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抛饵!-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91章 抛饵!

    万章山,风月学堂,训诂堂中。

    告子根基本就非凡,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疗伤,也已经将李裔文剑气逼出。

    此刻他正坐在了训诂堂的主座之上,面容沉肃,听着杨无木禀报着他疗伤期间的事务。

    学堂历经无数岁月,运转体系早已经成形。这段时间算得上大的调动得,不外是先前吟风赋月死亡,杨无木将吕安平提拔了起来,负责学堂采办之事。

    告子点了点头,纵然杨无木非是效忠与他之人,但是他对儒门的忠诚不需怀疑,这些事务,倒不用担心杨无木会暗做手脚。

    杨无木道:“除此之外,纵天之冠前辈曾前来,不过见院长仍在闭关当中便先行离去了。”

    “嗯,倒是劳玉修齐担心了。”

    告子点了点头,说道:“对了,疗伤多日,薄乐山如今情况如何了?”

    告子问道,毕竟相比于杨无木,薄乐山更加容易愚弄。再加上如今杨无木开始脱离掌控,告子早有心思让薄乐山成为新的儒门执事。

    杨无木回道:“他的情况比院长要严重一些,不过我之前去探望了一回,想来痊愈出关,也在这两日之内了。”

    李裔文剑气的冲击,八成都在告子的身上。只不过是因为薄乐山根基太差了,才会显得更加伤重。

    “无事便好。”

    告子点了点头,悠悠地说道:“杨执事啊,学堂事务繁冗,吟风赋月去后,虽有吕安平才能上佳,但是短时间内也无法有太多帮助。告子心中寻思,薄乐山既然回归学堂,也不好让他才能平白空置,准备再设一名执事之位,让他协助你管理儒门事务,你意下如何?”

    “这嘛……”

    杨无木看着告子,眨了眨眼睛,心中猜想或许真如折桂令所言,告子已经开始猜忌他,想要将他推出读书堂管理中心了。

    不过如此也好,让告子大权独握,更容易暴露出他的野心。

    于是,杨无木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这段时间杨无木的确感到有些心力不足。薄乐山的能力,我们深知,让他担任新的执事,是最合适不过了。“

    “耶,杨执事莫要误会。”

    告子摆了摆手,说道:“不过是新设这样一个位置而已,他主要负责的,仍是协助你管理学堂。”

    “嗯,杨无木明白。”

    杨无木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是,训诂堂外,折桂令款款走来。

    告子眉头微挑,说道:“折桂令竟仍在学堂逗留,可是有何事情?”

    “还不是你们学堂能人太少了,许多事情都要纪瓷协助。要不是看着你伤重的情况,纪瓷才不愿为这些事情烦心。”

    折桂令白了告子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杨无木苦笑几声,说道:“是杨无木能力不足而已,这段时间也多谢折桂令协助了。”

    “嗯……”

    告子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却没能发现什么异常,便说道:“原来如此,倒是让折桂令费心学堂事务了。”

    “反正你现在出关,这些事情便交还给你们了。具体的进度,杨无木比好好跟你们院长商量吧,纪瓷便不继续逗留学堂了。”

    折桂令俏皮地耸了耸香肩。

    告子挑了挑眉头,说道:“这是该然之事。而且折桂令身负调查儒师死亡之事,也的确不好在此耽搁太久。”

    “你知道就好,不过这一次倒不是为了儒师之事。”

    杨无木奇道:“哦?可是前日天华君所说之事?”

    “天华君?这是什么情况?杨执事因何先前不说?”

    告子眼中闪光一闪,面上却是沉肃了起来,紧抿着嘴唇,似乎对杨无木隐瞒有些不悦。

    杨无木忙道:“院长,此事并非杨无木不说,而是天华君与折桂令所谈之事,我也并不清楚啊。”

    “天华君跟纪瓷说的可是悄悄话,哪里能让你听见呢。”

    折桂令斜睨了杨无木一眼,媚态横生。

    “哦?那不知天华君所谈何事?”告子奇道。

    “是关于烟都雨宫的。根据天华君所言,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接触,雨宫总算是有了松口的迹象,准备交代出与烟都有所勾结之人的名单。只不过天华君恐防有诈,知纪瓷修有万物有灵之境,便请纪瓷一同前往,以辨真伪。”

    “原来如此。”

    告子面现恍然地点了点头,心中思绪急速转动,眼中也忍不住露出了算计的神色。

    “既是如此,折桂令当谨慎对待,务必争取早日查出这一切幕后的阴谋者。”

    告子告诫道。

    “这方面纪瓷会尽力而为,若无他是,纪瓷这便离开了。”

    折桂令点了点头,面纱下的唇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果然,告子似乎猛然想起了什么一般,说道:“对了,烟都雨宫似乎隐退多时,不知她如今在何地隐居?”

    “嘻嘻,不告诉你。”

    折桂令心知想要引告子上钩,便不能让他看出自己的表演。先前她‘坦白’天华君来意,便已是十分明显的诱饵,若是再继续将地点说出,恐怕反要引得告子的猜疑了。

    对于告子这种谨小慎微之人,最好的方法是引导他一步步调查,让他以为一切都是他小心调查而得来的结果。

    折桂令嘻嘻一笑,转身便离开了风雪学堂。

    杨无木笑道:“折桂令这般性子,有时候当真像一个不曾长大的孩子。”

    “有时候却也老辣的让所有人都心惊胆战。”

    告子深深地看着折桂令离去的背影,心中逐渐有一股不安开始蔓延。

    他与云天心的合作,本就是在互相算计当中进行。双方是合作关系,却也都心知肚明,对方总有一日会将自己铲除。

    正如他不曾对组织内的成员隐瞒云天心的存在一般,他也无法确定云天心是否将与他的联系告之烟都之人。

    婉惜与博娴之间的关系,他也是知情的,因此对于婉惜会选择将事实说出来并不感到奇怪。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在折桂令等人之前,将婉惜击杀!’

    告子低头沉思,眼中杀意闪烁。

    不过片刻之后,告子便很好地隐藏了心中杀意,抬起头对着杨无木说道:“此事有折桂令处理,当无意外,我们可暂且放心。另外,玉修齐三人此回倾力相助,告子于情于理皆当登门拜谢,因此我会离开一段时间,期间学堂之事,劳你费心了。“

    “无妨,此乃杨无木分内之事。”

    杨无木躬了躬身。

    告子点头,扬长而去。

    杨无木目送着告子身影,面露沉思。

    ‘想不到折桂令轻轻一番话便能引得院长有如此异动,他此回离去,当真只是拜谢纵天之冠?’

    想到这里,杨无木又禁不住暗自摇头。

    折桂令这般能耐,怕是自己穷极一生都无法达到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