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再探恶魔道!-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99章 再探恶魔道!

    夜,星稀,月黯,风寒。

    极目而视,不过丈许距离,正是伏杀潜入的最好时机!

    恶魔道之外,一道身影悄然欺进,无声无息。

    正是为解心中疑惑的裳不归。

    当日最后助他离去的一剑,给他的感觉十分强烈,那很有可能便是《胡笳十八拍》的剑招。

    也就是说,传说中恶魔道的二当家,华风藏剑·御长空很有可能便是刀天下所说之人。

    裳不归二次暗访,已经是轻车熟路。快速穿越了黄泉之雨后,裳不归便按照当日前进的路线小心欺进。

    熟料来至中途,忽然面色微变,匆忙闪身一旁,小心翼翼地隐藏了身形。

    片刻之后,三名手持出鞘兵刃的大汉自恶魔道内走了过来,看其方向,似乎是要离开恶魔道。

    裳不归眉头微皱,将身形隐藏得更深了。

    很快,三名大汉便经过了裳不归藏身之地,只不过他隐藏的很好,三名大汉也明显心不在焉,并没有发现裳不归的身影,反而是自顾着小声窃谈。

    “我说曲大秘也是闲着没事儿,恶魔道何等威名,哪里会有这么多不长眼的人赶来挑衅?无端要求我们日夜巡查,当真是仰仗着魔首的威风,对我们各种颐指气使啊。”

    “不错,早就看这个小白脸不顺眼了,整天一瘸一瘸的,每次见他都想一刀上去弄死他!”

    “唉,也别这么说,曲大秘身上也有我们所没有的,至少当日那个叫李裔文的家伙强闯进来的时候,曲大秘就敢独自拦截他啊。”

    “李裔文……”

    说起这个煞气,三人忍不住一个哆嗦,显然又想起了那一日的可怕之处。

    即便是他们这些身居恶魔道的恶人也不得不承认,那个男子,比他们更像恶魔!

    ‘李裔文强闯恶魔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暗处的裳不归闻言,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心中暗自疑惑。

    最开始贬低曲伏的大汉冷哼了一声,说道:“不过是仰仗着魔首而已,若是当日魔首不出现,恐怕他也逃不过那人的一剑!”

    “好啦好啦,我们还是认真巡守吧,万一真有人不知好歹溜了进来,我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哼,他们在里头大鱼大肉,偏让我们在这里吹风挨饿,我们当初进来为的就是能够活得痛快潇洒,可是如今条条框框反倒是比在外面更多了。”

    几人越说越远,声音逐渐不可听闻。

    裳不归闪身而出,看着三人离去的眼神之中,犹带疑惑。

    不过虽然知道了李裔文曾经强闯恶魔道,但是却也知道李裔文并无意外,先前读书堂一役还生猛地直接将无问西东这名传说之中的女剑神打吐血呢。

    “嗯,此事暂且按下,有机会再询问李裔文。恶魔道忽增守卫,想来应是与他们口中所说李裔文强闯有关,看来我这一回的潜入,不能想上次那般轻易了。”

    “不过作为最优秀的杀手,虽然退役了,但是想要潜入守卫不算森严的恶魔道,同样轻而易举。”

    裳不归心中冷笑,一甩衣袍,身形倏忽而动,不着痕迹地朝着恶魔道之内而去。

    不得不说,曲伏的确是自李裔文一事当中汲取了足够的教训,安排的守卫虽不至于用天罗地网来形容,却也是一波紧接着一波,几乎没有太大的破绽。

    若非是这些负责守卫的人向来散漫惯了,即便是在曲伏强压之下不得不前来站岗,却也是依旧是毫无纪律,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闲聊,没有丝毫的警惕之心。

    纵使前不久方才出现了裳不归夜探,李裔文强闯的事情。

    但是这么多年来,也不过是出现了两次特例而已,哪里需要这么紧张?

    他们都觉得是曲伏太过胆小了,但是慑于祸苍生的威严,不得不忍住心中不忿,听命行事而已。

    也幸得如此,裳不归方能悄无声息地穿越守护网,来到了村庄之中。

    “嗯,此回目的明确,乃是为寻御长空而来,加上如今恶魔道增加了守卫,当寻偏僻之处行走。”

    入了村庄之内,裳不归左右看了看,便觉得沿着村庄边缘而进去,却不想在远离了村庄路口之后,竟是被人发现了行踪、

    “谁!”

    一声苍老的低喝突然自前方的草庐之中传来,旋即一名身形佝偻的老妇人窜了出来。却正是当日受裳不归劫持的那名老妇人!

    “嗯?这股气味,不对!”

    老妇人忽然面色一变,察觉到了这股气味十分熟悉,忙转身要逃。

    然而裳不归岂会让她如意,身形一动,金石留行便抵在了她后心之处。

    “不要动。”

    裳不归冷喝了一声。

    “好,我不动,好汉你莫要杀我。”

    老妇人欲哭无泪,为什么她都搬迁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了,还会被人找上门。

    裳不归这时也发现了眼前老妪十分眼熟,不由得奇道:“你怎么挺眼熟的,啊,是上次被我劫持之人。”

    “是,正是老身。”

    裳不归奇道:“你不是住在村口么,怎么会到了这里。还有,你是如何能够发现我的?”

    裳不归的确疑惑,眼前这老妪虽然实力不差,但绝算不上太强。如果说之前尚能与柳无方一战的话,以柳无方如今不断精进的实力,百招之内必能败她。

    可偏偏就是这实力一般之人,却能够瞬间发现他的行踪。

    “这,这……”

    老妪忽然有些扭捏,但是感觉到背后兵刃的森寒,纵使有些迟疑,还是很老实地说道:“老身觉得恶魔道越来越危险了,继续居住在村口位置可能会有性命之忧,便搬迁到此地。”

    “你倒是颇会见机行事。”裳不归赞了一句。

    老妪继续说道:“至于能够发现好汉的行踪,乃是因为老身鼻子天生比较灵敏,能够嗅到壮士身上的气味而已。”

    “身上的气味?”

    裳不归疑惑地重复了一句,旋即嗅了嗅自己身上,却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气味,心中明白可能这是老妪天生的特殊异能。

    老妪这时说道:“好汉啊,自从你们闯过恶魔道之后,老身已经洗心革面,不再参与恶魔道之中的杀戮了,你就饶了老身一命吧。”

    裳不归想了想,这老妪身负特殊异能,未来说不准会有用上的一日,便说道:“鉴于上次你配合良好,我愿意信任你。”

    说着,裳不归将金石留行收起,问道:“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不可否认你这种特殊的嗅觉让我升起了兴趣,你叫什么名字?”

    “老身名唤信冷寒。”

    “信冷寒,嗯……你既然无心杀戮,何不离开恶魔道?”

    “老身哪里敢啊。”

    信冷寒也十分无奈,她实在是被那一日李裔文恶魔一般的模样吓破了胆子,只是一入恶魔道,便要接受恶魔道的管辖,擅自离去,要事惹起了祸苍生的不悦,很可能不回他派人追杀。

    信冷寒将这其中缘故说了一遍。

    裳不归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祸苍生之事,我们不可能不管。若是你能在此间提供一些帮助,未来我也必会保你一命,让你安然归隐。”

    “这,多谢好汉,多谢好汉,信冷寒必然全力配合。”

    信冷寒慌忙道谢,但旋即又有些迟疑地说道:“只是老身所知不多,上回也全数告之好汉了,这个……”

    “无妨,若有需要,我会找你协助的。”

    对付恶魔道,裳不归并不指望信冷寒能够帮上太多的忙。他所看重的,不过是信冷寒那特殊的嗅觉而已。

    裳不归继续道:“你可知御长空现在何处?”

    “你找二当家……嗯,在恶魔道深处,有一处小小的枫树林,据传闻二当家长年都在其中闭关。”

    信冷寒本想问裳不归找御长空何事,但转念一想自己如今乃是对方的阶下囚,哪里能问为什么,当即忙将自己所知说了出来。

    裳不归点了点头,道:“好,记住不可声张。”

    裳不归说完之后,身形一动,再次隐没在了黑暗之中。

    脱离危险,信冷寒擦了擦冷汗,心中一阵后怕。

    ‘即便是加大的守卫,对方也能轻易潜入,看来恶魔道当真是气数已尽了。能以此投靠正道,也不失为是保命之法。’

    信冷寒看得清楚,虽然恶魔道强大,但是这些恶人并不是团结一心。

    而且中原正道,强者何其之多,单凭恶魔道,又怎能与之抗衡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