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巧合?-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四百零八章 巧合?

    西北武林,群峰之间,畅和风与莫伤春意外相逢。

    嗯高手!

    畅和风内心警惕,莫伤春的意外出现,让他心生怀疑。

    然而莫伤春却对他视而不见,径直离去。

    两人擦肩而过。

    畅和风却忍不住转过身来,看着莫伤春的身影逐渐隐没在山林之间。

    “此人不凡,但是为何却从不曾听闻?他出现在这里,是巧合,或是某种警示?”

    虽然莫伤春已然远离,身形都被山里所遮蔽,畅和风却仍是不曾收回视线,仿佛即便是隔着山山、树树,依旧能见着那如忧愁化身的身影一般。

    “他,到底是谁?”

    畅和风低头沉吟片刻,最终举步,随着莫伤春离去的方向而行。

    鸣翠山,深柳堂之中,柳三变独自品茗。

    稍作歇息之后,柳三变便将鸣翠山法阵阵基大致布置妥当,现在只需要等意怀天到来,让其留招蜃珠之上,再将蜃珠放入阵法中心,大阵便可完成。

    “嗯,算算路程,意怀天也将抵达堂了。”

    柳三变屈指一算,低声自语。

    就在此时,忽然流光一闪,现出了面带焦急之色的天华君。

    “是天华君,神色着急,是发生了何事?”

    柳三变见向来沉稳的天华君这般神色,也不由得面色微变,忙起身迎了上去。

    天华君左右看了看,见堂似乎并无意外之事发生,不由得暗中舒了一口气,心道幸好自己赶得快。

    “确有一事,对了,凌香梅现在何处?”

    天华君点了点头,然后问道。

    柳三变道:“虞夫人日前心有所悟,闭关突破武境,已经有数日的时间了。”

    “嗯,那便好。”

    天华君舒了一口气,两人坐定之后,才说道:“事关一桩很有可能会发生的阴谋,详情如此。”

    天华君将中阴界一行之事说了出来,并且把自己的猜测也一一道出。

    柳三变闻言,忍不住面色大变,霍然起身。

    “什么?你说人世主尚存人世?”

    不怪乎柳三变不可置信,当日博娴布下了重重计策,又有诸多强者援手。烟都之中,更是有叶武夫等多人一同针对拓跋如梦,将他彻底重创,最后引火。

    如此环环相扣的计策,即便是以柳三变的目光看来,也是没有丝毫的纰漏之处。

    那么,拓跋如梦是如何死而复生,或者说是如何瞒过众人眼目,诈死而逃呢?

    天华君不可能拿此事开玩笑,也就是说人世主很有可能的确未死。

    柳三变复又坐了下来,只是眉头依旧紧皱着,显然对于此事一时间难以接受。

    天华君说道:“我初时也的确如此不可置信,但是我相信天真君,人世主,必然还存活着!”

    柳三变点了点头,忽然他眼中一亮,抬头看着天华君,说道:“天华君,方才柳某忽然想到了一人,你知道是谁吗?”

    说完,不等天华君回答,柳三变又自顾地说道:“是南宫飞飞!”

    南宫飞飞的出现,正好是在烟都被毁之后。而且此人一直高深莫测,让柳三变下意识地对他心生提防,这未必是空穴来风之事。

    “织梦人吗。”

    天华君眉头微微皱起,也不知是认可或者怀疑,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似乎武林道上也有一段时间不曾听闻织梦人的消息了,红尘素衣你可有他最近的行踪。”

    “两个消息。”

    柳三变轻抿了一口香茗,平复了下内心的波动,而后将他与烟朱联手击伤裁决者,以及刀无心拿着千织翼断刃来堂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得天华君面色逐渐凝重。

    “听你所言,确实越来越有种织梦人便是人世主的感觉了。嗯刀无心拿着千织翼断刃,他是在谋算着什么吗?”

    “刀无心心中有着一抹很坚持的善良,相信他吧,此事只能让他自己抉择。”

    天华君点了点头,说道:“言归正传,天华君此来乃是要提醒,对方很可能会猜到凌香梅正在堂之中,因此将风声透露出去。”

    一易知天收集三教精血的目的必不单纯,而虞千秋身上已有了佛、儒两教的精血。

    以拓跋如梦的城府,他绝对不会选择取来虞千秋身上的精血,然后自己再去收集道教精血,反而会迫使虞千秋继续完成此事。

    而对于人世主逼迫虞千秋的办法,两人一目了然。

    柳三变说道:“你们且放心,柳某必尽全力,护全虞夫人。”

    天华君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旋即又摇了摇头,说道:“此事万不可让凌香梅得知,否则以她的性子,恐怕会不顾一切地离开此地,寻找虞千秋。”

    “这个柳某省得,堂法阵重建在即,完成之后将会终日开启,避免有心人的窥视。”

    两人商谈之间,堂之外忽然再传脚步之声,两人看去,却见意怀天沉默而来。

    “是你来了。”

    柳三变起身迎了上去,随后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柳无方的身影,便知道他暂时不想回堂了,因此也没有过问。

    意怀天点了点头,说道:“红尘随意,意怀天即将回返狮虎族,父亲一人在外,还请红尘素衣多多襄助。”

    说完,意怀天朝着柳三变深深鞠躬。

    柳三变忙伸手搀扶,不让他行此大礼,口中说道:“哎呀,你言重了,攀花手修为高强,根基深厚,是柳某需要攀花手多多襄助才是啊。”

    天华君一旁笑道:“你们互相关注便可了。”

    柳三变两人相视一笑。

    意怀天道:“也请转告李裔文,胞弟之仇虽可暂放,却无法忘记,让他好自为之吧。”

    “嗯,柳某会转告。”

    柳三变点了点头,心中知道关于意癫狂之死,如今的结果已经算是最为平和的了。

    “我们父子外出已久,族中之事已经堆积不少,红尘素衣我们开始吧。”

    “不知意怀天该如何施为?”

    狮虎族当中如今是什么情况,意怀天心中有数。重视有意狮、意虎两人代为处理,必也无法压过族中强势之人,因此他需要早日回归。

    柳三变取出蜃珠,说道:“既然如此,柳某也不耽搁。此乃蜃珠,此回用以做重要阵基之物,还请壮士留存一丝剑意在其上。”

    “仅是如此吗?”

    意怀天并指成剑,瞬间身周剑意弥漫,隐约可听闻阵阵压抑的狮虎吟啸之声。

    而后他剑指一点,便留存了数分剑意与蜃珠之上。

    “足以,多谢壮士了。”

    意怀天摆了摆手,说道:“相较于红尘素衣之恩情,这一点不算什么。既然事情已经办妥,意怀天便先离开了,告辞。”

    意怀天躬身道别,而后转身离去。

    天华君道:“经历生死一遭,意怀天心性沉稳了不少。看来狮虎族要再出一位英明的首领了。”

    柳三变笑道:“这不好吗?只有英明的首领,才能保持狮虎族不再有入侵武林之心啊。”

    天华君点了点头,其中关窍他自然清楚。当初狮虎族想要趁乱称霸,还是他们数人与博娴联合镇压的。

    “天华君请稍等片刻,柳某将蜃珠放置阵法中心,先将法阵激活。”

    柳三变笑了笑,走向了堂的中心之地,口念咒法,瞬间蜃珠发出莹莹白光,而后没入了地面。

    片刻之后,鸣翠山上空泛起了阵阵波澜,隐约之间,可狮虎吟啸之声不绝于耳。

    柳三变法诀掐动,顿时狮虎吟啸之声消失。

    “嗯,如此便算完成了。”

    柳三变点了点头,重回到老柳树下。

    天华君说道:“寄托了意怀天特殊剑意的法阵,的确能够很好地针对那些数量众多而根基底下之人,看来先前一役,让你印象深刻啊。”

    “如何能印象不深刻?”

    柳三变苦笑,自家大本营的被人直接打了上来,这种经历恐怕是今生难忘了。

    忽然,就在此事,堂外传来了闹动的声音。

    两人对视了一眼,心中不由得泛起了不安的感觉。

    而在鸣翠山的远处,人世主拓跋如梦含笑而立,注视着鸣翠山的情景。

    法阵修复了吗?那又如何,柳三变,面对这些道门之人,拓跋如梦倒要看你如何应对。嗯?谁!”

    拓跋如梦心中正得意之刻,忽然面色微变。

    于此同时,在他的身后,熟悉的辞号再度响起。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消魂,酒筵歌席莫辞频。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赫见莫伤春一步一踏,缓缓走到了人世主的身后,一双满是哀愁的眸子,定定地注视着他。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