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刹那风华-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42章 刹那风华

    拓跋如梦一走,数名烟都士兵快速奔来,欲要收缴人头。

    佛相见状,一声怒啸,飞跃而起,身周佛光大作。

    “大梵圣掌!”

    金色佛芒巨掌从天而降,将欲赶来的烟都士兵压成了肉沫。佛相身形一闪,来到了柳三变身旁。

    “前辈!”

    佛相搀扶着柳三变,神色担忧。

    “无妨。”

    柳三变摇了摇头,正要说些什么,烟都之内,却陡然发出了一声较之先前与众不同的长啸,旋即一道流光极速而去。

    柳三变心中一喜,满是血污的面上,也有了一丝难看的笑容。低声道:“此回进攻,算是成了。”

    柳三变话音刚落,烟都之内陡然传来人世主怒不可遏的声音。

    “该死!天问,三剑化生!”

    人世主怒喝声落,一股几可开天裂地的强大气势爆发。旋即,一道剑芒冲天而立,搅乱云端。似乎连天,都被捅出了一个大窟窿。

    旋即剑芒横扫,劈向四方。即便远隔百丈之远,依旧可听闻空气中传来的爆破之声,噼啪不绝于耳。

    同时,两道流光极速闪过,直向远方而去。

    “两位前辈离开了,我们也退吧。”

    柳三变说道。佛相点了点头,带着柳三变闪身化光而去。

    烟都之处,只余下人世主愤怒的咆哮。

    ………………

    诛仙海之内,三方极招相会。矗立人间不知多少年岁的诛仙天柱不堪其力,轰然倒塌。

    王权所布血海浮屠之阵,也随着诛仙天柱的倒塌,而失去神威。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妙莲华缓步走向王权,佛偈一步一吟,一吟一化身。转瞬之间,诛仙天柱残垣之上,出现了十数道妙莲华身影。随后,妙莲华缓缓盘坐,众多化身以玄妙之位将王权围绕,低声颂起了偈语。

    “婆卢吉帝,室佛拉愣驮婆。南无那啰谨墀。”

    “婆卢吉帝,室佛拉愣驮婆。南无那啰谨墀。”

    “婆卢吉帝,室佛拉愣驮婆。南无那啰谨墀。”

    偈语声声,似微不可闻,又似鼓钟响彻,直入心魂。天地之间,一丝奇妙之力缓缓而俱,竟使人心内产生了一股悲悯之觉,战心大减。

    “休想!”

    血为王心神猛然一振,强行摆脱妙莲华带来的影响,一声大喝,声震长空,要干扰妙莲华。无奈妙莲华丝毫不为所动,依然有序地吟诵着偈语。

    “死来吧!魔武·天陨!”

    血为王一声怒喝,一身魔攻饱提,双手擎天,竟于上空之处凝出了一个巨大的暗青色圆球。圆球表面凹凸不平,强烈的气流,扭曲着空间。

    血为王双目一凸,控制着圆球,就要砸向妙莲华。

    这时,一道凛冽刀芒呼啸而来。叶武夫再度进攻,乘着妙莲华偈语之助,猛攻血为王。

    “刀上争锋。”

    叶武夫寒刀一闪,极招立出。

    啊啊啊!!!

    王权一声怒吼,睚眦欲裂。双手举着圆球猛然砸落。

    妙莲华见机,停下偈语,掌上佛芒猛然高涨,身形一闪,直接出现在了圆球之上。

    “尘愆不染佛前灯。”

    妙莲华低声一喝,双掌闪烁着浩大佛芒,按在的圆球之上。

    凝聚了王权一身元功的圆球,竟在妙莲华一式之下,瞬间黯淡,消无。

    “不妙。”

    王权面色一变,想要变招却已经来不及。叶武夫至极一刀来到,直破王权胸口!

    噗!

    王权顿时重创,胸口被贯穿了,鲜血高溅。身形被抛飞。

    “再来一招,完纳你的劫数。”

    叶武夫寒刀一振,欲全其功。却不料一道拳芒忽至,不得不暂放时机,抽身闪避。

    碎黄泉身形一闪,出现在了王权身前,凝视着叶武夫,一身妖元浩浩荡荡地散发,将周围都染出了一片朦胧妖域。

    “啊。”

    陡然,一旁传来一声痛呼。失去碎黄泉的掣肘,垢无尘神威大发,一剑洞穿了坤坤儿腹部,将其重创。同时,火火火周身火焰大涨,逼退了念禅,将坤坤儿救下。

    “阿弥陀佛。江湖乱源,今日定矣。”

    妙莲华看出大势,低唱佛号。

    “哦?是吗?”

    就在此时,一声怒喝突兀而来,声音之中饱含的内劲,竟然震得空气都在不住地轰鸣。

    妙莲华双眉一簇,却不言语。反倒是重伤的藏虚,受此一震,又呕出了数口鲜血。

    “是他!”

    叶武夫寒刀一紧,双身再出,凝神警惕四周。

    “哈哈哈,本王的爱将,你终于出现了。”

    王权忽然哈哈大笑,虽然因重创而显得中气不足,却没有丝毫疲弱的姿态。

    唰。

    流光一闪,一名身穿黑袍的人影突兀而现,立在了王权身前,与碎黄泉并肩。赫然便是匆忙赶来的天魔乾元!

    “退!”

    叶武夫猛然一喝,双刀一震,名式再出。

    “覆渊。”

    双刀画圆,直指乾元。

    乾元目光幽幽,缓缓抬起右臂,探出一直干枯的手掌。

    “天魔诀·虚无。”

    久绝人世的绝世名招再现江湖。叶武夫极限一刀,恍若不受控制一般,劲力竟尔消散。随后蹡踉一声,双刀被乾元只掌握住。

    “诸天荡!”

    一旁碎黄泉见机,一拳轰出。

    “道剑·斩身!”

    垢无尘猛然一喝,剑如飞虹,激射而来。碎黄泉无奈,偏移拳劲,抵抗垢无尘一剑。

    轰!

    拳剑交击,又是一阵可怕的气劲爆发。

    垢无尘趁势而近,一剑压在寒刀之上。除妖剑自带的削弱妖魔功体的效果在此刻发挥神威,竟将乾元逼的后退半步,握住叶武夫双刀的手掌为因此松开。

    “退!”

    垢无尘一把抓住叶武夫,闪身化光而去。妙莲华见状,丝毫不停留,与念禅各带着藏虚与一线随,迅速而去。

    “想走?”

    碎黄泉一声冷笑,就欲追赶,却被乾元拦了下来。

    “穷寇莫追,他们也逃不了多久。”

    天魔轻轻一笑,唤来坤坤儿。

    “大哥,你终于回来了。”

    坤坤儿腹部都被贯穿了,面色惨白,气若游丝。但此刻见到天魔,眼中却是难掩的开心。

    “嗯,疗伤吧。”

    天魔点了点头,伸出了手臂。

    坤坤儿没有丝毫犹豫,一口咬在天魔手臂上,将皮肤咬破,大口大口的饮着天魔之血。半响之后,坤坤儿腹部的伤口开始愈合,面色也逐渐红润。

    “可以了,剩下的伤势,需要时间来疗愈。”

    坤坤儿松开了口,说道。

    “哈哈,乾元,这段时间不出世,可是有所谋划?”王权笑道,虽然身受重伤,却依旧谈笑风生,不失王者气度。

    天魔微微颔首。

    他看了看已经成为废墟的诛仙海,道:“诛仙海之地不能白白破落。佛乡已在我王手下将近破灭。那么便由太华山的毁灭,来为诛仙天柱殉葬吧。”

    “哦?太华山的法阵非同一般,你有把握破除?”

    “属下已有对策。”

    天魔微微躬身,道:“坤坤儿,与其他众人顾好王权。我去去便回。”

    王权道:“你一人,可有把握?”

    “属下此去非为争斗,独自前往,最为适合。”

    乾元说完,化光而去。

    王权眼中凝重之色一闪而过,旋即说道:“此地已不可留,先转往近漠林。”

    众人化光离去。

    ……………………

    斜月坪上,曲水流觞之会即将终结。

    李裔文一指点出,毁绝的剑意沛然而行,霎时间,十数声惊疑不定的轻呼,此起彼伏。

    就连素不凡,同是一脸诧异地看着李裔文方向。

    斜月坪最高处,静静盘坐的剑千秋与侍立其后的裁决者,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好!”

    素不凡猛然一声大喝,赞叹道:“此等剑意,实乃素某生平所未见。其意想必大家已有感受,素某私心,愿推此意为绝巅,诸位可有异议?”

    众人一阵沉默,随后连声说无。

    烟朱面露不甘,却知此时无法无理取闹,只得恨恨作罢。

    素不凡含笑点头,正要宣布剑意之比的胜负,儒门杀令却是缓缓开口了。

    “此子剑意虽绝,然极致之中,未免少了一丝婉转圆**意。若能在此极杀之中,悟出一丝生意,方可称作绝巅。但此时嘛,吾认为仅能评作上等。”

    “生意吗?”

    李裔文面容无波,心中却不由得顺着儒门杀令的话而陷入沉思。毫无疑问,在剑道之上,儒门杀令是前辈。他的这一番话,确实是替李裔文点出了一条能可继续精进修上的道路。

    素不凡微微皱眉,朝着李裔文方向问道:“剑者,儒门杀令评你剑意为上等,可有异议?若无异议,此会论剑,你之剑意便只得评作上等。”

    素不凡看着李裔文,目光炯炯。他的确有私心,对李裔文这个后辈起了惜才之心,非常喜爱。若是李裔文敢站出来反抗儒门杀令,那么他将会出手,拦下儒门杀令所有过激的举动。

    李裔文自然也听出来素不凡话中之意,但却没有反驳儒门杀令的观点。他很清楚自身的情况,勉强说立在剑道巅峰也无不可,但却失去了精进的方向。方才一阵深思,久违的剑心,竟也跃跃欲动起来。因此,他朝着素不凡与儒门杀令拱了拱手。

    “多谢素前辈,剑意上等,我无异议。”

    想了一想,李裔文还是继续说道:“多谢杀令前辈指点,得前辈一席话,犹胜此会论剑之得。”

    儒门杀令暗暗点头,嘴角扯出了一抹赞赏的笑容。

    素不凡亦是同样,短短两句话,对李裔文的为人以及悟性,又多了一分肯定。

    “既然如此,曲水流觞之局,便由儒门杀令、游剑方尘以及……嗯。”

    素不凡话音一顿,裁决者知悉其意,上前低语。

    素不凡微微点头,继续说道:“以及李裔文、意怀天四人以上等之意,并列第一。”

    李裔文眉头一脸,看向了意怀天的所在。

    既感其意,又闻其名。心中隐约已经将他当成意癫狂同流之人了。

    素不凡不知这些,揭开了下一个环节的比拚。

    “再好的剑意,也要有相符的剑式承接。接下来,便是单纯剑式的碰撞。”

    素不凡一扬袖袍,一粒拳头大小的暗青色的石子被甩向空中,滴溜溜地旋转。

    石子表面很是光滑,李裔文凝神望去,竟如对镜一般,隐约可见自身容貌。

    “此石取自刹那风华,有着神奇的效用。诸位剑者可各入一式进入其中。最后留招其上者,便是本回胜者。”

    “请。”

    众人闻言,各发剑式,突入石中。

    李裔文心中略一思量,轻生一剑剑式应指而出,突入石中。

    同受十六道至极剑式,石子的转动愈发地快了,如流光一般,肉眼难以捕捉。原本呈现暗青色的石子,也乍然绽放炫丽的色彩,映衬着众人剑式,煞是好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