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百代昆吾,首现锋芒!-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四百一十章 百代昆吾,首现锋芒!

    鸣翠山之下,十数名道者依旧在不停叫喊,要柳三变现身说法。

    柳三变两人也终在众人期盼之下而来。

    “啊,是天华君,你也在此。”

    道人们见着道门七天之一的天华君也在此地,不由得纷纷行礼。

    天华君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诸位不必多礼,你们的来意,天华君已经清楚。诸位放心,关于此事,宗上天峰一直都在留意调查,绝对不会让道门之物受到侵犯的。”

    道门七天,虽然在道门高层之中是后起之秀,但是在这些普通的道者之前,却是十足的前辈。天华君的一番话,让他们不由得面面相觑,一时无言。

    片刻之后,一名中年模样的道者说道:“可是天华君,虞千秋虽为武林做出了不少贡献,但是他终究是道门叛徒,藏灵珠乃是道门的重要之物,绝对不可以落在他的手中。”

    说着,又对着柳三变说道:“这个道理,想必红尘素衣也十分清楚。因此还请交出虞千秋之妻,让我们要回藏灵珠。”

    柳三变笑了笑,不说话。

    有天华君在此,足以应付这些人。若是他在此刻出头,容易将问题揽在自己的身上。没有道门前辈的身份压制,想要说服这些人将要花费更大的功夫。

    天华君说道:“此话何来?红尘素衣为人我们有目共睹,绝非是贪图道门之宝的人,实不相瞒,失落的道门之宝当中便有一件,乃是由红尘素衣取来归还道门的。”

    “这”

    天华君说的事情,这些道人哪里知道,顿时又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天华君继续说道:“诸位放心,有宗上天峰在,道门之物必定会完整回归。倒是你们,因何会前来堂胁迫红尘素衣的?”

    说到这里,天华君眉眼一横,略带怒意地横扫了众人一眼。

    还是先前那名中年道人心性较为沉稳,说道:“禀天华君,此事乃是有人暗中通知,因此我们才会前来求证。”

    其余人也纷纷附和。

    天华君却是怒道:“枉你们修道多年,焉能不知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之理。他人只是暗中挑拨,你们便轻易上当了?”

    “非是我等易受挑拨,实是此事太过重要,我们不敢等闲视之啊。”

    “罢了。”

    天华君轻轻一叹,摇了摇头说道:“你们回去好好静心修行,三年之内不得再干预武林之事。”

    “这是。”

    诸位道人面色一黑,但是面对天华君又不敢放肆,只能哭丧着脸,闷然离开了。

    柳三变笑道:“天华君,好俊的御下手段啊。”

    “何来手段,他们不过是对许多事情毫不知情的局外人,再加上天华君在道门的身份,才能强行让他们退下而已。若是换做他人,天华君这般做法,恐怕是要引起武决了。”

    天华君苦笑,免了柳三变的打趣之后,说道:“幕后之人暗中挑拨,此回来的只是道门之内普通之人,下回恐怕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今日之事,天华君意外在场,才能够轻松解决。

    下一次,来的恐怕便是三教九流,游侠散客之徒了。这些人,才是真正的棘手。

    “耶,柳某外出,他们来此找我也没有作用啊。”

    柳三变笑了笑。

    然而就在此时,两人忽然面色微变。

    柳三变沉声说道:“有强者在交手!”

    天华君细细感应,忽然面色微变,来不及向柳三变解释,身形一转便架起遁光,朝着波动传来的方向而去。

    “嗯,跟上!”

    柳三变眉头微皱,化光跟上。

    而在鸣翠山的远处,人世主与莫伤春意外对上,一场巅峰对决瞬间爆发。

    “春残花尽。”

    哀愁的人,哀愁的招。

    试看春残花尽,试听生命哀吟。

    莫伤春一起手,便是伤春之极。磅礴的掌劲,凝成了一掌宏大的手掌,而后手掌轰然破碎,如万千花朵零落一般,化作了一道又一道数之不尽的夺命宏劲。

    拓跋如梦见状,气沉身稳,剑指轻引,百代昆吾瞬间继续旋转,如不破之盾,横亘在了人世主身前。

    瞬间,火光激射,铿锵之声不绝于耳。

    拓跋如梦身旁土地被掌力乱流切割出来一道又一道密密麻麻,重叠交错的沟痕,唯独他足下所立之地,毫发无损。

    虽然天问已断,然而百代昆吾的性能却犹在天问之上,被他彻底契合之后,让人世主的实力较之过往有了不小的提升。

    莫伤春一招,竟是被轻松挡下。

    “哈,仅是如此,可无法奈何拓跋如梦。”

    人世主轻声一笑,待得掌劲散去之后,剑指一动,百代昆吾瞬发剑吟,落在了他的手中。

    百代昆吾,今日首战,你之能为为拓跋如梦带来惊喜了。

    拓跋如梦心中暗道,若是换做天问在此,先前莫伤春一式,他绝不会接得如此轻松。

    极招被挡,莫伤春内心却无波澜。拓跋如梦盛名已久,本就非是寻常角色所能比拟。

    若是这一招都挡不住,莫伤春才要怀疑眼前之人是在冒充人世主行事。

    “你会如愿。”

    莫伤春双掌一扬,骤凝浩大之气,天地之间,如有青衣女神衣袖挥舞,洒落大片清霜,正是

    “花落成霜!”

    试探已毕,莫伤春不再保留,功体提升至极限,浩然一式,顿时空间凝冻,动作维艰。

    “哈,好招!”

    拓跋如梦朗声一笑,蓦地弹剑低吟,久违的天问剑招,再现尘寰。

    “天问一剑游龙!”

    霎见百代昆吾剑身之上,剑气凝聚,化龙而出,直扑青女。

    莫伤春双眼微沉,功元再提,气温更减剑气游龙被瞬间凝结冰冻。

    然而就在此刻,人世主忽然长剑一挑,再起极限功元,竟是两式齐出!

    “苍生剑瀑!”

    人世主并指一点,磅礴剑气无由而发,如天然巨瀑一般汹涌而至。

    而后,人世主身形倏动,剑前人后,人随剑走,速度之快,快如眨眼,正是

    “千里一决!”

    “嗯?”

    片刻之间,人世主双式同出,莫伤春双眉一凝,剑气已至。

    “喝啊!”

    莫伤春双肩微沉,功元滚滚,欲要阻挡人世主的突进。

    却不料此事,最开始的天问剑招竟在此刻同时暴动,三式齐来,莫伤春顿时不敌,唇角首见朱红。

    人世主眼沉,剑沉,不为所动,依旧直直冲着莫伤春而去。

    危机之刻,莫伤春猛然跺足,将残余气劲纳入足下山峰。

    瞬间,山峰不堪此力,轰然崩碎,巨石横天,烟尘蔽日。

    莫伤春趁此机会,双掌齐出,直攻人世主而去。

    不得已,人世主只能放弃继续欺进,横剑格挡,却被巨大的掌力击飞,虎口破裂,溢血不止。

    此人一时难胜,此地又接近堂,如此声势,必将引来柳三变的眼光,不能在此久留。

    倒飞之际,拓跋如梦心思转动,忽的收剑,虚空连踏数步,化光消失。

    至于莫伤春,见人世主瞬间消失无影,也不去追踪,同样身形一转,化光离去。

    而在两人离去之后,烟尘尚还来不及清净,崩飞的巨石也不曾全数落地,便又是两道流光激射而来。

    正是在鸣翠山听闻声响的柳三变两人来到。

    “嗯人已走远了。”

    柳三变看着现场的情况,眉头微皱。战端生起到结束不过是片刻功夫,在短短时刻便能造成如此破坏,交手之人绝非泛泛之辈。

    但是,会是什么人在此地交手,而且看上去胜负未分便又匆忙离开?

    天华君却突然说道:“是他。”

    “谁?”

    柳三变疑惑地看向了天华君。

    “与刀胜交易,获取百代昆吾之人。”

    天华君神情凝重,当初三教内战,他尚未得到神封,因此曾有一段时日,由师尊玄月取来了百代昆吾,让他暂用。

    也同时因此,他能够感觉得到此地隐约有百代昆吾的气息!

    联想到之前一连串的事件,天华君隐约感觉。

    或许当日那一名阴谋者,便是人世主无疑!

    就在此刻,柳三变似乎发现了什么,忽然一声轻咦,而后伸手一招,自残破的山峰之上吸过了一片断裂的木牌。

    木牌只有下半部分,上面只有当杀两次,然而柳三变却眉头微挑。

    这个木牌,让他想起了当初贪狼尸体之上的木牌,还记得当时,柳无方也同样带了几面木牌归来。

    难道,与阴谋者交战的人,会是他吗?

    天华君似乎没有发现柳三变的疑惑,而是摇了摇头,说道:“阴谋之人必会连续出手,天华君也该奔赴告子之局了,红尘素衣还请一切小心。”

    告子之局前期基本都由折桂令负责,算算时间,以她的能为应该已经引起告子的疑惑之心了。

    天华君告辞离去,柳三变则是在原地看着手中残破的木牌,若有所思。

    片刻之后,他才摇了摇头,将木牌收起。

    不论这木牌是何人所发,柳三变有感觉两人很快便能见面。

    “虞千秋一事当早些完结,趁这两日闲暇,先往宗上天峰与道印一会。”

    柳三变身形一转,化光离去。

    而在众人离去之后,远处忽然现出了畅和风的身影。

    “未觉凄惶莫伤春,人世主拓跋如梦。嗯人世主,或许会是一个不错的合作对象。”

    畅和风沉吟片刻,忽然一声轻笑,化光离去。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