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听风问雪!-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三百九十七章 听风问雪!

    酒庐之中,因求飞掣直言,让素不凡面色瞬间凝重了起来。

    他收起了酒壶,一身的醉意也似乎在瞬间消失不见。

    素不凡盯着求飞掣看了许久,并没有说话。

    求飞掣知两人初见,素不凡心有疑惑也是正常,便继续说道:“实不相瞒,晚辈乃是受了红尘素衣的指点而来。至于问天高此人,晚辈似乎认识,但是又好似有一些不同。听红尘素衣所言,前辈与之相熟,或许在前辈这里能够打听到一些消息,故而才冒昧前来拜访。”

    “原来如此,是柳三变那小子指点你来。”

    素不凡面现恍然,旋即吧唧了嘴巴,先前消失的醉意似乎又涌了上来。

    他轻轻晃了晃头,说道:“既然是柳三变指点,想来你也不是别有用心之人。这样吧,你先说说问天高这家家伙像谁。”

    虽求飞掣搬出了柳三变的名头,素不凡却还是没有完全放下防备。既然求飞掣要问,不如让他自己先说吧。

    求飞掣却是定定地看着素不凡,眉头深皱,陷入了纠结当中。

    以酒池剑莲的为人,当不会是阴谋之人,应当足以信任。

    求飞掣心中思量,目光频频看向了素不凡,最终还是决定信任他一次。

    自从他将自己心中的秘密与柳三变分享之后,早已经换了一个思考的方式。凭借自己一人,恐怕终其一生都无法调查清楚太极宫覆灭的原因。

    反正如今也得柳三变等人协助,倒不如走向台面,用自己当做诱饵吸引暗中之人的注意力。

    如此,即便自己身死,柳三变等人必也能够从此得到讯息。

    想到这里,求飞掣长舒了一口气,似乎放下了心中的枷锁,看着素不凡轻道:“晚辈认为问天高,当是听风问雪公子万俟。”

    “哦,公子万俟啊,没听过嗯?万俟?!”

    素不凡本想说不曾听过的名号,却忽然一个激灵,身上醉意再次消退,一双浑浊眸子圆瞪。

    求飞掣受素不凡眼中剑意所惊,不由自主地连连倒退。

    “前辈。”

    求飞掣直退了数丈距离,那股如芒刺在背的感觉才消减了许多。见素不凡仍是那一副惊讶的模样,不由得喊了一声。

    素不凡瞬间回身,也知自己失态,但是却没有在此事多说,而是沉声说道:“你的身份。”

    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老头儿现在心情很沉重,希望你不要消遣我。”

    求飞掣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不错,正是太极宫少宫主,听风吹雪公子万俟。晚辈求飞掣,太极宫司卫长。”

    “太极宫”

    素不凡双眼放空,低声呢喃。

    太极宫之事,他自然不会不知,只不过与这些人并无相交,故而没有太多的关注而已。

    只是想不到,原本以为与己无关的事情,会突然来到自己的身上。

    素不凡视线凝聚,看向了求飞掣,说道:“关于此事,老头儿也有一些了解,你既选择坦白,素不凡也不欺瞒。”

    “实话与你讲,问天高的来历,我也并不清楚。当年我四处采集酿酒材料的时候,在一处大河之上遇见了他。当时他身受重创,漂浮在水面之上,我便将他救了起来。而他醒来之后,似乎前事尽往,至于问天高的名号,也不过是他后来自取的。”

    说到这里,素不凡皱了皱眉头,继续道:“以往不曾往这方面猜想,如今听你这么一说,我遇见问天高的时候,的确是太极宫被覆灭不久的事情。”

    “当真!”

    求飞掣心中一喜,欣喜之情溢于言表。若真如素不凡所言,问天高很有可能便是公子万俟!

    当年公子万俟号称太极宫资质第一,在那个时候便已经不输于一些老牌先天。如今这许多年过去了,以他的资质,必能走到更深的境界。

    有他带领,求飞掣心中更有了拼搏之心!

    “素前辈,还请告知少主下落,求飞掣必会设法助他寻回记忆。”

    求飞掣朝着素不凡深深鞠躬。

    素不凡却说道:“很抱歉,问天高行踪一向随意,老头儿并无确切之地,不过他一向喜欢流连酒肆之地,你或可依此寻找。”

    “嗯,好,多谢前辈指点,晚辈便不再叨扰了,请。”

    与素不凡一探,求飞掣心中几乎已经确定了问天高的身份,心中十分急切地想要需找到问天高,当即不再停留,匆忙告辞离去。

    素不凡看着求飞掣离去的身影,忽然轻声一叹。

    “问天高,本就对你眼中那连自己都察觉不到的郁烦而疑惑了许久,却想不到你竟还有这样的前尘往事。太极宫的成立,触碰到了许多人的利益,你将来所要面对的,恐怕是一重接一重的生死险关了。”

    素不凡感叹了数句,摇头晃脑地便又走入了草庐之中。

    中阴界之内,依旧是浩兮荡兮的空冥之感。

    天华君手持神封而行,丝毫不受此地异常的环境所影响。

    他眼沉,心沉,剑更沉!

    一步一步,信心而行。

    骤然,前方光芒一亮,走出了一名耆耋老者,正是当初虞千秋所见,曾侍奉在天真君身侧的剑侍。

    “请止步,天华君。”

    剑侍走到了天华君身前,高声一喊。

    “嗯?你,你是当年天真君的剑侍。”

    天华君双眼微微眯起,隐约间从剑侍苍老的面容之中,认出了他的身份。

    “正是我。”

    剑侍朝着天华君躬了躬身,而后说道:“此地非是天华君涉足之地,还请天华君就此回转吧。”

    “哈,非天华君该来之地?”

    天华君哈然一笑,神封一摆,冷声说道:“道门七天,荣辱与共。天华君因何前来,想必你已经有所猜测。如今,你还要挡我吗?”

    “何必呢?何必呢?”

    剑侍轻轻摇头,一脸的无奈。

    天华君却是眉头微皱,冷声说道:“你不是剑侍,你是谁!”

    说完,不待剑侍回答,神封横扫,竟出剑芒直接攻击。

    剑侍猝不及防,身躯顿时溃散。随后淡黄光芒闪烁,莲花香溢,赫然听闻

    “世间花叶不相伦,花落尽盆叶作尘。只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

    天真君身形无端凝聚,本是恬淡的双眼看向天华君,却有了一股无奈之感。

    “天华君,你又是何必呢?”

    天真君摇头叹息。

    两人隔世再会,又将会引出怎样的故事?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