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靡靡之境!-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四百二十一章 靡靡之境!

    南武林。

    在刀天下等人针对告子的同时,群山之间,有两道身影追光掠影一般,互不相让。

    “已是如此小心避让,却仍是让你察觉了吗?”

    受人追逐,云天心自然不会毫无感觉。实际上,他甚至连对方的身份也已经猜透。

    “上回的不断追击,险些让云天心错失了最后的疗伤时间,这一回又如此穷追不舍。折桂令此人,必须要设法除去了。”

    奔逃之间,云天心眼神低沉,杀意酝酿。

    万物有灵之境太过碍事了,尤其是如今折桂令似乎将目光仅仅地钉在了自己的身上,若是不将她除去,恐怕会成为日后行动的一大阻碍。

    “折桂令能耐不差,又修有特殊武境,以我如今的实力,虽不会落败,但是也只能与之周旋,无法取胜”

    云天心思绪飞速转动,衡量着双方的实力,试图寻找出可能将之击杀的条件。

    只是很可惜,折桂令实力摆在那里,单纯依靠他一人,绝对无法将之成功击杀。

    甚至一个不慎,还会将自己都栽了进去。

    正沉思之刻,云天心忽然眉眼一动,唇角勾起了一抹意外的笑容。

    同时,他身形忽然停住,不再奔逃,凡是转身,笑脸盈盈地似乎在等待折桂令的到来。

    不多时,人影闪烁,美目带杀的折桂令翩然而至,与云天心遥遥对峙。

    “如何?小弟弟,你不跑了吗?”

    折桂令眨了眨眼睛,很快便将眼中的杀意收起,而后笑意盈盈地看向了云天心,实则在不着痕迹地打量着此人。

    说起来,虽然折桂令追踪云天心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两人却是第一次照面。

    江湖传言,云天心为人心思老辣,城府深沉,他会突然选择停下,我必须谨防其中有诈。

    折桂令美眸轻移,往四周一看,却没有发现任何埋伏的迹象,不由得黛眉微微蹙起。

    云天心笑道:“既然折桂令穷追不舍,云天心再往何处窜逃也无济于事,不是吗?”

    “知道纪瓷的身份,看来你对事情了解的倒是十分透彻。”

    折桂令眉目轻飘,如秋波暗送,素手却是按住了鹃啼刀柄。

    “以你能为,绝无杀死儒师的可能。说出真正的元凶,纪瓷可饶你不死!”

    纵使云天心能为不断精进,但是折桂令眼光毒辣,以云天心现在的能为,纵使能胜,也绝对无法将儒师留下。

    “耶,折桂令此言差矣。”

    云天心摆了摆手,嘴角噙笑,一派的风轻云淡。

    他说道:“云天心既然选择正面与你一会,自有保命手段。饶命一说,如乌鸦白头,无可能矣。”

    “呵,是吗?”

    折桂令轻轻一笑,乍然双眸一凝,鹃啼出鞘。

    赫见弯刀如月,带出清冷刀芒横斩,沿途树木纷纷拦腰被断,直往云天心而去。

    云天心却是泰然不动,在刀芒即将临身之刻,只见其足下轻跺,身形向后飘飞,竟保持着与刀芒相同的速度。而后并起双指,觑准了刀芒力尽之刻,轻轻一弹。

    但闻一声铮然,刀芒竟尔消散。

    然而就在此时,折桂令的声音却是自云天心身后传来。

    “小弟弟有些能耐,但是只有如此,可不够呢。”

    云天心身后,魅惑的话语轻传,如兰似麝,催人欲醉,却是折桂令借刀芒掩护,突袭而来。

    鹃啼弯刀,毫不留情,直取云天心上身要害。

    云天心眉头微皱,显然折桂令的身法让他有些心惊。

    不过心中虽然惊讶,却并不慌张。

    但见其身形一动,化烟而去,折桂令一刀顿时落空。

    而几乎是在同时,云天心身形在折桂令身后凝聚,掌心功元吞吐,流云之魄瞬间出现,同样一剑,刺向了折桂令上身要害。

    折桂令手腕一转,鹃啼瞬间递至身后,险险将云天心一剑挡住。

    锵!

    刀剑交击,力量碰撞,折桂令身形向前飘飞,而后莲足轻点虚空,稳稳落在了远处的树干之上。

    “这种身法,若非纪瓷心中清楚,恐怕都要将你认作是天华君了。”

    两人初次交锋,各自险象环生,却又各自安好,不曾受创。

    折桂令远远地看着云天心,美目弯起,笑的魅惑人心。

    云天心轻轻一笑,说道:“折桂令谬赞了,云天心也不过是有样学样,距离天华君浮生一梦的境界,差的太远了。”

    当日与天华君之浮生一梦纠缠,让云天心对于烟都特殊的功体有了更深程度的认识,一些运用的技巧,也愈发的炉火纯青。

    模拟浮生一梦的效果,虽然远远比不得原招的神出鬼没,却也更具备了偷袭的效果。

    “让纪瓷见识吧。”

    纪瓷眼眸低垂,忽然将鹃啼一摆,衣发无风自动。

    骤然,天色昏沉,如坠黑夜。一轮朦胧弯月悬在高空,散发着泠泠清光。

    “嗯?”

    云天心眉头微皱,足下不由得倒退了半步。

    恰在此时,一盏烛光忽然摇曳而起,似要随时熄灭一般,倒映入了云天心双眼之中。

    与此同时,哀婉低吟声轻轻传开。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幽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哀婉声传,靡靡之境悄然展开,云天心双眼瞬间迷离,心神失守,双肩无力下垂。

    折桂令声色不动,展开步伐,摇曳生姿,竟是凌空虚踏,缓缓走向了心神失守,已经完全不再设防的云天心,手中鹃啼,闪烁着森然冷芒。

    烟都云宫,是否将就此走上生命的终途?

    同一时刻,太极宫遗址之上,垢无尘与尸罗圆谛站在地洞边缘俯瞰,面神凝重。

    “万毒齐聚,互相倾轧吞噬,难道是苗蛊之术?”

    两人对视一眼,垢无尘沉声开口。

    地洞之下万毒之盆,密密麻麻让人看不清数量,饶是以垢无尘此时的心境,也忍不住心里发毛。

    “并不排除这种可能,而且依你所言,对方似乎刻意引导。他们到底存了怎样的心思?”

    尸罗圆谛同样眉头深皱,对于这隐藏在暗处的杀手,也有些看不透了。

    垢无尘说道:“不论如何,这些毒物皆不可留。戒座还请退后,让垢无尘将它们除去吧。”

    “嗯,也好。”

    尸罗圆谛点了点头,后退了一段距离。

    垢无尘见状,剑指一柄,除妖剑铮然而出,正是全道斩身之剑。

    地洞之下的毒物虽然恐怖,但在垢无尘剑下终难幸免,尽数死亡。

    戒座说道:“关于万毒盆之事,尸罗圆谛需回佛乡查阅相关典籍,这段时间多多小心。”

    “垢无尘也会四处打听,戒座同样保重,请。”

    此地暂时已无线索,两人道别自后,各自离去。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