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正在进行时!-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四百一十五章 正在进行时!

    南武林之地,栆月墟南面之处。

    临到了此地,天华君与折桂令的速度也缓了下来,两人边走边谈,似乎在商讨着接下来事情。

    实际上,两人也的确在商讨接下来的事情,只是要对付的对象,乃是身后远远缀着的两人而已。

    天华君眉头微皱,问道:“折桂令,你确定我们之后有两人在跟随?”

    折桂令修有万物有灵之境,感知能力的确不是自己能够比拟,但是他们只是引了告子一人上钩而已,另外一人是谁,又会有怎样的目的?

    对方十分警惕,自己现在连告子的气息都无法感应,只是看来他们还是有些低估了折桂令了。

    折桂令冷声开口,言语之中,充斥着淡淡的杀气。

    “另外一人,应该便是云天心。”

    云天心?

    天华君瞳孔一缩,此人的棘手程度他深有体会,浮生一梦十分玄奇,寻常强者皆只能全神警惕防守,然而他却能凭借自己特殊功体,与自己周旋偌久,端的不可小觑。

    而且更重要的是,如今他已知道了人世主未死,那么接下来一战,他们胜算有多少呢?

    天华君内心衡量片刻,不由得暗赞柳三变布局谨慎。

    纵使烟都之云宫、烟宫与人世主皆会出手,但是自己一方高端战力也有刀胜、顾惜朝、折桂令与自己,综合而言,仍有胜算。

    折桂令继续说道:“云天心很可能牵涉到儒师死亡之事,等会若是有可能,务必将他留下。”

    云天心的剑意,与赋月身上一般无二,纵使以他能为非是儒师敌手,必也是帮凶之一。之前让他脱逃,折桂令心中本就有些不忿,此刻再遇,自然有将他一句擒下之意。

    天华君点了点头,正要说话,折桂令却又忽然开口了。

    “对方的气息开始波动,嗯他们开始加速,要从左侧绕到我们前方了。”

    “哦,终于忍不住了吗?”

    天华君挑了挑眉头,他们之所以可以放缓脚步,就是为了给告子机会,让他赶超他们前往婉惜的隐居之地。

    以顾惜朝的能为与智慧,想要套出告子的话语以及在暴怒的告子手下保全自己并非难事。

    而且柳三变的信中曾提到他以及清楚了一名足够份量之人旁观此事。一旦告子暴露,那么他的见证,将会彻底断绝告子的诡辩之路。

    “再稍缓步伐吧,给顾惜朝足够的时间,等爆发武决之时,我们再迅速前往。”

    折桂令说着,两人便又将步伐再度放缓,眉心纠结,似乎思考事情。

    而在另一侧,告子与云天心两人急急而奔。

    告子面上犹噙着阴郁之色,一旁的云天心倒是显得颇为沉默。

    告子冷哼了一声,说道:“如何,要你出手对付自己的同志,让你为难了吗?”

    “是啊,纵然云天心眼中只有利益,但是要对自幼一起长大的同志动手,还是有些下不去手呢。”

    疾奔之中,云天心将沉郁表现的淋漓尽致。他伸手轻轻一卷飞扬的鬓角发丝,说道:“告子,你能给我双倍的利益吗?”

    告子不答,只是冷哼了数声。

    云天心佯作可惜地轻声一叹,说道:“放心吧,你我亦是同志,此阵云天心会替你压阵。”

    以惋惜的能为,在告子手下连百招都无法撑过,告子独自出手,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叫上云天心,所防范的不过是后来的折桂令与天华君而已。

    云天心看着告子面上的神情,心中暗暗摇头。

    这一回的告子,太过鲁莽了。

    也许从洪范死亡之后,他便开始有些肆无忌惮起来,如今以为自己命门被人捏住,竟无法静下心来沉思。

    现在的他,已经没有资格与自己合作了。

    云天心微微抬头,似乎可以看见就在前方不远之处,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在等待着他们。

    雨宫,你当真决心相助正道之人了吗?

    告子此去,命运如何?

    云天心决意放弃告子,袖手旁观。然而折桂令已然察觉他的存在,他又能否成功抽身?

    在众人的目的地中,一条倩影正在草庐边上的菜园浇渥蔬菜,只是她的双眼之内,神光内敛,显然在警惕着周围的一切。

    远处高山,和风突来,一道身影翩然而至,正是儒门复圣!

    “柳三变,怀疑儒门高层,古颜子期待你有力的证据!”

    古颜子独立高峰,目光如炬,不着痕迹之间,尽揽前方之景入眼。

    而在同时,太极宫遗址,再度迎来了一条道者身影。

    “这便是太极宫吗,嗯虽然仅剩了残垣断壁,但是也能从中窥见其当初的浩盛。”

    垢无尘踽踽独行,看着眼前之景象,不由得微微点头。

    太极宫的崛起,兴盛,衰败垢无尘都不曾亲眼目睹。早在他出生之事,太极宫便被历史的尘埃所掩埋,因此对于这个地方,他虽偶有听闻,却也是第一次到来。

    “断壁残垣,已无可探之线索。先前戒座也曾仔细勘察,同是一无所得,我无须继续在此费心,当是专注于可能出现的杀手。”

    尸罗圆谛太极宫一行的收获,已向垢无尘坦诚。此地既没有可探查的线索,不如将重心放在戒备可能出现的杀手之上。

    “咦,此地有血迹,看上去时间不长,看来当日戒座便是在此遭遇了杀手的伏击了。”

    正行走之间,垢无尘忽然目光一亮,在地面发现了一丝血渍。随后他放眼四眺,果在不远处有一处简陋的坟冢。

    忽然,垢无尘双眼一凝,口中惊咦了一声,快步走向了那坟冢之前。

    坟冢平平无奇,被翻起的泥土也在数日之间显得有些干涸,然而垢无尘疑惑的并非此点,而是地上略有些杂乱的脚印。

    “脚印杂乱无章,而且看纹路,绝非是一人所留。在戒座将那六人收埋之后,尚有他人来过。?”

    就在沉吟之间,垢无尘忽然感觉一股寒意刺骨,浑身汗毛竖起,知道自己目的已成,对方已经将自己锁定,但还是装作毫不知情的模样,只是左肩膀轻轻抖了三下。

    在远处,一处隐秘的所在,尸罗圆谛见着垢无尘所传信号,倏然功凝双眼,仔细捕捉着方圆丝毫的动静。

    而在暗处,一柄薄如蝉翼的暗器,在日光之下,闪烁着死亡的寒芒。

    这一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究竟是垢无尘亡,或是尸罗圆谛成功擒捉神秘杀手呢?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