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怒火横天!-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三百九十三章 怒火横天!

    西武林之地,荒野之外,天华君一人独行。

    “嗯,全道之锋应在西武林范围,只是因何却不能听闻他的消息?”

    与道门七天有缔心之盟,可以快速找到彼此方位不同,垢无尘本非宗上天峰一脉,想要找到他,只能依靠路途上听闻他的消息。

    而以垢无尘嫉恶如仇的性格,所到之地若遇不平,必然会出手相助。

    只是他一路行来,关于垢无尘最近的消息却寥寥无几,不由得让他倍感疑惑。

    就在此时,迎面突然走来了一道熟悉身影,天华君眼中一亮,忙迎了上去。

    “刀胜前辈,你怎会在此?”

    来人正是自佛乡走出的刀天下,他虽欲往铁木林,不过却也认为此事不需太急,因此便没有如何赶路,而是一路闲散而行。

    “嗯?是你,天华君,你怎会在此?”

    刀天下同样疑惑,天华君目前在进行之事,刀天下也是知情之人。按理来说,此刻的天华君应在南武林才对啊。

    “事关虞千秋,详细情况如此。”

    天华君将自己担心虞千秋,欲寻垢无尘相助一事说了出来。

    刀天下听完之后,笑道:“原来如此,前日我方才与垢无尘会面,他似乎正在调查一个神秘的组织,恐怕无暇顾及此事了。”

    “啊,竟有此事?”

    天华君闻言,略微惊讶,不过既然垢无尘有要事在身,的确不好在劳烦他了。

    想了想,天华君说道:“也罢,全道之锋有事需办,此事也不好让他操烦,天华君会另寻他法。”

    只是虞千秋如今情况十分不妙,天华君说完之后,便在心中思索,还有谁人能够在此事之上相助。

    刀天下说道:“你且放心,以虞千秋能为,寻常人无法对他造成威胁。若是刀天下遇见了,也会襄助一二。我目前需往铁木林一趟,便不与你多说了,请。”

    虞千秋一事,刀天下无法给予太多的帮助,因此刀天下也不耽搁天华君的时间,便告辞离去了。

    天华君点了点头,两人道别之后,看向了刀天下来时的方向。

    “刀胜前辈自佛乡方向而来,嗯佛乡,算了,此事不宜将佛乡牵扯进来。”

    就在此时,突然一直信鸽飞来,落在了天华君肩上。

    “嗯?是教尊传信,拆阅。”

    天华君拆开信鸽上的书信查阅之后,顿时勃然大怒,浑身功元一振,惊得信鸽都慌忙扑腾着翅膀飞离,而后一身剑意无法掩饰,疯狂而泄,将周遭林木尽数摧毁。

    然而天华君却顾不得这许多,玄机信上之事,让他心中所藏的杀意瞬间爆发。

    “敢辱道门七天,神封会让你明白何为恐惧!”

    天华君冷声开口,旋即掌上用力,将书信毁去。

    而就在他转身欲离之刻,忽然流光一闪,却是刀天下去而复返。

    “天华君,发生何事了?”

    刀天下看着四周的疮痍,眉心不由得纠结了起来。他方才尚未远离,便感觉到此地突然传来了强大的真元波动,以为是天华君遇险才匆忙回赶。

    现在看来,似乎仅是天华君情绪激动之下所造成的后果。

    “是天华君情绪一时激动了,多谢关心。”

    天华君躬身道谢,心中的愤怒也因为刀天下的出现而被暂时压下,恢复了一丝的清明。

    “这好吧,刀天下前往铁木林也非是急切之事,如果你有需要协助的地方,可尽管开口。”

    刀天下看着天华君尚有些阴沉的面孔,有些放心不下。

    天华君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此事天华君尚能处理,多谢刀胜好意了。此事颇为急切,天华君需即刻动身前往,便不久留了,请。”

    天真君之事,天华君并不准备假手他人。

    宗上天峰的威严,天华君会用神封,亲自捍卫!

    说完之后,天华君便匆忙化光离去,只留下眼神之中仍带有一丝担忧的刀天下。

    “嗯,以天华君的性子,无端暴怒,必是要紧之事。也罢,既然他不愿说,想来应有把握处理。”

    刀天下摇了摇头,但是想到天华君习有神奇的浮生一梦之法,便也有些释怀,转身继续往铁木林方向而去了。

    而同在西武林之地,欲再探恶魔道的裳不归正急急而行,来至中途

    “嗯?气氛不对!”

    蓦地,裳不归脚步一顿,手腕一翻,金石留行在手,谨慎警惕着四周。

    倏然,辞号想起,一道潇洒身影,凌空而降。

    “诗酒江南剑外身,眼惊幻墨带天真。是谁不道君无对,世上元来更有人。”

    航道千书衣袍翻飞之间,身形潇洒如灵兔,轻轻落地,不染尘埃。

    然而双眼之中,却含了一丝冰冷的杀意。

    “裳不归,暗害病夫子,畅和风今日,为友寻仇而来!”

    畅和风一声轻喝,骤然功元爆发,漫天落叶翻飞之间,赫见正心怀曲斜立身前。

    “哦?航道千书畅和风?此事复圣早有谕令,暂息干戈,你难道要违抗不成?”

    裳不归挑了挑眉头。

    畅和风确实风评审价,即便是这般挑衅,裳不归也只是认为他是得知老友身亡而一时冲动而已。

    然而受告子所托,裳不归本已是畅和风欲杀之对象,因此今日一战,注定无法避免。

    畅和风探手一抓,正心怀曲如受牵引般落入了他的手掌之中,而后剑花轻挽,冷道:“航道千书行事,自有定格。今日,你注定无法生还!”

    “嗯?”

    裳不归双眼一眯,同样冷笑开口。

    “哈,前尘岂可漫随风,千古传奇不得通。唯仗笔端无粉饰,豪情拣尽入书中。”

    “航道千书有何能为,写书人一一领教!”

    裳不归一转手中铁笔,凛然不惧。

    两人之间,蓄势待发。身形不动,早有气势交锋,瞬间两人四周气劲横飞,卷起漫天落叶。

    倏然,当疾飞的落叶开始跌落,两人眼中神光一闪,瞬间出手!

    这一场强者交锋,胜过将落谁家之手?

    北武林,荒野之间,同样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急急而奔。

    此人,正是虞千秋!

    武林之中不乏能人,纵使在得知藏灵珠一事被曝光之后他便小心隐匿身形,却仍是躲不开天下人的眼目,时常被寻找到踪迹。

    而为了不将事情彻底闹僵,对于这些追缉他的人,也不能下死手,只好不断地奔逃。

    在他身后,尚有数人紧紧地缀着,其中有儒,有道,有释,更有其他武林侠客。他们都为着各种各样的目的,想要将虞千秋捉住。

    而在远处的高峰之上,一道身影,冷眼觑着这一切。

    “以虞千秋的能为,这些二三流角色当无法奈何得了他。其身后长年所背负的冰棺已经不见,可见藏灵珠已被他所用了,想要达成目的,针对虞千秋毫无作用。”

    拓跋如梦看着远处的追逃,心中暗自计较。

    想要让虞千秋继续收集三教精血,突破口只有他的夫人。

    那么,此时此刻,虞千秋的夫人会身在何方呢?

    拓跋如梦轻声一笑,已是心中有数。

    “虞千秋,你的依仗,拓跋如梦一目了然。”

    轻笑声后,拓跋如梦身形一转,化光离去。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