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意料之外!-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四百二十章 意料之外!

    “儒道初章千古传芳!”

    栆月墟之外,告子在生死交关之际,首现了儒道圣武合流之式,其恐怖之能,让刀天下两人都为之色变。

    “刀胜,小心!”

    顾惜朝受告子强力迫退,见刀天下仍继续进攻,不由得高喝了一声,旋即便又被儒道之武所波及,唇角溢血,倒退之势愈发迅捷了。

    至于刀天下,距离太近,闪避已是不及,当下只得一咬牙,疯狂搬运体内气血,顿时体内血液如大河一般翻滚不休,隐有龙吟之声传出。

    同时元功倾泻,一战而胜之上刀芒更盛。

    “喝啊!”

    刀天下一声大河,元功、气血之力合二为一,高举着一战而胜,狂暴地向前直劈而下。

    砰!

    骤然一声巨响,一战而胜似乎撞向了一堵看不见的空气墙一般,再无法继续向前。

    告子面色同样是青红交替,显然此式虽然强横,却尚不熟练,与刀天下一时陷入了僵持之中了。

    “喝啊,给我破!!!”

    就在此时,刀天下猛然仰空长啸,功元激荡,竟是再越了极限只能,体内宏劲爆发,满头黑发狂舞之间,体表竟是再度浮现了淡淡的血色龙鳞。

    告子见状,忙咬破舌尖,强催极限功元,欲与之抗衡。

    然而刀天下爆发,迅速而猛烈,几乎是在瞬息之间,一战而胜之上便刀芒狂涨,随后便听闻阵阵咔擦之声不绝于耳。

    随即,儒道初章之式破!

    “呃噗”

    极招被破,告子顿受重创,仰天喷血,面色金箔,足下更是难以鼎力,摇摇欲坠。

    而刀天下也不好受,强行爆发,让他体表都溢出了不少的鲜血,看上去便如血人一般,恐怖非常。同时强行爆发的反噬之力袭来,更是让他唇角不断地溢血。

    “咳咳,刀胜。”

    告子咳嗽了数声,又是数口鲜血喷出,而后眼神阴沉地看向了刀天下。

    自上回一战,他惨败在刀天下手下之后,便更加刻苦钻研圣司武学,能为已大有长进,只是一直以来宁可负创,也要藏招,为的便是出其不意,将刀天下杀之雪耻。

    但是如今看来,刀天下的进展,竟是不亚于自己!

    “哈,这种实力,才有让刀天下注目的资格!”

    刀天下哈然一笑,浑身一阵,将血茄尽数震散。目光横扫,肆无忌惮,狂生的姿态,在激战负创之后,愈发显得狷狂。

    “再来一招,当场败你!”

    “喝啊!”

    刀天下再次一声长啸,鼓动体内剩余元功,再起至强绝式。

    “阳关叠唱落日无人!”

    刀天下长刀一横,身后再现了落日异象,苍苍凉凉之感,竟首次让告子升起了穷途末路之心。

    于此同时,顾惜朝提剑再来,并出极招,欲一举击败告子。

    “浮光掠影!”

    顾惜朝一弹惊鸿,身形数分,剑锋遥指告子。

    告子眼中死丧之色一闪而过,蓦然却又亮起了一丝神光。

    “云天心,速来助我!”

    告子猛然一声大吼,事到如今,也只能让云天心提前入场,替自己解围了。

    只要两人速度够快,足以在折桂令两人赶来之前脱身离去。

    然而他喝声落下,四周却仍是静悄悄的一片,云天心的踪迹并没有及时出现。

    告子面色一白,心中慌乱了起来。

    同在此时,天华君的笑声传来。

    “告子,多行不义必自毙,云天心早已经弃你而去了,你又何必再负隅顽抗呢?”

    天华君快步醒来,三人互成犄角,将告子团团围困。

    天华君继续说道:“如今你已至穷途,何不弃暗投明,协助我们揪出制造一切混乱的源头,还武林一片清平呢?”

    “哈,痴愚。今日告子的失败,将会成为明日你们丧生的开端!”

    告子蓦地一声冷笑,竟是不顾伤体,强行提起了体内残存功元,意欲搏命求生。

    “冥顽不灵!”

    刀天下冷哼了一声,蓄力已久的极限一刀瞬间斩出,磅礴之力,覆盖方圆,其强大之处,就连顾惜朝也不得不暂时化去极招,闪避一旁。

    告子避无可避,同样也不想躲避,反是强催功体,并起极招,正是

    “尽心篇天地同呃噗”

    告子欲起尽心篇武学与刀天下抗衡,然而气行半途却忽然凝滞,极招溃散,更是令体内伤势愈发加重。

    刀天下见状,不欲就此将之斩杀,心念转动,刀上力收五成。

    然而即便如此,这一刀下去,告子恐也再无生机。

    就在此刻,天外忽然一道宏大掌劲,逼分战场。

    旋即,超然的身影,伴随着警世辞号,缓步踏入了战场之中。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复圣古颜子步入战场,虽然身形风轻云淡,面容却是沉寂,毫无表情。

    他径直来到了告子身前,说道:“告子,你让吾失望了。”

    古颜子受柳三变之邀而来,心中本还不愿相信此事,准备若柳三变所言非是事实,他便要往堂讨一个说法。

    但是现在看来,是自己看走眼了啊!

    “咳咳,复圣,想不到连你也参与其中了,告子败的,不冤!”

    告子忽然猛烈咳嗽,每一次的咳嗽,都会喷出一口污血。

    他看着古颜子,心中明白随着此人出现,自己想要脱逃,无疑痴妄。

    “原来是儒门复圣,在下道门天华君,见过前辈。”

    古颜子辈分高的吓人,虽非道门,却同在前辈之列,天华君不敢怠慢,忙上前行礼。

    古颜子点了点头,看了天华君数眼,说道:“你是玄月弟子吧,很不错。”

    “谢前辈夸奖,晚辈不敢当。”

    天华君心中微跳,忙谦虚了数句,同时心中疑惑。

    在他的印象之中,师尊与古颜子似乎并无交集,但是为何古颜子看上去与师尊颇为熟悉?

    无解。

    古颜子点了点头,也不多说什么,而是与顾惜朝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而后看向了刀天下。

    “武林狂生,很好,武林的未来便在你们的身上了。”

    刀天下眉头一挑,猛然将一战而胜柱地,说道:“你便是柳三变所说之人?”

    “正是。”

    古颜子乃是谦谦君子,并不因刀天下的无礼而生气,反是拱了拱手,说道:“还请让古颜子将告子带回儒门,彻查其身后之事。”

    “嗯好吧,既然如此,那此人你便带走。”

    古颜子既然是柳三变所请来之人,应当足以信任。刀天下想了想,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然而就在此时,告子忽然疯狂大笑。

    “哈哈哈,想要从告子身上得出任何消息都是痴愚,总有一日,三教破碎,新世界的秩序会重新建立起来,到那个时候,你们这些愚昧之人都将不复存在。哈哈哈哈!”

    癫狂大笑之中,告子忽然鼓起了剩余功元,猛然拍向了天灵之上。

    瞬间,鲜血飞溅,一代枭雄,身躯缓缓跌落尘埃,溘然长逝。

    什么权利,什么算计什么野心,什么希冀,皆如虚幻之梦,在这一掌之下,彻底烟消云散了。

    “不可啊!”

    古颜子察觉告子动作,面色微变,就要出手阻拦,却仍是晚了一步,只来得及抱住他缓缓倒下的身躯,无奈地叹气。

    就连刀天下三人都不曾想到告子竟会如此决绝,悍然自裁,一时间也有些相对无言。

    随着告子死亡,其身后所牵扯的相关线索便再次断裂。

    众人费尽心力,却仅仅起到了这等作用,实在有些令人失望。

    古颜子轻声叹息,说道:“不论如何,揪出了告子这样的害群之马,古颜子心中感谢。关于此事,吾会在儒门下达,也请你们转告红尘素衣,吾会择日登门道谢。”

    “告子到底曾为儒门做过不少的奉贤,如今虽已无资格葬入儒门贤冢,却也不当曝尸荒野,便让吾为其埋葬吧。”

    “这好吧,既然如此,那晚辈便先告辞了,请。”

    三人对视一眼,天华君躬身告退之后,三人离去。

    古颜子又是一声叹息,抱着告子尸体化光离去。

    而在不远处,天华君三人并未走远。

    顾惜朝叹道:“此回是我大意了,在古颜子到来之后便放松了警惕,否则不至于让告子成功自杀。”

    “事已至此,纠结无用。告子既死,此事也当告一段落。天华君尚有他事在身,红尘素衣方面便劳二位通知了,请。”

    天华君仍心忧虞千秋之事,此间事了,便急匆匆告辞离去。

    顾惜朝点了点头,送别了天华君之后,对着刀天下说道:“先前见你匆促而来,神色之间隐有疲累之感,想来也有他事缠身。若是无暇,便自去忙碌吧,柳三变方便,正好我也需往堂,便由顾惜朝通知此间之事吧。”

    “好,多谢,请。”

    刀天下确有他事,见顾惜朝如此说法也不客套,点头道谢之后,架起遁光离去了。

    “嗯,往堂。”

    顾惜朝也不停留,迅速离去。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