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影帝·顾惜朝!-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四百一十七章 影帝·顾惜朝!

    南武林,栆月墟更南的三里之地,有一处草庐,有一人独居。

    婉惜姑娘眉眼含愁,持着水勺,在草庐边上的菜地不紧不慢地浇渥着新近种下,才刚开始抽芽的青菜。

    细水沾衣,复染泥土,她却丝毫不曾在意,看着逐渐抽芽长成的青菜,露出了一抹开心的笑容。

    就好似这简简单单的种菜,就能给予她内心最大的快乐。

    而在暗处,告子与云天心虽然已经到达,却没有直接动手,而是隐藏在一旁,似乎在观察是否有人埋伏在四周。

    云天心默默地看了他数眼,心道已入中才醒觉需要谨慎,早已经太晚了。

    随后,云天心又将目光头像了远处的婉惜,目光幽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久之后,忽而轻声叹息,面上竟似闪过了一丝欣羡的表情。

    或许婉惜如今的结果,是最好的了吧。

    告子听见云天心的叹息,冷笑了数声,说道:“如何?现在见着以往的同志,又有些不忍心了吗?

    云天心摇了摇头,并没有作答,而是向后走了数步,倚着一棵小树,将双眼都闭上了。

    告子见状,也不再理他,转而将目光再头像了远处的婉惜。

    四周并无他人埋伏的迹象,而从云天心的表现来看,那人也的确便是烟都雨宫。天华君两人边走边商量此事,以这种速度,想要抵达还需半柱香的时间。但若是这里闹出动静,恐怕数个呼吸便能够赶到。嗯

    告子双眼微凝,倏然双掌暗中凝劲,大步走向了远处的婉惜。

    婉惜似乎所察,直到告子靠近,方才惊讶地看向了他,似乎在疑惑这偏僻之地,竟也会有人经过。

    告子呵呵一笑,装出了一副和蔼的模样,笑道:“老夫闲来步履山林,却不曾想竟在此地发现有人隐居,好奇之下便前来一看。”

    婉惜浅浅一笑,道:“老丈倒是好雅致,只是这荒郊之地,也无甚好招待老丈。”

    婉惜此言,隐有拒客之意,告子闻言,却更是心中暗喜,更加确信了自己想法。

    于是,告子呵呵一笑,道:“老夫别无他意,只是行走了许久,自身携带的饮水已经用尽,想要来讨一口水喝喝而已。”

    婉惜却没绣眉一竖,不悦地说道:“自来讨水之举多生祸端,老丈看起来也是腹有学识之人,怎可行此等之事?此去半里便有水源,老丈自去了便是。若是待奴家夫君归来,恐怕便要说不清哩。”

    婉惜指了指草庐东面之地,再次拒绝了告子想要接近的心思。

    “这好吧,是老夫叨扰了。”

    告子面上尴尬之色闪过,心中却是暗自窃喜。此地并无多人居住的痕迹,远处的晾衣杆上,也仅有数间女服,婉惜先前之言,绝对是诓骗自己。

    于是告子朝着婉惜躬了躬身,告辞离去。

    婉惜则是低哼了一声,回身继续替青菜浇水。

    然而就在她回身之刻,告子忽然暴起!

    “烟都雨宫,纳命来吧!”

    两人距离颇近,告子又无法继续不着痕迹的靠近,心中一番衡量,便决定悍然出手。

    依照他的估计,两人根基相差甚远,即便是闹出动静,应也有脱身之际。

    再者,实在不行,便抛下云天心再次独自拦阻两人,反正他的身份人尽皆知,也不存在暴露与否的问题。

    因此他瞬间暴动,功凝双掌,夺命冲向了婉惜。

    婉惜面现惊慌之色,然而反应却十分迅捷,足下步伐转动,如若烟云一般,竟是险险地将告子的偷袭闪避了过去。

    轰!!!

    告子狂暴一掌,气劲宏大,虽然落空,却仍是将草庐直接轰破,瞬间草木横飞,一片狼藉。

    婉惜大怒,诘问道:“好你一个人面兽心之人,果然不怀好意。”

    告子冷笑了数声,道:“烟都雨宫,恶事做尽,但真以为安全退隐,会属于你们这些人吗?”

    婉惜先前闪避,更是显出了她特殊的功体,在这一个,告子心中的杀意已经达到了最高的地步。

    然而远处,云天心见着这一切,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先前雨宫闪避,显露而出的功体,与烟都功体似是而非,难道”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云天心面色微变,而后深深地看了一眼远处一脸杀意的告子,心中暗道了一句永别之后,竟是悄然远离了十数里距离。

    婉惜看着告子,面色不然大变,厉声数道:“什么雨宫,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若是知道了老夫的身份,你便不会如此狡辩了。”

    告子狞笑了一声,开始举步朝着婉惜一步步地欺进,磅礴绝杀的气势,骇得婉惜不住后退,面色苍白。

    “老夫告子!”

    “什么,你是告子?”

    砰!

    婉惜面色再变,不由得连退了数步,正好撞到了一旁的架子上,将整个架子都撞倒了。

    “烟都雨宫,黄泉路上要怪,便怪云天心让你知道得太多,要怪,便怪你不知死活,竟想要与天华君等人合作,供出告子的作为!”

    告子步伐加速,快速欺进,而后屈指成爪,浩茫凝聚,狠狠盖向了婉惜天灵。

    “现在,死去吧!”

    告子一声厉喝,身躯跃起,拿捏浩劲,狠狠地按向了婉惜,欲要一举夺命。

    然而就在此时,婉惜突然发出了一声轻笑,旋即

    轰!!!

    强招相会,极力震撼。

    赫见婉惜同出一掌,亦凝浩劲,竟是与告子正面硬撼。

    瞬间,浩劲爆发,草庐之地被瞬间席卷,一片疮痍。

    然而告子到底力胜一筹,婉惜禁不住连连倒退。

    然而告子却是面色大变。

    “你不是烟都雨宫,不妙!”

    告子内心发寒,已然明白自己已然入了对方之局,面色大变之间,便欲抽身离去。

    然而就在此刻,惊鸿突来,铮然一声,落在了告子离去的方向之前。

    “嗯?惊鸿剑,你是天外惊鸿!”

    告子面色一变,豁然转身,指着婉惜不可置信地说道。

    顾惜朝哈哈一笑,随即身上女式服装轰然一爆,再现惊鸿身姿。

    “闲居隐地远尘埃,高卧青云小世才。凡俗岂知天外客,惊鸿一片日边来!”

    顾惜朝现出真身,而后伸手一招,惊鸿自来。

    他长剑一划,傲然说道:“告子,你的恶途就此终止了!”

    “哦?就凭你吗?”

    告子面色微沉,顾惜朝能为只是稍逊他一筹,短时间绝对无法取胜,告子心中仍是以脱身为主。

    反正自己早最开始的时候便将一盆污水泼向了顾惜朝与夜流光,以他们的分量,在儒门之中还起不到什么作用。

    然而就在此刻,九天之上,忽有血色电光闪过,随即便听轰然一爆,血色长刀破空而来,震撼落地。

    “刀胜刀天下!”

    告子面色大变,忍不住倒退了数步。

    而后,傲然辞号,伴随不羁的身影,凌空而降。

    “壮志高酬凭敌手,巅峰行道论方俦。长天浪纵三千尺,刀负胜名天下愁。”

    轰!!!

    刀天下轻巧而落在刀柄之上,却带出了一阵强横刀压,慑得大地一片震撼。

    面临顾惜朝与刀天下的逼杀,告子恶途,是否就此终止?

    远处的复圣古颜子,又将会采取怎样的动作?

    另一边,天华君与折桂令感应到告子已经动手,忙加快了身形。

    忽然,折桂令身形一顿。

    “嗯?怎样了?”

    天华君同样停下了身形,疑惑地看着她。

    “云天心的气息远离了。”

    折桂令眼神凝重,看向了天华君说道:“此回柳三变既安排了其他作证之人,折桂令便不前往,先去追踪云天心了,请。”

    折桂令说完,不待天华君回应,便架起遁光,匆忙而去。

    天华君目送折桂令离去,眉头微皱。

    云天心忽然离去,恐怕已是看出了计划之中的端倪,此人心智当真可怕,恐已不下于人世主了。嗯追踪云天心,以折桂令的能为,当不会有其他危险,我还是先专注告子之事吧。

    天华君沉思片刻,便暂放云天心之事,转而朝着计划之地快速而去。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