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诛仙海 破!-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41章 诛仙海 破!

    斜月坪上,一声狮虎啸咏突兀而来,震慑人心。

    李裔文心中一震,不由握住飞凶剑柄。

    “怎会……意癫狂分明已死,这声长啸……怎会如此相像?”

    正蹙眉沉思间,酒河竟如水沸,翻腾不休,旋即一道刺目剑芒,夺命而来。

    李裔文一声冷哼,右手舍了飞凶,略显蛮横地一把握向剑气。雄浑真力凝聚掌间,竟一把将失了后继之力的剑气握碎。

    “不是意癫狂,但却是非常相似。”

    李裔文再度沉思,这种似是而非的感觉,令人抓狂。

    而同时,斜月坪上突来几声闷哼。有人先被啸咏夺神,遭剑气所伤。

    “好一招摄人心魄之剑!单凭此剑意发音,足列上等。”素不凡突然开口,高声称扬。

    “剑意发音?莫非方才长啸,非是人为?”李裔文心中一凛,若真如此,这个疑似意癫狂的剑客实力非同小可。

    儒门杀令亦是呵呵赞道:“吾亦许久未曾见此般别类剑意了,剑意发处,便有夺魄之声同出,确堪上等。”

    两人如此评价,众人亦无异议。加上此人剑意,却是足以评作上等。

    素不凡噙笑颔首,道:“那么,便请最后一位剑者出手吧。私心一句,对于这最后一位剑者,在下可是十分欣赏的。”

    说着,素不凡看向了李裔文所在之处,目光含笑。

    李裔文微微皱眉,走至酒河边上,并指成剑,凌厉剑意欲发不发。

    “去!”

    随着一声低喝,李裔文剑指一引,剑意没入酒河。霎时间,酒河竟似无法承受此等极意,波动不已,同时酒水似被分解蒸发,在快速干涸。

    ………………

    诛仙海之上,鏖战正炽。

    随着叶武夫直挑王权,众人便各施绝式,一时之间,诛仙天柱之上,燃气熊熊战火。

    “哈哈,叶武夫,授首吧!魔武,天陨!”

    血为王沉雄一喝,浩劲勃发,一抬手,便是煊赫武林的魔武名式。

    反观叶武夫,面对旧时盟友极招,面色无波,只得一声轻哼,善恶双身再分,寒刀各画半圈。

    “覆渊。”

    叶武夫口吐名式,元功赫然爆发,双刀挥洒间,竟似沉渊翻覆,气盖山河。

    轰!

    两人极招相对,庞大气劲爆发,震慑寰宇。整座诛仙天柱不住颤抖,势若将倾。

    “好招!”

    王权硬撼叶武夫名式,身形岿然不动。旋即握掌成拳,极力轰向叶武夫善身。

    善身横刀格挡,却不敌王权神力,哒哒倒退。

    王权趁势欲攻,身后恶身却又再度攻来,无奈只得回身反击。

    另一边,垢无尘独对神秘男子碎黄泉,两人凝神相视,不敢轻动。

    陡然,碎黄泉咧嘴一笑,极为渗人。

    “妖邪当诛。”

    垢无尘一声冷喝,率先发起进攻。但见他手中拂尘挥洒,化作蔽天丝笼,直盖碎黄泉。

    碎黄泉只手后负,右手放在身前,缓缓握拳。一股幽绿之气不停自其拳上散发,转眼之间,周围陷入一片妖氛之内。

    旋即,碎黄泉足上用力,一脚将地面踏碎。身形却就此借力,直冲垢无尘。

    “诸天荡!”

    碎黄泉一声沉喝想起,雄拳再捶,尽破垢无尘漫天非丝。

    “噗……”

    垢无尘一时大意,当场被伤,仰天长喷朱红,倒飞而去。

    “垢无尘!”

    藏虚睚眦欲裂,提剑便欲上前相助,却不料一柄死神镰刀,悄然而至。

    “这么不把我放在眼里,真的好么。”

    火火火嘴角噙着邪魅的笑意,衬着俊美面庞,有一种病态的疯狂。

    就在镰刀即将击中藏虚之刻,一线随及时赶到,长剑一挡,架住了火火火镰刀。

    “讨厌。”

    火火火低声嘟囔了一句,旋即手上用力,同时元功暗发,一股极度炙热的火焰疯狂涌向一线随。

    火火火数经造化,功体早已今非昔比。一线随无力抵抗,只觉一股巨力传来,足下不用蹬蹬蹬地不停倒退。同时,一股火焰袭来,一线随勉提功体,一剑斩去火焰。

    火焰顿时被斩作两半,却未因此熄灭,而是继续涌向一线随。

    “啊……”

    一线随霎时受创,眉毛发丝都被燃的蜷缩了,皮肤黑漆漆的。同时一口鲜血压抑不出,狂喷而出。鲜血落地后,竟如沸水一般,不停冒着青烟。

    “啊,该死!”

    藏虚见状,不由得两眉倒竖,回身一剑,凌厉刁钻地刺向火火火。

    同时,垢无尘出突然传出一声锵锒之声,旋即剑芒大作,全道之锋,再展锋芒。

    “道剑,斩身!”

    垢无尘受创之后,即刻明白眼前妖异青年实力非凡,不敢大意,除妖剑即时出鞘,全道之式,应手而出。

    碎黄泉本欲乘胜而击,却不想垢无尘反应如此迅速。当下慌忙抽身而退,然而仍不及剑式急速,胸前衣裳被划破,淌出了丝丝血液。

    “不差,再接我一式。江山一瞬寒!”

    碎黄泉避开垢无尘剑式后,即刻回击。其沉腰立马之间,周遭邪氛为止一滞,旋即愈发凌厉翻滚,似若九幽妖***择人而噬。旋即碎黄泉身形爆冲,一拳轰出,直欲打破天地。

    “道剑,斩念。”

    垢无尘负手背剑,微微闭目,左手一点眉心。蓬勃剑意爆发,围绕在他身周的妖氛,瞬间被尽数搅灭。

    “斩!”

    旋即垢无尘一声厉喝,除妖剑猛然斩落。

    双方拳剑交击,天地似乎为止一滞,阴阳定序。

    叶武夫与藏虚见此,对视一眼,暗中点头。随后各自猛体功体,爆发极招。

    “刀上争锋!”

    “星月俱隳!”

    两人突来极招,血为王面色一变,却不得不并发极招相抗。

    轰……轰……轰隆隆!!!

    三方极招并会,沛然之劲,足有移星换月之能,直令阴阳反覆,天地失序。

    庞大的的诛仙天柱,竟也无法承受此等巨力,不断发出轰鸣之声,随后更是在漫天烟尘之下,轰然倒地!

    诛仙海诛仙海,这依靠着诛仙海,久久矗立,傲视人间的诛仙天柱。今日在叶武夫等人宏伟之力之下,轰然倒塌,只余遍地残垣。

    “吱吱吱!”

    诛仙天柱倒塌,众人各自后退。然而漫天烟尘之中,却突然传来一声异响。

    “不好!”

    藏虚察觉有意,不由得面色大变,想要举剑格挡已是不及。只见眼前流光一闪,一只利爪已经破开了他的腹部。

    “吱吱吱。”

    坤坤儿怒叫,抽出手爪,带出藏虚数条小肠。选后再次挥爪,直取藏虚咽喉。

    “咄!”

    危机之刻,却听闻一声低斥,一道金色‘卍’字猛然在藏虚身前炸开,坤坤儿一时不察,被震得吐血倒飞。

    随后佛光一闪,妙莲华出现在藏虚身旁,连点藏虚数道大穴,方才长舒了一口去。

    “嗯……哼。”

    虽得妙莲华解救,藏虚仍旧重伤,不敌这般沉重伤势,藏虚闷哼一声,昏迷了过去。

    “你们该死!”

    猛然之间,王权怒喝传来,滚滚音波,震的人心神一悸。

    “天铸,衔令者便交由我看顾吧。”一线随走了过来说道。他亦受重创,无力再战,但照顾藏虚,尚可胜任。

    “阿弥陀佛,劳烦了。”

    妙莲华唱了一声佛号,将藏虚交给一线随。旋即,他一步步,踩踏着祥和却又凌厉的佛光,走向王权。

    ………………

    烟都之外,激战正酣。

    人世主携怒而降,气势夺人。一抬手,便是至极之招。

    “苍生·剑游。”

    拓跋如梦一声怒斥,剑指浩茫骤发,凌厉之势,摄人心魄。

    柳三变不敢轻视,心神沉凝,掌中柳神乍现神光,天地之内,似有无尽杨柳依依摆荡。

    “著柳行行。”

    随着柳三变一声轻叱,周遭竟有依依杨柳具现,柳枝随风轻荡,却有无匹威能。

    拓跋如梦身形一动,指尖绽芒,直冲柳三变而去。沿途所过之处,杨柳尽折。

    柳三变见状,柳神猛然向前一点,硬撼人世主指上锋芒。

    轰隆隆!

    啊!!!

    强烈的气劲碰撞,两人身形俱是一沉,双足险地半尺。飓风骤起,肆虐烟都之外,无数烟都士兵受到波及,被绞成粉碎。霎时间,惨叫连天。

    同时,地面不堪此等巨力,纷纷炸裂,百丈之内,地面如蛛网一般蔓延开来,簌簌烟尘弥散。

    “死来!”

    人世主一声厉喝,浩瀚元功再催,指上剑芒愈发强盛,炫人眼目。

    柳三变闷哼一声,身形倒退,唇角溢血。

    刷!

    倒退中,柳三变柳神横挑,斩出了一道剑芒,人世主一时不擦,手臂中招,开始溢血。

    “该死!”

    怒火未熄,又添新创。拓跋如梦心头火盛,两眉一竖,剑指招引间,天问古剑,于焉具现。

    “天问·二气归元。”

    人世主一声厉喝,天问霎时没入高空,俄而一声龙吟,剑龙翻腾着云海,张牙舞爪地扑向柳三变。同时,人世主剑指猛然往地面一点,一道沛然剑意直入泥中,化作另一道狰狞剑龙,袭向红尘素衣。

    “见柳知根。”

    面对人世主必杀之招,柳三变不敢有丝毫懈怠。指肚在柳神身上一擦而过,锋利的贱人破开手指的皮肤,霎时间,鲜血盈满了柳神之身。

    随后,柳三变柳神猛然柱地,一株柳树虚影快速浮现,遮天蔽日。无数柳根迅速地深入地面,与地底剑龙缠斗。

    吟!!!

    蓦然,高空之上龙吟乍响,剑龙竟是自碎其身,浩大的气劲尽化作了遮天蔽日的剑气,席天卷地而来。柳树虚影虽奋勇而挡,却终究难敌剑龙之威,被斩的破碎。

    噗!

    柳树虚影破碎,柳三变如遭重击,大口吐血。与此同时,失去树根缠绕的地底剑龙,快速前进,一头撞入柳三变怀中。

    喝啊……

    红尘素衣一声惨呼,身形被高高抛弃,鲜红高吐,如若血雨降临。随后身躯跌落,费尽万难才缓缓站起。

    “再一招,完纳你的劫数。”

    拓跋如梦眼神一冷,欲下杀手。就在此时,烟都之内,狮虎啸咏之声蓦然大涨。

    “不妙!”

    拓跋如梦面色一变,竟是舍了柳三变,身化流光,冲向了烟都之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