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审罪!-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四百零九章 审罪!

    鸣翠山,深柳堂之外。

    忽然传来了阵阵闹动之声,柳三变两人望去,却发现十数名道人神情激愤,不请自来,围聚在了鸣翠山之下。

    若非是阵法新启,恐怕这些人便要直接登临堂了。

    柳三变与天华君听闻声响,却没有直接露面,而是在暗中窥视。

    “好快的速度。”

    天华君震撼开口,以目前道门与堂的关系,前阵子还动员替堂重建,如今这些道人如此神情而来,原因为何,不消他人说明,自一目了然。

    天华君看了看一旁神情凝重的柳三变,抿了抿唇,忍不住说道:“红尘素衣,看这些人的服饰,应是来自不同的道观,恐怕是被煽动的道观所派遣而来的代表人物,你要如何处理?”

    他细数了一下,共是十三名道人,他们身上的服饰都有一些细微之处的诧异,应是来自不同地方。不过看他们面色同样的神情激愤,应是较为激进之人。

    这样的人,恐怕不好打交道了。

    果不其然,这边柳三变还没有说话,那边道人们便先叫唤上了。

    “红尘素衣,请出来一会。”

    “藏灵珠乃是道门之物,红尘素衣速速将凌香梅交出,否则休怪我等不念过往情谊。”

    “红尘素衣,速速现身!”

    道人们受法阵所阻,无法进入,只得在外大声呼喊。

    柳三变眉头微皱,忽然并指成剑,元功运转,指上一点浩茫乍现,随后奇术再现。

    “天地有灵,万化定声,疾!”

    柳三变指画玄奇,脚走奥妙,伴随咒印落下,虚空忽地一阵波动,山下道人们的叫唤之声竟尔消失了!

    “嗯?这”

    天华君眼神微变,一脸的惊奇。

    柳三变笑道:“一些小把戏而已,他们的声音,可不能让虞夫人听闻。”

    凌香梅虽然贤淑聪慧,平素里皆能以大局为重,然而柳三变看得出来,她的内心实则极度刚烈,若是让她知道此事发展成现在的情景,恐怕会不顾一切地去寻找虞千秋,与他共同面对一切。

    那个时候,便是柳三变有负虞千秋所托了。

    天华君说道:“只是不曾想红尘素衣在奇术一道,竟也有这般高深的造诣而已。”

    说到这里,天华君忽又摇头失笑,慨然说道:“若是天真君尚在,与你想必会颇有话题可说。”

    天真君与柳三变颇为相似,同时熟读经典,长于奇术,更具智谋,只可惜

    想到天真君如今的情况,天华君面色的笑容不由得带上了一丝苦涩。

    柳三变说道:“以往与博士生闲聊,曾多次听他提起天真君。博娴心怀退隐之意,天真君本是他原先所属意的接班人,只是想不到。”

    柳三变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天真君的亡故,的确是正道的一大损失。

    天华君笑了笑,并没有太过感伤,而是将话题拉回了眼前。

    他下巴点了点山下的道人,问道:“这些人你打算怎样应付?”

    “嗯,堂这两日,应不会有客人来。”

    柳三变沉吟片刻,忽然一脸笑意地说道。

    天华君闻言,一时不解,但是随即便恍然,笑道:“你打算拖延时间?”

    随后,天华君又摇了摇头,道:“拖延时间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更落对方口实,让他们越发相信自己错误的猜测。”

    “当然不是拖延,柳某只是准备外出一趟而已。至于这些人”

    说到这里,柳三变含笑看向了天华君,说道:“有大名鼎鼎的道门七天之一在此,还需要柳某烦心吗?”

    不论如何,宗上天峰仍是现今道门标杆,有天华君出面,想要暂时安抚这些人并不成问题。

    至于之后,则是要想办法让道门承认虞千秋拥有藏灵珠,如此方能让此事落幕。

    “也许阴谋者也不曾料到,我会正好在他面前赶到吧。”

    天华君闻言,哈哈一笑,即便是柳三变不说,他也有出面之意。

    “红尘素衣,让我们一同下去吧。”

    天华君一甩衣袍,朗声开口。

    只是眼神当中,却又一抹最深沉的杀意闪过。

    搬弄阴谋之辈,天华君不管你是不是拓跋如梦,一旦将你找到,必诛之!

    柳三变佯作不曾察觉到天华君的杀意,轻笑着点了点头,两人联袂下山。

    而在鸣翠山远处,拓跋如梦本意观看一场好戏,也许能从柳三变应对之法当中,找出他的破绽,继续第二次的阴谋。

    却不料在此事,未觉凄惶莫伤春忽然来到。

    哀愁的眼神,淡漠的气质,在无声之间,凝聚着紧张的气氛。

    两人无声对视,终始拓跋如梦耐不住心中疑惑,率先开口了。

    “朋友,你有何事?”

    莫伤春虽然不言不语,但其定力平稳,与自己气势碰撞之下丝毫不落下风,绝非是寻常角色。

    这是一名不下于自己的强者!

    “烟都人世主?”

    莫伤春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似乎也不确定对方的身份。

    拓跋如梦眉头微皱,不由得再次与之对视。只是以他之眼里,竟也无法从莫伤春眼中看出除哀愁意外的任何情绪。

    想了想,拓跋如梦点了点头,说道:“正是拓跋如梦”

    “未觉凄惶莫伤春,记住这个名字。”

    拓跋如梦承认了自己身份,莫伤春没有给他继续开口的机会,忽然伸手一甩,一块木牌激射而出。

    拓跋如梦双指一夹,放在眼前一开,不由得挑了挑眉头。

    上面除了刻有他的名字之外,便只有数个字。

    因一己之私挑起武林纷争,当杀!

    “木牌书罪,诛仙海的贪狼,恶魔道的苟不同以及众多绿林之人皆是你所杀?”

    拓跋如梦指上用力,元功震荡,直接将木牌震断,而后诧异的目光投向了莫伤春。

    当初这些之死,他也曾疑惑究竟是谁人所为,却没有想到造成这一切的人,竟会在今日直接找上了自己。

    “未觉凄惶莫伤春,这个名字拓跋如梦记下了。”

    “搬弄阴谋,为祸武林。既已知罪,便服罪受诛吧!”

    拓跋如梦哈哈一笑,道:“拓跋如梦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你,清楚吗?”

    说着,拓跋如梦单手一招,百代昆吾乍然而现,磅礴剑压,瞬间震慑全场。

    然而莫伤春却丝毫不为所动,如巨浪汹涌之中的礁石一般,岿然不动。

    而后,他单手一引,战端倏开!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