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暗与夜!-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421章 暗与夜!

    而在远处,神秘的杀手骤然陷入了黑暗的世界,却没有丝毫的慌乱,就好似只有这一片漆黑的天地才是属于他的家园。

    蓦然,一声阴冷的声音,自无边黑暗之中传来。

    “暗,你受伤了。”

    “我无妨。”

    神秘杀手——暗——轻轻摇了摇头,而后微微皱眉,说道:“夜,你灵魂力量锐减不少,可是此行折戟了?”

    “哼!”

    倏然,夜一声冷哼,仿佛整片天地都在颤抖,恐怖非常。

    然而暗十分了解夜的性情,因此并没有丝毫的慌乱。

    夜说道:“出了一些小意外,导致功亏一篑。不过此事我会处理。”

    “如此那便好了。”

    暗点了点头,唇角忽然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说道:“另有一事,太极宫遗址进来频繁有人前来,你之万毒盆,已经被人发现了。”

    “嗯?什么!!?”

    夜闻言,顿时勃然大怒,黑暗之中陡然生出了一只漆黑的巨手按向了暗。

    暗气定神闲,双指一并,便夹上了蝉刃在身前一划,直接将漆黑巨手一分为二。

    “夜,你有动手的闲情,不如好好将自己的情况稳定,别一不留神,便魂飞魄散了。”

    暗收起蝉刃,轻轻一笑,却又忍不住一声闷哼,体内伤势引动,唇角又开始溢血了。

    “哼,此事交你处理,我希望见到毁去万毒盆之人的首级!”

    夜冷哼数声,倏然凝聚成形,漫天漆黑也随之消散了。

    “你灵魂之体衰减不少,看来此行吃的亏,远比想象的要重啊,咳咳。”

    暗看着夜略显虚幻的躯体,双眼微眯。

    夜怒道:“暗,你我虽然同名,但是如今我代掌执事,地位便凌驾于你。你休要与我打马虎眼,认真执行任务!”

    “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逍遥。”

    暗又咳嗽了数声,捂住了胸口,兀自远离了。

    夜静静地目送暗离去,残魂之体又是一阵虚幻。

    “该死,夸叶圣,还有那名剑者。”

    夜怒骂了一声,身形一转,消失不见。

    ……………………

    而在另一边,折桂令面对云天心,已经保存了决杀之心,因此毫不保留,靡靡之境展开,云天心瞬间陷入迷幻之境当中,双眼迷离,不可自拔。

    弯月,残烛,凄风。

    锵锒!

    忽然,云天心双手无力,流云之魄竟是兀自跌落,发出了一阵铿锵之声。

    但是与此同时,其眼中的迷离之色,似乎稍有退却。

    折桂令见状,步伐加快,鹃啼高举,欲要一举废去云天心行动之力,好将他擒下,仔细盘问杀害儒师的真凶。

    然而就在此刻,靡靡之境外忽然有强大剑芒突入,整个幻境竟是难以承受,瞬间破裂!

    云天心瞬间回神,眼见鹃啼刀身已近身前,不由得面色大变,吓出了一身冷汗,同时烟都身法展开,化烟瞬间闪避。

    折桂令双眼微沉,不顾幻境被破,就要继续追击云天心,熟料天外再传剑芒,直攻己身。

    折桂令无奈,只得暂放云天心,回身横刀格挡。

    锵!

    剑芒撞刀身,爆发出强大的冲击之力,折桂令身在半空,无处借力,瞬间被击飞了十数丈的距离。

    “什么人!”

    折桂令一声低喝,美目四扫,最后落定在了左前方之上。

    那里,一道劲装的身影,正凌空踱步而来。

    “帘外几多争战,帘中握尽苍穹,谁悟得机心如梦。念悄然处、狮行虎顾,更掀起、烟雨云风。”

    赫见人世主气势沉稳,翩然而降,似笑非笑地看着折桂令。

    “折桂令,久仰大名了。”

    “你?嗯?是你,当日在谷外所见的南宫飞飞?”

    折桂令双眼微眯,瞬间便将眼前之人认了出来。虽然两人面目不太相似,但是这瞒不过她的双眼。

    折桂令说道:“原来如此,你一直便是在伪装。当日救走云天心之人必也是你了。”

    折桂令心中恍然,当日人世主能对她瞒天过海,让她无法察觉其体内波动的真元,必是修有了特殊的敛息之法。如此也难怪为何方才她无法察觉其隐藏在附近了。

    想到这里,折桂令眼神微黯。

    终归只是残缺的万物有灵啊,若是他在此,恐怕拓跋如梦的敛息之法再如何高深,也无法瞒过吧。

    而在此时,云天心也平下了心绪,说道:“多谢人世主相救。”

    拓跋如梦摇了摇头,说道:“折桂令修有靡靡之境,人所共知,你不该在此招之下迷失。云宫,你当寻机好好沉下心来反省了。”

    “是。”

    云天心点了点头,他的确有这个想法。

    折桂令的靡靡之境他早有提防,却仍是险些着了道,若非拓跋如梦出手相救,此刻情况他已不敢多想。

    折桂令闻言,却是展颜一笑,说道:“你以为,他还有日后吗?”

    “拓跋如梦心想,折桂令此刻应该思考的,当是如何自我们两人手下保得性命。”

    拓跋如梦同样轻笑,而后剑指一引,百代昆吾瞬间浮现,磅礴剑意,欲发不发。

    “嗯?百代昆吾!”

    折桂令见状,瞳孔猛然一缩,而后不可思议地看向了拓跋如梦,心中思绪转动,已将许多事情串联了起来。

    “原来如此,你便是当日在东武林出现的神秘人。拓跋如梦,本该死去的烟都之主,更获得了道门重宝百代昆吾,你能承受得了那些道门疯子的索命吗?”

    想起道门那些全道之人,折桂令不由得轻笑了数声,看向人世主的眼神当中,不由得带上了一丝怜悯。

    “关于此点,便不劳折桂令担心了。”拓跋如梦摇头轻笑,他选择不再对此事保密,自然有着自己的打算。

    云天心同样伸手一招,流云之魄瞬间飞回。

    “先前一招之失,折桂令,你我再以此式分出高低吧。”

    “剑·无形!”

    一招失利,云天心内心不忿,欲要一举挽回失去的眉角,因此剑下毫不保留,倾注了一身功元,瞬间于身周凝聚了无数无形利剑。

    浩浩荡荡,蔓延了方圆十数丈的距离。

    距离之内,草木无端摧折!

    折桂令见状,知其此招已尽全力,不由得握紧了鹃啼,眼角余光,却仍是注视着一旁轻笑而立的拓跋如梦。

    云天心全力一击固然强大,但是折桂令尚有信心接下。

    反倒是一旁的拓跋如梦,根基深沉得让她不敢小觑,一旦两人联手,自己只有在第一时间遁逃,否则恐怕脱身难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