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不期而遇!-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90章 不期而遇!

    “什么?”

    柳三变面色一变,忍不住坐正了身子,上身微微前倾,惊讶地说道:“这……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原本以为太极宫无人存活,想不到,想不到啊。”

    太极宫一事尘封多年,武林之上早不见了丝毫传闻。然而却不曾想太极宫少宫主这种重要人物,竟还会存活于世!

    求飞掣也知此事震撼,顿了数息之后,才说道:“此事我初见时也难以置信,只不过那人相貌虽与少宫主不太相似,神情之间却给予了我很强烈的感觉。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可能会设法与之接触,探听他的底细。”

    柳三变沉思片刻,说道:“如此倒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只是若问天高当真是太极宫少宫主,以他的能为却隐忍至今,必有缘由。你如今已被神秘的杀手组织所盯上,更需要注意行藏,万不可贸然将那杀手组织的目光引到问天高的身上。”

    当日读书堂一役,问天高虽然因为素不凡的原因,并无太过突出的表现。但是以他能用数滴酒滴便逼退意长年的实力来看,此人绝对不凡。

    但是就凭这般的不凡,面对太极宫覆灭之仇,竟能隐忍至今。若无其他原因,恐怕便是他知道这幕后黑手的强大,强大到以他如今的能为,尚不敢直撄其锋。

    “多谢提醒,此事求飞掣会注意。”

    求飞掣点了点头,便欲告辞离开。

    就在此刻,读书堂之外,一道脱俗僧影大步而来。

    正是戒座·尸罗圆谛。

    “嗯?是戒座。”

    柳三变眼尖,一下子便发现了戒座身影,当即起身迎了过去,同时口中说道:“求壮士,还请你稍留片刻。”

    求飞掣闻言,点了点头,不过却没有即刻坐下。

    待得尸罗圆谛过来,众人见过之后,方才齐齐落座。

    柳三变笑道:“戒座此来,倒是正合了时机了。”

    “哦,此话何解?”

    尸罗圆谛奇道。

    柳无方看了看求飞掣,笑道:“求壮士与你有缘,不知戒座可能感觉得到?”

    “哦?求壮士与尸罗圆谛有缘?”

    尸罗圆谛好奇地看了一眼求飞掣,倏然心中暗凛,脱口说道:“太极宫!”

    求飞掣面色同样微变,道:“戒座如何得知?”

    “二位不必讶异,此事听柳某详细道来。”

    柳三变哈哈一笑,将两人之间的联系说了一遍。

    “这……原来戒座竟也在调查太极宫之事。”

    “想不到施主竟是太极宫之人。”

    两人同时开口,随后对视了一眼,同时轻笑。

    柳三变笑道:“不错,原本柳某便在想找时间让你们见面,却不想今日不期而遇了。”

    “说来巧妙,尸罗圆谛此来,也正是因太极宫一事。”

    戒座将蝉刃取出,置于桌面之上,而后将他在太极宫遗址所遭遇的伏击说了一遍。

    求飞掣惊讶地说道:“这个组织竟还有如此强者,看来当真不可小觑。”

    “嗯?言下之意,你也曾遭到刺杀了?”

    戒座看了看求飞掣,不待他回答,便又自己说道:“也是了,之前便听博士生所言,似乎有一个专门的组织在针对调查太极宫之人。你遭遇刺杀,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柳三变拿起了蝉刃,仔细端详了片刻,说道:“此物细而薄,对方却能用之当做兵刃,足见此人根基不凡,同时必修有特殊武典。”

    柳三变捏着蝉刃,手腕动了动,蝉刃竟也随之波动。其之柔软,果不愧薄如蝉翼之形容。

    定座说道:“此人虽未与之照面,却也算是有过交锋。若是正面敌对,乃至于在全神警戒的情况下,尚不至于惧了他。只是此刃之来,急速而无声,若是稍有失神,恐怕便将奔赴黄泉了。”

    当日他心思在那六人身上之时,尚能险险避过蝉刃。如今知道了此人的存在,虽然忌惮,却并无畏惧。只是到底会担心会对日后的调查产生阻碍。

    尤其是如今知道了求飞掣也同在调查此事,毕竟他的根基,远非求飞掣所能相比的。

    求飞掣则是若有所思地说道:“当日刺杀我的杀手当中,共有三人。一人使斩首大刀,两人在外侧用奇特的飞镖压阵。如此看来,恐怕这个组织的杀手乃是三人一组行动的,难怪以往这么多强者调查都难逃死亡的厄运。”

    戒座闻言,沉思少许之后,摇头说道:“也不尽然,至少在此人出手的时候。”

    他指了指柳三变手上的蝉刃,继续道:“尸罗圆谛并未感觉到他人的存在,有可能这个杀手之中也有高下等级之分,高等级的杀手都是由高强的人来担任,这些人寻常时刻是单独行动,只有在暗杀更强者之时才会联合。”

    “如此说来,二位往后调查,更要小心谨慎了。”

    柳三变将蝉刃放下,看了看两人一眼之后,说道:“柳某有感觉,这一个组织之后所隐藏的秘密,恐怕会远超我们的想象。”

    联想到太极宫组成的关系,以及疑似来自东瀛的杀手,柳三变心念一转,转向了世人最不可触及的高峰之上!

    尸罗圆谛似乎听出了柳三变的言外之意,瞳孔不由得猛然凝缩。

    求飞掣则是说道:“不论如何艰难,求飞掣身为太极宫司卫长,纵使身死,也必将此事调查清楚!”

    就在三人说话之间,读书堂外又有一名道者大步而来。

    “红尘素衣,久见了。”

    垢无尘走到三人身前,先是朝着柳三变点了点头,随后才向戒座两人问好。

    柳三变奇道:“是垢无尘,你怎也到此了。快,坐下谈话。”

    “垢无尘此来,乃是有一事相询。”

    垢无尘点了点头,将之前所追缉的杀手之事描述了一遍。

    “什么,你竟遇见了他们本营?!!”

    求飞掣听完,顿时忍不住站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垢无尘。

    “也不能说是本营,该是小型的聚集地吧。只不过被垢无尘撞破之后,似乎便已经转移了。“

    垢无尘皱了皱眉头,奇怪地看了求飞掣数眼,似乎在疑惑他因何如此激动。

    柳三变则是与尸罗圆谛对视一眼,不禁失笑。

    这当真是瞌睡了便来枕头啊。

    尸罗圆谛笑道:“全道之锋,你这个消息对于我们而言,当真是及时雨啊。实不相瞒,我们目前也遭遇了这个阻止的刺杀,准备调查却苦无契机。”

    说完,便将两人情况简单说了一遍。

    垢无尘奇道:“竟有此事,原本我只是觉得他们行踪诡异,又有些莫测高深,心中只是疑惑,如今看来这当时一个黑暗组织了。”

    “或许实情还要超乎我们想象,事不宜迟,请全道之锋引路,我们前往那聚集之地一探究竟。”

    戒座颇有些雷厉风行,既得了消息,便准备即刻动身前往调查。

    “嗯,也好,垢无尘对这个组织也颇有疑惑。”

    垢无尘点了点头,起身便准备告辞。

    戒座问道:“求飞掣,你是否也同行。”

    “我……”

    求飞掣下意识便要应下,但随即想到自己尚要了解问天高之事,便摇了摇头,说道:“我尚有他事,暂时无法同行了。这一方面便交由戒座了。”

    “无妨,注意安全,如有收获,保持联系。请。”

    尸罗圆谛点了点头,与垢无尘告辞离去。

    求飞掣说道:“红尘素衣,求飞掣也动身往酒庐拜见素不凡前辈了,请。”

    众人离去,读书堂一时又清静了下来。

    柳三变多日奔波也颇感疲劳,收拾好茶具之后,便也回屋歇息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