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片叶!-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四百一十四章 片叶!

    东武林之地,李裔文一人独行。

    已历数处儒堂,却没有寻根的下落,他如今会在何方?

    李裔文眉头微皱,他受柳三变所托寻找碎黄泉或是寻根前往堂,而后再启程前往妖域。

    碎黄泉近段时间不知忙于何事,踪迹全无。而原本暗中护送儒生们回归的寻根,也似乎消失不见了。

    就在疑惑之刻,李裔文视线当中,忽然突入了一人身影,竟是销声匿迹许久的碎黄泉。

    他此刻也是眉头微皱,似乎同样寻人不得。

    在李裔文看见他的时候,碎黄泉也同样看见了李裔文。

    “是你,李裔文。”

    碎黄泉身形展动,来到了李裔文身前,两人微微颔首,算是见过。

    碎黄泉问道:“你来此也是寻找司命尊?可有他的消息了。”

    “你也在寻找他么?”

    李裔文微微皱眉,而后摇了摇头,说道:“我同样在寻找,不过并无他的消息。”

    说完,李裔文看了看碎黄泉,道:“不过找到你也算是完成了任务。柳三变已经寻得了关于解决妖源之事的方法,请你往堂,带他进入妖域吧。”

    “什么?已经寻得解决办法了吗!”

    碎黄泉闻言忍不住浑身一震,大喜过望。妖源日渐衰弱,他们头顶的大石也逐日加重。

    柳三变寻得解决办法的这个消息,当真是令人欣喜非常。

    李裔文说道:“此回进入妖域,我便不陪同了,你们独自前往吧,请。”

    上回李裔文要求一同前往,不过是担心柳三变会遭遇危险而已。如今妖域与柳三变关系不差,让他独自前往,也不会发生意外,因此李裔文不需要太担心。

    “好,你放心,有我们在,红尘素衣不会掉一根头发,请。”

    碎黄泉知道李裔文心中担忧,拍了拍胸脯保证之后,便匆忙赶往了堂。

    “嗯往江湖再寻云天心下落。”

    消息已经传达,李裔文抿了抿唇,便决意继续寻找云天心的下落,为藏虚复仇。

    道门,宗上天峰之下。

    桃花已谢春红,在冬季凋零已久。然而在枝叶之间,却有似有嫩芽将破木而出,再展清辉。

    柳三变独步其中,看着眼前桃花林,神色一时恍惚。

    真快呀,一眨眼间便是深冬了,再不久便是春天到来,这里定然又是一副美艳之境了。

    “时光荏苒,又是一年风波不断。”

    忽然,一片落叶飘落,柳三变伸出了手掌,将之接住。

    “花开今日春风里,凋残谁会认当时。这样一片枯黄的落叶,在当初又是衬着怎样的花朵呢?”

    这样的一株桃树,这样的一朵花,一片叶,历经了春夏秋冬,便好似将这个武林都演了一遍。有人盛,有人衰有人光芒万丈,如比天日,也有人籍籍无名,好似尘埃。

    这样的一片落叶,又会是哪一类人的缩影呢?

    柳三变蹲下了身子,用手轻轻在地面上掘出了一个小坑,而后将这片落叶掩埋。

    “若有可能,柳某也愿如这落叶一般,生时能衬世之祥和,死后亦能化作养料,滋养润武林。”

    柳三变站起身子,拍了拍手,目光看向了宗上天峰之上。

    虞千秋一事必须尽快处理,而目前能有这个能耐的,仅仅只有一人道印玄机!

    只是目前玄机态度莫名,虽不曾亲自出手,却也是放任他人施为。

    今日一谈,但愿能够说服玄机出面,暂缓虞千秋危机。

    柳三变在心中衡量着说辞,开始朝着宗上天峰而去。

    来到山脚处,负责守卫的两名道者便现身拦截。

    “宗上天峰不见外客,请这位朋友停步。”

    柳三变朝着两人拱了拱手,说道:“在下柳三变,此回前来乃是有要事寻找道印商谈,还请二位代为通报。”

    “你是红尘素衣?”

    两名道者对视了一眼,随后说道:“教尊之前曾有交代,若是红尘素衣前来,可直接放行,请。”

    “目前教尊正在宗上天峰最高处,红尘素衣可自行前往。”

    两人侧身一旁,让出了一条通道。

    道印早有交代,难道他早便料到我会为了此事寻他吗?

    柳三变眼眸低垂,而后轻轻躬身,朝着两人道谢之后,举步上山。

    而在宗上天峰之上,道印依旧是一人独立,目纳山河。

    及至柳三变来到,才收起了视线,转身朝着柳三变颔首示意。

    柳三变笑道:“道印既然猜到柳某会来,那么关于柳某的来意,想必也十分清楚吧。”

    “是为了天剑君之事吧。”

    玄机举步,走至柳三变身前。

    柳三变笑道:“关于此事,不知道印有何想法?”

    “没有想法。”

    道印摇了摇头,说道:“此事玄机不会参与,也不能参与。”

    “嗯?”

    柳三变看着玄机平淡的神情,眼中神光闪烁,奇道:“看来关于此事,道印心中已有了计较。”

    道印气态沉稳,如稳坐钓鱼台一般,心中必早有谋算,只是不是为何一直不曾有计划开展。

    柳三变眉头一皱,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于是不等玄机回答,便又说道:“莫非是众妙之门?”

    众妙之门,可说是道门至高无上之地,若是有他们认可的话,的确可以让这一场闹剧落幕。

    只是以众妙之门的至高无上,能够接触到他的人,本就少之又少。此事玄机既不出面,还有谁能够接触得到呢?

    柳三变心头一转,内心浮现出了垢无尘的身影。

    全道之锋地位特殊,算是为数不多出去一系之尊以外能够直接请见尊老之人了。

    然而,玄机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是,也不是。”

    柳三变不解地看向玄机,忽然面色恍然,有些讶异地说道:“难道,你竟是想让虞千秋重归道门?”

    说完之后,柳三变又微微低头开始沉思起来,片刻之后,抬头继续说道:“若是以效果来说,这的确是最好的办法,而且也最能服众。但是想要达成,却十分困难。”

    他能够感到虞千秋如今对道门的感情十分复杂,既有痛恨,却又时常下意识地维护。而且当初他叛出道门一事,闹得沸沸扬扬,想要让道门重新接纳,以虞千秋的功绩,一些底层人员自不会有太大的意见。

    然而真正有力度的意见,永远都不曾掌握在这些底层的道人之中。

    “凌香梅既然转醒了,他心中对于道门的抵触必然降低,只要与他好好商谈,不会有太大的阻碍。至于众妙之门方面”

    玄机取出了一副路观图,说道:“此事我们皆不适合出面,因此玄机只能破例将众妙之门的地址泄露。至于能否说服尊老们,便看红尘素衣自己的能为了。”

    虞千秋到底还是道门叛徒的身份,若是他们前往,难免会给人偏袒之意,因此此事只能让外人出面,而素有贤名的柳三变,无疑便是最好的人选。

    “让柳某前往吗?”

    柳三变接过路观图,略微沉吟。

    玄机的担忧他能领会,只是要自己说服道门尊老的话

    “好吧,此事柳某会尽力而为。”

    柳三变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时间紧迫,柳某这边动身前往,请。”

    堂短日之内暂无他事,柳三变准备先专心虞千秋之事,因此匆忙离去了。

    玄机点了点头,目送柳三变离去之后,忍不住转身看向了玄月坟冢的方向。

    师兄,我知你一向疼惜这些弟子。天剑君,我会努力将他重新拉回道门七天之列!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