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万毒盆!-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417章 万毒盆!

    太极宫遗址之中,垢无尘意外发现在戒座所立的坟冢附近有纷杂的足印,同时感到一股寒意自心头升起。

    ‘这种感觉,似乎随时都有可能面临死亡,看来对方的确非是可以轻视之辈。’

    左肩看似不经意地抖动,将讯息传达隐藏在暗处的尸罗圆谛之后,垢无尘却佯作毫不知情,仍是小心地围绕着地上足印而行,似乎是想要通过这个蠢笨的爆发,找出留下这足印之人的方位。

    暗中之地,蝉刃颤吟,发出一阵似有若无的死亡之音。

    被黑袍笼罩的身影微微抬起头,露出了半截惨白如雪的下巴。

    此刻他那稍显得单薄的唇角正勾勒出一抹不屑的冷笑。同是白皙得有些不正常的纤长手指捻着蝉刃在猩红的唇上轻轻擦过,似乎是在品味刃上的血腥。

    “妄图窥视不当再被提及的禁忌,注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蝉刃轻颤,划破的唇角,红的鲜血流淌在白皙面上,散发着一种阴冷的邪魅。然而他却好似不觉疼痛一般,黑袍之下的目光依旧囧囧地注视着远处的垢无尘。

    而在另一边,垢无尘循着足印而行,眉心确实越发地纠结。

    从坟冢处开始,沿着足印而行已过十数丈的距离,足印却依然显得十分杂乱。

    这种情况,如非刻意为之,那便是留下足印之人离去得十分仓促,乃至于有些拥挤在一起而行。

    ‘莫非在戒座之后,又有人前来调查,在坟冢附近停留之后,遭遇了杀手而匆忙奔逃?’

    ‘只是现场并无打斗痕迹,嗯……’

    就在沉思之间,垢无尘面色忽然一变,足下之地竟是轰然倒塌!

    垢无尘一时不察,身形急坠而下。

    ‘此地怎会有此洞穴,嗯?低下是……’

    身形极速下坠,垢无尘心中却并不慌乱,反更加显得冷静。

    他低下头,功凝双眼,看破黑暗,竟发现在洞穴之下,竟然密密麻麻低爬满了蝎子、毒蛇、蜘蛛等众多剧毒之物。

    “嗯,先离开,喝!”

    看清了洞穴底下的情况,当下不再迟疑,一声轻喝,元功左转,步伐虚空连踏,扶摇直上。

    远处,尸罗圆谛见垢无尘跌入陷阱,面色微变,想欲上前,却又很快克制住了。

    ‘以全道之锋的能为,这洞穴应不会对他造成威胁。而且他跌落至今也无声响传出,应也是在传达让我不可妄动的讯息。’

    尸罗圆谛双目微凝,领悟了垢无尘的意思之后,他心中猜测,或许那暗中之人即将出手了!

    而在暗处,神秘的杀手手臂轻扬,纤细修长的白皙指间,已夹上了三柄蝉刃。

    “见了万毒盆,道者,你能否活着将这个信息透露出去。”

    黑袍之下,淡漠的眼神忽的一凝,而后手臂轻挥,竟是到处了道道残影。

    神秘的杀手,觑准了垢无尘自地洞越出的瞬间,三柄蝉刃,无声极速而出!

    而在另一边,垢无尘眼见了万毒之盆,心思本就凝重,甫出洞口之际,更是遭遇了莫大杀机笼罩,不由得惊骇失色。

    “不好!”

    垢无尘心中凛然,虽无声色之见闻,然而武者本能,仍是让他瞬间做出了反应。

    但见他拂尘猛然一甩,巧之又巧地正中了一柄蝉刃,将之死死缠裹。然而蝉刃不仅力量巨大,且还锋利无比,垢无尘面色再变,佛尘再摆。

    蝉刃划破了数缕拂尘丝,破空远去。

    同时,垢无尘身躯一震,元功急速运转,背后除妖剑铮然出鞘,与另外一柄蝉刃重重地撞击,再发出一阵铿然裂空之声后,双双倒飞。

    瞬息之间,垢无尘连挡两柄足可瞬间催人性命的趁蝉刃,然而心中寒意却是不减反增。

    因为在此刻,他已经能够捕捉到真正致命的第三柄蝉刃,已经接近他的心口了!

    “喝啊!”

    性命交关之刻,想要格挡回避已来不及,垢无尘当机立断,骤然一声长喝,化尽了一身的元功,在心口处凝聚出了一面真元之盾,随即——

    噗!

    一声闷响传出,真元之盾仅仅阻拦了蝉刃半个弹指不到的时间便被穿透。随后重重地撞在了垢无尘的胸口,直接将他撞得吐血倒飞。

    然而如此结果,却让暗中的杀手皱眉。

    ‘蝉刃不曾透体,这名道者竟还带了护心镜,还说你谨慎,还是胆小呢?呵。’

    一声不屑的冷笑过后,神秘杀手双指一动,便又是一柄蝉刃上手。

    忽然,佛芒闪耀人世,天地之间骤然浮现了一盏巨大的佛灯,正是戒座发觉了神秘杀手的位置,悍然出手了!

    “奇淫巧技,异行邪能,涉世祸胎,束手就擒吧!“

    “佛心传灯!”

    戒座眼见垢无尘负创倒地,生死不明,瞬间暴怒。

    乍见其袈裟鼓动,灭度之行豁然而出,直立身前,剑柄之上佛芒大作,浩兮荡兮,耀胜天日。

    而后赫见尸罗圆谛并指一点,佛灯再炽,骤凝而成磅礴剑芒,直斩向了神秘杀手之处!

    “嗯——上回的秃驴。”

    神秘杀手双眸微沉,受剑意锁定,闪避已是不及,当即手腕一翻,蝉刃飞舞,凝成了一柄蝉剑,同提元功巅峰,一剑迎向了戒座至极一招。

    轰隆隆!!!

    极限交击,天地震撼。无匹剑气横扫,神秘杀手所在前锋瞬间轰然坍塌,烟尘滚滚,遮天蔽日。

    同时,极招震撼之下,神秘杀手根基不足,瞬落下风,唇角溢血,虎口炸裂。

    就连蝉剑亦无法继续维持,再次分解成无数蝉刃。

    “佛灯点亮华光现,一线生机救末年。”

    “秃驴,你能只手挽天倾吗。”

    神秘杀手低嗽了数声,体内气血翻滚,又喷出了数口鲜血,知道自己根基不如尸罗圆谛,因此不再逗留,快速遁逃。

    而在另一边,极招出手之后,尸罗圆谛察觉命中目标之后便不再停留,身形一动,随招而至。

    只可惜什么杀手见机迅速,已无了身形,只在崩毁的地面就下了数滩血迹。

    “人已逃离,再追无用,地面的鲜血让你暴露根基,再来,尸罗圆谛会让你失去逃离的机会。”

    先前一式,威能如何,尸罗圆谛心中清楚。

    而对方在此式之下负创,根基如何,尸罗圆谛已经有了大概的判断。

    当然,杀手的危险一向难以用根基来衡量,似裳不归这种擅长硬碰硬的到底是少数的另类。

    ‘全道之锋遇袭,先往查看情况。’

    尸罗圆谛片刻沉吟,正欲去看垢无尘情况,甫一转身,便见面色有些苍白的垢无尘快速走了过来。

    “戒座,可有成功擒捉那人?”

    垢无尘面色苍白,唇角还挂有一丝血迹,捂着胸口前来便急切地发问。

    先前的瞬间,可谓是险死还生。若非他此回为策万全,特意戴了护心镜,恐怕那第三柄蝉刃便当真会收了他的性命了。

    “你无事便好。”

    戒座见垢无尘平安无事,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而后摇了摇头,说道:“此人十分机警,已经脱逃了。”

    “竟是如此,可惜了。”垢无尘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之色。

    但是随即,这一丝失望之色便转为了凝重。

    他沉声说道:“戒座,你可知垢无尘在那地洞之内发现了什么?”

    “嗯?”

    尸罗圆谛见垢无尘说的慎重,也忍不住升起了一丝沉重。

    两人对视一眼,垢无尘却没有解释,而是与戒座一同走向了地洞之处!

    地洞之下的万毒盆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神秘杀手刻意指引,目的为何?

    垢无尘与尸罗圆谛能否顺利解开一切的迷题吗?

    而在另一边,负创逃离的神秘杀手急急而奔,来至中途,忽然闯入了一片漆黑的天地。

    在黑暗之中,似有一尊神祇在俯瞰天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