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伪造的死讯!-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三百九十四章 伪造的死讯!

    未名峰上,天刀传承将近尾声。

    无尽的磅礴刀气弥散整座未名峰山顶,将当中的一男一女紧紧囊括。

    月飞花与刀无心闭目端坐在美人刀之下,吸纳、感悟着从美人刀上所散发出来的刀意。

    倏然,刀无心双眼一睁,竟有无数刀气自其双瞳纳入,弥散在未名峰是的无尽刀气,竟是在瞬息之间,锐减半数!

    月飞花受此影响,睫毛微动似欲醒转。

    刀无心似有所感,信手一挥,原本因骤失五成而隐有混乱倾向的刀气顿时稳定了下来,再次将月飞花囊括。

    “天刀无刀,万物皆刀,刀无心已承天刀传承,今日之后,将以前辈为师。”

    刀无心已承接天刀,整个人气息都产生了变化,不再似以往那般沉浊,隐约间有一股超然之意。

    他朝着美人刀恭敬地跪下,磕了三个头之后,才缓缓转身离去。

    就在此时,月飞花突然停下了吸纳刀气,睁开了双眼看向了刀无心。

    “刀无心,你虽承接了天刀,根基拔升。但是恶魔道绝非你所想那样简单,我希望在我出关之前,你暂时不可动用天刀,否则将引发恶魔出世!”

    美人刀不出,恶魔道不开。

    一旦刀无心在武林之中用出天刀武学的消息传到恶魔道,以那一只恶魔被封禁无尽岁月的扭曲心性,必然会迫不及待地入世,开展盛宴!

    刀无心离去的步伐微微一顿,似在思考。半响之后,他才轻轻点头,说道:“此事刀无心会有衡量。”

    说完,也不待月飞花回答,纵身一跃便离开了未名峰山顶。

    月飞花见状,心中暗自摇头,已经知道刀无心或许会冲动行事了。

    “刀无心武骨悟性的确要超越我许多,眼下美人刀传承,我不过领悟了五成,他却已然将天刀彻底领悟。但是可惜太过冲动,此去可能会感情用事。”

    月飞花轻声叹了一口气之后,也不再多想此事。未来该是如何,便是如何吧。

    想到这里,她摇了摇,再次闭上了双眼,开始参悟起美人刀来。

    而在未名峰下,刀无心下山之后,便急急往堂方向而去。

    他如今根基拔升,一身能为今非昔比。

    这一种巨大的喜悦,他十分迫切地想要和心中最为敬重的南宫大哥分享。

    “想必南宫大哥见我此时修为,必也会大大惊喜。”

    心中想着即将与南宫飞飞再度见面,刀无心面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愉快的笑意。

    于是刀无心足下步伐更快了,然而来至中途,忽然步伐放缓。

    对面一人,红衣红箭,迎面而来。

    “嗯?此人”

    刀无心眉头微皱,看着迎面而来的烟朱,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之色。

    他与烟朱并无交集,但是对于此人却不知为何有一股奇异之感。

    两人步伐都很慢,终在一株老树之下擦肩而过。

    倏然,烟朱步伐一顿,转身看向了刀无心。

    刀无心心有所感,同样转过身来,迎着烟朱那一双同样疑惑的眼神,问道:“朋友,有什么事吗?”

    “你是刀无心?”

    烟朱问道。

    刀无心眉头一条,不答反问。

    “你认识我?”

    “果真是你。”

    烟朱抿了抿唇,努力装出了一副深沉的模样。

    刀无心见他的样子,心中忽然升起了一阵寒气。

    “有一人托我将此物交你。”

    烟朱说着,取出了一个爆过递给了刀无心。

    刀无心内心发寒,却还是强作镇定地接过爆过,拆开一看。

    “啊!!!”

    蓦地,刀无心仰天长啸,浑厚功元骤然爆发,竟是将猝不及防的烟朱震退了数丈。

    “是谁!”

    刀无心怒瞪着双眼,死死地盯着静静躺在爆过之中的两截千织翼断刃,目光泛红,一身凌厉刀芒毫不掩饰,不断地摧残着周身三丈的土地。

    “咳咳,不知。”

    烟朱伤势并未痊愈,受刀无心气势撼动,又引发了旧伤。

    他轻声咳嗽了数下,说道:“他有一句话让我带给你。”

    “千织翼本就想赠与你,只可惜他是等不到亲手将之交你的那一日了。”

    “南宫大哥!”

    刀无心颤抖着双手,分别握住了两截断刃,手上忍不住地使力,任刀刃割破自己的手掌,鲜血潺潺而流却毫不在意。

    突然,刀无心眉眼一动,扬起了千织翼断刃,将之拼凑在了一切。

    一股隐隐约约的剑意波动,竟是缓缓传出。

    “出手之人,是一名剑者!”

    感受到这一股剑意,刀无心冷声开口。

    烟朱说道:“我不过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如今物品已经成功交与你手,我也该功成身退了。”

    “多谢你,可否告知南宫大哥如今埋在何地?”

    刀无心仔细地,认真地将千织翼收好,而后朝着烟朱长揖道谢。

    烟朱摇了摇头,道:“他有交代,让我暂时不可说出。若是有缘,你自然会在不经意之间经过他的坟冢。”

    “南宫大哥”

    刀无心鼻子微微反酸,当初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南宫飞飞便常与他说两人是因缘而聚,将来也会因缘而散。

    而如今,当真是散了!

    “不知阁下姓名?”

    刀无心沉默了片刻,沙哑着声音问道。

    “哈,我不过是武林之中一个人人喊打的角色,替人送物不过是闲来的偶趣,姓名何足挂齿?”

    烟朱哈哈一笑,转身离去。

    刀无心目送着烟朱身影消失,双手忍不住又抚向了千织翼。

    “南宫大哥,这一股剑意,是你留下来给我的指引吗?你放心,刀无心即便是豁出性命,也必替你复仇!”

    “红尘素衣见多识广,必能认出这剑意出自何处,继续前往堂。”

    断刃之上残存的剑意他虽然能够感觉得出来,却十分的陌生。想要循着这个剑意找到杀人凶手,还需要请教见多识广之辈。

    刀无心元功再提,化光而去。

    而在他离去之后,烟朱的身形却是再度出现。

    “咳咳,这刀无心果然不愧人世主的厚望,这般实力,远在我意料之外。嗯事情已经完毕,接下来的发展,也将依照人世主的设定而走下去,我伤势严重,必须在裁决者再度找上门之前疗养完毕。”

    烟朱看了看刀无心离去的方向,微微摇头,一声叹息。

    也不知道叹的是被利用的刀无心,或是叹自己同样不存在自由的一生。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