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儒道初章·千古传芳!-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四百一十九章 儒道初章·千古传芳!

    南武林,栆月墟之外。

    告子入局,真实面目败露,欲对顾惜朝痛下杀手之刻,刀胜及时赶至。

    “顾惜朝,刀天下,你们竟敢设局算计我!”

    告子左顾右盼,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震怒非常。

    同时他心中想过近来之事,已经猜测到对方恐怕已与折桂令联手,让自己主动入瓮了。

    想到折桂令,告子眼神不由得微沉,此人他一向忌惮,否则也不会在她入世之后便急迫地要将洪范除去,以免两人联手,对他不利。

    但是没有想到,即便是他小心翼翼地避过折桂令,却仍是让她看出了破绽。

    万物有灵之境,看来是我将你小看了吗。

    在他的刻意之下,折桂令与他接触不多。而唯一有可能让折桂令看出他破绽的,便只有那玄之又玄的万物有灵。

    告子目光横扫间,又放到了两人身上。

    且莫论将到的折桂令与天华君,眼前两人皆是劲敌,自己必须要在折桂令赶到之前成功脱身,否则对方四人联手,自己绝无生还的机会。

    顾惜朝冷笑一声,嘲讽道:“告子,难道便只有你能够算计别人,别人算计不得你了吗?”

    说着,顾惜朝伸手一招,惊鸿剑一声轻吟,飞入了掌中。

    他剑花一挽,继续道:“当日你擅闯天绝峰,欲要加害好友夜流光之时,顾惜朝便觉得你大有问题,时至今日,总算是揭穿了你之丑陋面目。”

    “嘿,早便料到你与夜流光会坏告子大事,只怪当日杀念尚不深刻,否则绝不会留你们至今。”

    纵使深陷险境,告子内心焦急,表面气色却是丝毫不改。他森然冷笑,话中满含杀机。

    他早便知道自己与堂必会对上,在了解到柳三变与天绝峰有所联系之时,便对夜流光起了杀心,因此才会直接登门擒捉。

    只可惜当时被佛识阻拦,功亏一篑,而后夜流光沉毒尽去,已失去了将之诛杀的最好时机。

    “顾惜朝,多说无益,先出手将之擒下,以防变数。”

    告子实力,刀天下不放在眼中。不过对于此人城府,刀天下心有忌惮,因此不欲多费口舌,以防止告子另有后手,徒惹麻烦。

    顾惜朝也知此点,见刀天下说话,便也缓缓点头,紧握了惊鸿,眼神逐渐锐利。

    先前消遣的话语,不过是因多次女装而产生的愤懑而已。真正到了动手的时刻,顾惜朝绝不会有丝毫的迟疑!

    “哈,要动手了么?”

    心越沉,气越定,告子不愧有宗师风范,到了如此危急之刻,仍能保持沉稳气态,也不愧其风月学堂主事一职。

    只见其翻手一扬,正气简章瞬间浮现,悬浮头顶之上,淡淡的昏黄光芒笼罩而下,如不破之盾,将他庇护。

    “毫无长进的把戏!”

    刀天下狂然一笑,单足一踢,一战而胜瞬间呼哨而出,划着森然刀芒,直冲告子而去。

    而后,刀天下身形虚空踏步,快速急行,在一战而胜即将接近告子的瞬间再度握刀,而后横身猛力一斩。

    锵!

    强横之力瞬间爆发,告子不避不闪,硬生生承下了刀天下第一刀。

    淡黄光罩泛起了一阵淡淡的波动,告子身形被巨力所推动平移了数丈巨力,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损伤。

    “哦?看来这段时间,你之能为倒是有不小的长进。”

    刀天下略微挑眉,告子此刻所展露出来的实力,相比上回两人相杀,显然有了长足的进展。

    告子轻轻掸了掸衣领,暗中平复了体内翻涌的气血,才云淡风轻地说道:“你倒是让告子失望了。”

    “哈,你会亲身见证。”

    刀天下哈哈一笑。

    而在此时,顾惜朝也发起了进攻了。

    “寒山一剑没!”

    有了刀天下先手试探,顾惜朝惊鸿引动,便是极招上手了。

    “来的好。”

    “尽心篇于曰浩然!”

    见顾惜朝极招相向,告子眼中一亮,双手画圆,一身浩瀚儒功瞬间引动,掌纳玄黄,竟是以肉掌强势迎接顾惜朝极限一剑。

    “喝啊!”

    两人皆是一声大吼,各自振奋功元,一掌一剑,终及交汇。

    但闻一声惊爆,大地开裂,掌与剑之间好似凭空产生了一道大道之斩,将两人之间的土地割裂,鸿沟刺目。

    “天外惊鸿,不过如此!”

    告子蓦然一声大吼,掌力加催,似要将顾惜朝当场战败。

    顾惜朝见状,步伐一跺,剑上再增猛力。

    熟料此刻,告子却是忽然收力,竟是借助了顾惜朝这一股再生之力,欲要快速窜逃。

    “早便料到你会有此一着!”

    刀天下却是一声大笑,身形一动,便出现在了告子身前,一战而胜蛮横而下,如拍飞球一般,直接将告子拍落地面。

    砰!

    告子收势不及,直直撞落地面,在地上装出了一个足有半丈大深达数尺的大坑。

    只不过有正气简章的护佑,告子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势,仅是唇角溢血,体内气血翻腾而已。

    “咳咳,看来你们对告子的了解,比我所想还要深入啊。”

    告子咳嗽数声,缓缓起身。

    饶是受到了此等程度的连续攻击,正气简章所发的淡黄光芒却没有丝毫的减弱。

    刀天下两人目光不由得多向悬浮在告子头顶的简章看去。

    “刀胜,看来这简章并不简单,必须要先将他破去。”

    顾惜朝看着滴溜溜旋转的简章说道。

    刀天下同有所感,轻轻点头,说道:“此简章或许另有玄奇,你负责牵制告子。”

    两人商谈,不曾掩饰,告子闻言,不由得怒极而笑。

    “哈,想要破去儒门所传的正气简章,就凭你们吗?”

    告子心中愤怒,须发皆张,双手一扬,浩然元功骤然而动。

    其磅礴之处,竟是让刀天下也为之心惊。

    “小心,他恐怕是要引动正气简章之中的力量了。”

    刀天下握紧一战而胜,低声轻喝示警。

    顾惜朝却是哈然一笑,道:“来得正好!”

    说罢,惊鸿一弹,顾惜朝再次放声而歌。

    “凡俗岂知天外客,惊鸿一片日边来。”

    霎那之间,剑道心境再展,三人倏然之间,已是身陷了蓝天白云的惊鸿之境当中。

    随后,剑声大振,流云回风,皆似剑芒,正是

    “玉垒浮云变古今!”

    熟悉之间,天地皆间。

    告子见状,知道顾惜朝已经全力以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单手前扬,而后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半成方圆。

    “尽心篇天地流形!”

    咔擦咔擦

    伴随告子元功运转,身后再现了伟岸虚影,正气不屈,惊鸿剑境难以承受,隐有崩溃之感。

    然而此事,顾惜朝一剑已至眼前。

    告子面神无悲无喜,只手前握,身后虚影竟也同样动作,顾惜朝一剑,竟是被死死地接住了。

    然而顾惜朝之目的,正在于此。

    “刀胜,动手!”

    一声低喝,刀天下应声而动,一战而胜之上,顿起阵阵龙吟,竟再次引起了惊鸿剑境的异动。

    顾惜朝心有所感,忽然主动控制着惊鸿剑境之力施加在一战而胜之上,更增添了其刀势。

    得顾惜朝相助,刀天下刀气更振,横刀一斩,正是

    云海生烟天断层!

    轰!

    天地骤闻轰然一爆,无匹刀芒好似大道之斩,沿途破碎湮灭一切,直冲向了告子头顶的正气简章。

    然而就在此事,告子忽然一声冷笑。

    “嗯?不对!”

    刀天下面色微变,然而却已经无法抽身离去,只得咬牙,功元再催,极限而去。

    赫见告子元功一振,将顾惜朝强势迫退,而后竟是主动散去了对正气简章的操控,顿时简章无力坠地,伟岸身影也随之消散。

    然而此刻的告子,气势却如日中天,惶惶不可一世。

    但见其左儒,右道,竟是首现了儒道圣司融合之武!

    “儒道初章千古传芳!”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