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四相之地!-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三百九十五章 四相之地!

    地陷,水冻,火炽,风寒。

    四种狂暴的元素交缠,编织出了世间最为奇特的景象。

    四相之地,传说之中的四相之地。

    今天,一道剑者身影,缓缓接近。

    “蜃珠,便在里面吗?”

    李裔文见着眼前奇特之境,心无波澜。

    历史以来,从来无人能够到达四相之地最深之处,因此这个地方的秘密,从来没有人得知。

    世人所知,仅有一字险!

    死亡的险恶,让许多好奇之心过盛的人将生命留在了此地,将凶名撒播向了武林。

    李裔文足下轻跺,而后轻轻挪开了一层泥土,竟是现出了一副破旧的骨骸。

    然而李裔文眼中并不见怜悯。

    生死有命,既然敢闯四相之地,那便须得有死亡的觉悟。

    忽然,四相之地内,一段火焰突然激射而出,目标所知,正是李裔文!

    火焰熊熊,将空气都烘烤的炙热,却无法奈何李裔文。

    但见他一甩衣袖,剑气自发,瞬间便将火球湮灭。

    “尚未进入,便已有感应,进而主动发起攻击么。”

    李裔文抬起手看了看衣袖上出现的一丝皱痕,眉头蹙起。

    他如今所站的位置,应在四相之地外界,但就算如此,四相之地竟也有所感应,进而爆发攻击。

    也难怪在这位置,竟也有死人骨骸了。

    李裔文看着四相之地,只觉得忽然一片迷蒙,心中讶异之际,突感双足冰冻,竟是骤然结冰,并且开始向上迅速蔓延。

    “哼!”

    李裔文皱眉冷哼,元功爆发震碎了冰层。

    “这等寒冰,若是换做根基不足者,恐怕双足已经坏死了。”

    李裔文放眼前方异境,虽感棘手,却没有丝毫畏惧。

    换做常人,恐怕早已勒马回头,然而李裔文会吗?

    “茫茫江浸血,黯黯欲何之。独立三边静,轻生一剑知!”

    李裔文轻吟着辞号,双手后负,一步,踏向了未知的境界。

    四相之地,有何玄虚?李裔文能否顺利取得蜃珠?

    同一时间,西武林之地,裳不归欲往恶魔道,却不料中途遭遇航道千书拦杀。

    “写书人,领教!”

    一声冷喝,震慑全场。

    当落叶下沉之刻,两人身影倏然而动。目光所及,已无人影,漫是刀光,漫是剑影。

    在数不清的金属铿锵当中,两人短兵交接已逾百回。

    以两人为中心,十丈之内,落叶为之一净,草木为之摧折,硬生生地犁出了一个方圆十丈的空荡之所。

    “裳不归,果真不凡,难怪能潜入儒门杀害病夫子。”

    锵!

    又是一式交击,两人各借力道向后退去。

    畅和风一声长啸,正心怀曲同时发出阵阵剑吟。

    “接我一招,泼墨灵飞惊独步!”

    长剑飞舞,畅和风如执笔挥毫,泼墨无踪。瞬息之间,无数小字于焉具现,密密麻麻,笼罩天地。

    “哈,执笔挥毫,裳不归不弱于人!”

    裳不归眼光老辣,一眼便看出了畅和风此招乃是寓书法于剑意,当即一声轻笑,金石留行骤然紧握,同写至极武学。

    “金石留行!”

    铁笔写春秋,裳不归倏然倒提金石留行,横书大字,而后轰然一动,如天倾地陷,威势磅礴。

    两人同是寓书法于武道,一者精致细密,一者大气磅礴。佐以两人无匹根基,瞬引天地异象骤生。

    九霄之上乍起惊雷,狂风呼哨而生。

    随后,两人同声一喝。

    “去!”

    瞬间,泼墨武学汇聚如川河,滔滔不绝冲向了金石留行之招。

    天地之间,轰鸣不断,已让人分不清是雷鸣,或是极招震撼!

    “痛快,喝啊!”

    裳不归一声长啸,元功猛提,持着金石留行,竟是直接冲向了浩瀚经文之内。

    畅和风不甘示弱,同振长剑,飞身而起。

    瞬息之间,天变,地颤。

    乌云急速聚拢,在雷光纵横之间,洒落了倾盆之雨。

    经文轰炸却仍不停歇,磅礴之处,浩劲四扫,竟如横天之物,将漫天雨水都隔绝。

    而在经文当中,两人各自斗力,斗技,同时还须防备着无处不爆发的宏劲。

    痛快凌厉,却也危机四伏!

    倏然,两人又是一击相交,剑与笔死死抵在了一起。

    “裳不归,若你非是杀害病夫子的凶手,畅和风倒是愿意与你交个朋友。”

    “可惜,你我注定相杀!”

    畅和风微微摇头,而后身躯一振,竟是强行将裳不归震退了。

    嗯,他的力量,暴增了三成不止。是秘法,或是先前藏私?

    倒退之中,裳不归瞳孔猛然一缩。

    畅和风的忽然爆发,让他有些惊疑不定。

    “今日一战,可引为畅和风平生最为畅快的一战。只可惜,你我并无知己缘分。”

    畅和风剑指擦过正心怀曲剑身,眼中露出了一丝凝重。

    虽然经过与洪范一战,见识了洪范九畴终极一式之后,让他对自己极限一招更有领悟。

    然而却因为时日尚短,反有些不甚稳定了。

    只不过裳不归是一个罕见的强者,与一名精通如何保持体力的强大杀手搏命,消耗战是最愚蠢的决定。

    因此纵使极招尚不稳定,却也只能一试了。

    “裳不归,下一招,废你修为,擒你回儒门!”

    “航道千书追圣贤!”

    正心怀曲猛然一振,畅和风一身浩瀚功元勃发,无数形态各异的奇文,篆隶楷行交互纠缠,转眼之间,弥漫天地。

    裳不归见此阵势,不由得眉头皱起。

    金石留行到底非是我所擅长的武器,然而问生、道死却不想在此出鞘,嗯

    裳不归紧了紧金石留行,心中思量片刻,已有了计较。

    突然,他哈哈一笑,朗声说道:“畅和风,你可知裳不归本业为何?”

    “一个优秀的杀手,可是从来都不会与敌人硬碰硬的啊!”

    说起这句话,裳不归面色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怪异之色。

    在遇见柳三变之前,他的确从不与人硬碰硬。但是在认识柳三变之后,每一场架,都是硬碰硬的啊!

    “无妨,拿出你最强的姿态,畅和风今日必让你败的心服口服!”

    浩然气劲横生,让畅和风长发飘起,衣袍乱卷。

    即便遥遥对峙,裳不归都能够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剑意,正在他体内快速凝聚。

    然而,裳不归却是丝毫不惧,反是轻蔑一笑。

    乍见他手腕一翻,将金石留行收起,而后展开了吹息身法,数个起落,竟是消失不见了。

    “嗯?!”

    畅和风没想到裳不归还有这一战,竟然临战脱逃,一时心绪波动,极限武学险些无法维持,反伤自己。

    畅和风心中一跳,忙稳住了体内气息,而后缓缓收功。

    “裳不归竟然逃了。”

    畅和风收起元功之后,已经失去了裳不归的身影,不由得眉头微皱。

    今日两人初会,本是最好的下手时机。再来,裳不归必会隐匿行踪,想要再寻得他便十分困难了。

    “不惜一逃,裳不归是个人物。嗯,踪迹已无,再追无益。”

    畅和风站在原地思考了片刻,而后身形一转,化光而去。

    直至他离去之后,漫天经文也随之崩溃,倾盆大雨,瞬间浇灌了这一片甫经蹂躏的大地。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