。”

    泣红颜将菜盘子放下,嘻嘻一笑,说道:“你先吃着,我去叫裳不归出来。”

    “圣女不必了,裳不归有事情需办,已经离开了。”

    柳三变说了一声,目光却落在了泣红颜所做菜上。

    一共是三盘小菜,都是家常便菜,看上去倒也颇具色香。

    只不过想起了裳不归面上的菜色,以及他严肃的叮嘱,柳三变决定还是不做这个尝试的好。

    于是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谢过圣女美意,只是近来柳某在参详一种秘法,须得保持空腹状态。这等美味菜肴,柳某暂时是无福享用了。”

    “什么奇怪秘法还要保持空腹啊。”

    泣红颜轻道叨叨了一句,旋即又笑道:“不过你眼色不错,比裳不归那个家伙好多了,能够看得出来我天下无二所做菜肴的美味。这次就算了吧,等你什么时候秘法研究好了,我再给你做菜。”

    “多谢圣女了。”

    柳三变点头道谢,突然有些俏皮地说道:“顺便透露一下,我那好友他爱吃茄子。”

    “茄子!”

    泣红颜双眼一亮,旋即豪迈地拍了拍柳三变的肩头,说道:“柳三变,我越来越看好你了!”

    说完,自己又是嘿嘿一笑,端起菜盘子就往后厨走去。

    柳三变擦了擦额间不存在的冷汗,心中暗道好险。

    不过能悄悄坑一下李裔文,柳三变心中还是颇为愉悦的。

    就在柳三变暗自得意之事,读书堂之内,忽然走出了一道身影。

    正是在读书堂停留许久,翻阅情报的求飞掣!

    “是求壮士,多日翻阅,可有所得?”柳三变问道。

    “红尘素衣。”

    求飞掣走到石桌便是,先是躬身行礼之后,才摇头落座。

    “虽不算毫无收获,却也仅有寸缕之机,难以将事情连串起来。”

    “这……读书堂根基尚浅,某些在许久之前便被隐匿的信息难以收集,还请壮士见谅。”

    太极宫覆灭的时候,大唐王朝正是兴盛之时,因此关于太极宫之事,柳三变的确知之不深,而难以调查明白。

    求飞掣道:“红尘素衣不必如此,能让求飞掣翻阅情报,单单是这一点,武林之中便无他人能做到。红尘素衣之胸襟,让求飞掣钦佩,日后但有所差遣,求飞掣万死不辞。”

    “耶,求壮士严重了,江湖道义,乃柳某所奉行,太极宫一事也的确颇有蹊跷,求壮士深入调查,还请一切以保证自身安全为重。如有需要,读书堂也可尽一份力。”

    柳三变摇了摇头,求飞掣如今心系太极宫一事,注定会多惹风波。在这种时刻,即便柳三变有事需找人相助,也不会去麻烦他。

    求飞掣点了点头,又道了声谢。

    柳三变问道:“既然读书堂并无所得,接下来求壮士准备从哪一方面出手?”

    “哪一方面吗?”

    求飞掣低头皱眉,脑海之中却浮现出了问天高的身影。

    “求飞掣准备往酒庐一行,请教酒池剑莲一事。”

    “是与醉侠·问天高有关?”

    柳无方奇道:“求壮士似乎十分在意问天高此人,可否与柳某说一说其中内情?”

    “此事暂未确认,求飞掣本不愿说。不过既是红尘素衣相询,便告知也无妨。”

    求飞掣沉默了片刻,才沉声说道:“我怀疑,问天高便是太极宫宫主之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