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以身为饵!-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四百零七章 以身为饵!

    “呵呵哈哈哈,天魔乾元,好久不见了。”

    天魔身后,一团火焰忽然虚空凝成,而后迎风便涨,竟是化出了火火火的身形!

    “嗯?是你,火火火。”

    天魔瞳孔猛然一缩,看向了火火火的眼神之中,充满了讶异。

    虽然早便觉得此人十分诡异,但是当时的火火火尚不入天魔之眼,然而此刻相逢,火火火一身能为,竟让他都有些看不透了!

    而且,仅是这般与他对视,便觉得似乎有一团火焰在心中汹涌地燃烧,好似随时都要将自己焚烧殆尽。

    火火火,早已经今非昔比了。

    “是我啊,你惊喜吗?呵呵哈哈哈。”

    又是一阵熟悉的癫狂大笑,火火火挥舞了手中的死神镰刀,忽然并起了双指贴在唇上,给天魔送了一个飞吻。

    天魔眉头微皱,定定地看着火火火,而后问道:“江湖传言,在当日近漠林一战之后,你中了李裔文剑招便销声匿迹,因何”

    “因何功体不降反升是吗?”

    想起了当日让他功体瞬间落空的剑招,火火火眼中也忍不住闪过了一丝恐惧。

    但是很快,这一种恐惧又被另一种狂热所掩盖。

    他仰天癫狂大笑。一脸狂热地说道:“呵呵哈哈哈哈,因为伟大的火焰之神,赐予了我不死不灭的能力啊。”

    此人疯疯癫癫,话语难以尽信。只是那火焰之神是何来历,又或者当日他其实并没有中李裔文剑招?

    天魔不再说话了,而是看着火火火,心中思绪急速转动。

    火火火突然伸出了左手食指,竖在了唇前,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似乎在表示天魔不用继续猜测下去。

    “火火火,直说你的来意吧。”

    天魔摇了摇头,火火火太过神秘,自己对他一无所知,继续猜测下去,主动权完全被他掌握,不如自己单刀直入罢。

    自己与火火火并无交情,再加上如今王权已死,同僚的身份也已经破灭。火火火找他,绝不可能是叙旧而来。

    “呵呵哈哈哈,天魔,我们来搞一件大事情了吧。”

    火火火仰天一笑,忽然凑近了天魔身边,低声说话。

    半刻之后,饶是以天魔城府,也忍不住倒退了两步,面色惊疑不定。

    “如何,有没有这个兴趣?”

    火火火咧嘴一笑,虽然是疑问,但是心中却似乎早已经知道天魔会作何选择。

    天魔低头沉思,原地踱步不已。

    火火火所言,的确引起了他的兴趣。再加上他本就因紫气的原因,假意投诚的妖尊,依照火火火所言,说不准还能找到真正拥有紫气之人。

    许久之后,天魔说道:“火火火,关于你所说的,我会考虑。乾元尚有他事在身,便先告辞了,请。”

    依照火火火所言,自己无疑是需要当一回急先锋,其中自有不小的风险,他需要好好考虑,再见机行事。

    天魔躬了躬身之后,便化光离去。

    “天魔乾元,你会答应的,呵呵哈哈哈。”

    火火火目送着天魔离去,唇角勾起了一抹志在必得的微笑。

    “这一抹火焰化身还有部分的能量,该用来做什么呢?啊,好久没有杀秃驴了,我去杀几个玩玩吧,呵呵哈哈哈。”

    火火火癫狂一笑,正准备转身离开之际,忽然发现一个蓬头垢面的残疾之人正缓缓走来。

    他破面,残身,折手,开腹,瘸腿,断足!

    “嗯?”

    火火火双目微凝,心中隐约浮现了一丝不安。

    这个跛子是谁,因何会让我心中如此不安?

    火火火双目微凝,心中惶惶,便决定低调离去。

    然而

    赫见来者单手直竖,如合十一般,体内佛芒骤然大作,澎湃功元,直压火火火火焰化身不住黯淡。

    “诛仙海余孽,伏诛吧!”

    “渡生释迦!”

    骤然,佛光大作,释迦临世,悯世一掌,直接将火火火的化身湮灭。

    “可恶,该死的秃驴!”

    火火火只来得及骂了一句,便彻底消散。

    “问道年来八百多,我今去佛入修罗。漆雕身骨凭摧折,无悔光明忏血歌。”

    来者面无表情,灭去了火火火化身之后,一瘸一瘸地,走向了未知的远方。

    西北武林,群峰之间,两道身影正地毯式地搜索者什么。

    许久之后,两人对视一眼,缓缓摇头。

    “除去了一开始你所说的地方确有人曾生存的痕迹,方圆十里范围之内,再无痕迹。”

    尸罗圆谛缓缓摇头,眉头深皱。

    他与垢无尘本意乃是调查那神秘组织栖息之地,希冀能够从此获得一丝半缕的线索,只可惜对方十分谨慎,并没有留下任何一丝的痕迹。

    垢无尘也叹道:“确实,他们必然是一个十分成熟的组织,有着森严而成熟的纪律,否则绝对做不了这么干净利落。”

    如今线索已失,想要再次追查起来,也难以找到突破点了。

    戒座却忽然说道:“尸罗圆谛心中倒是有一计策,只是有些冒险,不知全道之锋意下如何?”

    “哦?愿闻其详。”

    垢无尘精神一振,赶忙开口。

    戒座点了点头,正要开口却忽然面神一肃,猛然看向了垢无尘身后。

    垢无尘同样心有所感,豁然转身,大喝了一声。

    “谁!”

    然而喝声落下,四周一片寂然。忽然一阵风吹过,拂动了树叶婆娑。

    垢无尘两人对视了一眼,各自明白了对方心中的猜测。

    戒座忽然微微一笑,说道:“尸罗圆谛心中所想,乃是太极宫既是他们所划出的禁地,那我们不妨直入对方敏感之地当中。”

    既然无法查出对方的行踪,那便直接以身做饵,挑战对方的敏感之地!

    只是如此做法,太过危险。戒座又部署了一番,两人一明一暗,各自行动。

    垢无尘点了点头,十分认可尸罗圆谛的办法。

    “戒座此计妙极,若是见机得当,说不准我们还能趁此机会,擒住对方一名主要干部。”

    “倒是劳你犯险了,我们走吧。”

    两人对视一眼,各自架起了遁光,往着太极宫遗址而去。

    而在两人远离之后,山林之间,忽然走出了一道身影,正是航道千书畅和风!

    他此刻注视着两人离去的方向,眉头微皱。

    垢无尘与佛乡戒座一同行动,想要继续暗招伤他,难矣。

    就在畅和风心中思考阴谋的时候,忽然心中一凛,转首看向左侧。

    那里,一人正自愁而来,向愁而去。浅绿色的衣袍猎猎飞舞,与苍白的发丝纠缠。一双剑眉之下,本应神武的星眸却凝聚着浓的如墨一般化不开的哀愁。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