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三招再会!-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三招再会!

    “喝啊!”

    云天心一声长喝,衣发乱舞,凝了一身剑意,化了一身功元,尽注了剑上名招。

    “剑无形!”

    一招出,无形利剑奔涌成河,沿途所触及之一切,纷纷被破碎,湮灭,化作尘埃飘散。

    折桂令不敢小觑,留了三分心力关注一旁的人世主,剩余七分,足以让她一振鹃啼,并出极招。

    “暗香盈袖。”

    鹃啼一舞,好似听闻阵阵杜鹃啼血,复有暗香盈盈,扑鼻而来,令人心神迷醉。

    然而在暗香之下,却是无匹刀芒暗藏,夺人眼目,震撼人心!

    轰!!!

    刀剑交汇,乾坤震颤。

    鹃啼刀芒就如亘古不动之高山,纵使剑河汹涌磅礴,终是无法将之摧毁,只能纷纷铩羽。

    两人元功碰撞,横乱劲力四散,周遭林木不堪摧折,或被连根拔起,飘向远方或被当场绞碎,散入尘埃。

    云天心虽多经造化,根基到底稍逊一筹,刀剑相争,已渐落下风,只是面上青筋暴起,咬牙硬撑。

    折桂令七分心力硬战,同样也并不好受,只是面上有青纱笼罩,看不分明。不过握刀的素手同时青筋涨起,指节之处也开始微微泛红了。

    忽然,就在此时,人世主手臂轻动,剑指轻点,一道利芒倏然攻向了折桂令。

    他竟当真在两人独斗之际横加一手!

    折桂令心中愠怒,却也早有所预料,当即猛然奋起全身功元,瞬间刀芒再涨,将云天心气剑尽数压制,而后鹃啼回身一斩,正好迎上了人世主所发剑芒。

    锵!

    一声轻响,鹃啼势如破竹一般,直接将人世主剑芒毁去。

    然而如此情况,却让折桂令心中暗道不好。

    “不好,这是虚招!”

    折桂令心中一惊,瞬间明白了人世主不过是以虚招来替云天心争取机会而已。

    她目光横转,果已不见云天心的身形了。

    蓦地,她心中一凛,回身便是一掌拍出。

    与此同时,云天心再展奇特身法,竟是同时在折桂令身后出现,而后功转双掌,拿捏阴阳造化,运转乾坤五行,正是道门圣司武学

    “天下篇诸生如梦!”

    轰!!!

    双掌交汇,一者名招,蓄力充足一者未曾修有掌上武学,仓促应对。

    一击之下,高低立判。

    折桂令瞬间重创,大口喷血,然后了整面青纱。身形也如飞絮一般,无力倒飞。

    云天心一击得利,不由得一声长啸,伸手一招,流云之魄再次浮现,而后冲身上前。

    折桂令威胁太大,必须要趁此机会将之除去。

    一旁人世主面无表情,静静地旁观者一切。

    很快,云天心便欺上了折桂令身前,流云之魄高举,而后狠戾斩落。

    锵!

    危急之际,折桂令勉力举起鹃啼格挡,然而重伤之躯已无抗衡之力,鹃啼顿时脱手而飞,同时身躯更是重重砸落地面。

    “折桂令,死来吧!”

    云天心一声长喝,必杀之心彰显无疑。

    就在折桂令即将命陨之际,突然

    “云海生烟天断层!”

    宏大刀芒无匹而来,席卷全场。

    云天心面色微变,欲要强抗此招,将折桂令当场格杀。但是心中瞬间衡量,恐怕以自己如今真力将尽的情况,硬抗此招,绝无生还的可能,当即只能不情不愿地退让,避开了此招。

    “嗯?刀胜。”

    人世主眼神低沉,已经认出了来者身份,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忽然身形向后飘飞,隐藏了起来。

    随即,刀天下龙行虎步,昂扬而来。

    “壮志高酬凭敌手,巅峰行道论方俦。长天浪纵三千尺,刀负胜名天下愁!”

    锵!

    刀天下径直走到了折桂令身前,将一战而胜重重地柱在了地面之上,怒目横扫。

    “要寻眉角,刀天下奉陪。”

    “刀胜”

    云天心见着来人,眼神阴沉如水,死死地注视了他数眼,才说道:“此乃是我与折桂令私人之事,刀胜此举,是否多管闲事了?”

    “云天心!”

    刀天下蓦地一声大吼,满是杀意地瞪了他一眼,说道:“若非你之性命早被李裔文所预定,今日你必死无疑!”

    云天心状态,刀天下一目了然。只是他清楚李裔文心中郁结,若是自己截胡,让他无法亲自报了藏虚之仇,恐怕会让他这种自闭的心理更加沉重,难以痊愈。

    因此纵然他此刻心中不爽,却也并没有动手,就是担心一旦动手起来,会不小心将他打死了。

    “咳咳,刀胜小心,此地不仅云天心一人。”

    折桂令轻声咳嗽,又是数口鲜血咳出,而后她深深呼吸了数次,才继续开口。

    “烟都人世主,就在周围。”

    “他竟然没死?”

    刀天下瞳孔猛缩,面色微变,同时心中恍然,难怪以折桂令的能为,竟会折在云天心的手下,看来是人世主暗中出手了。

    折桂令低声问道:“你真气消耗不少,告子那边情况如何了?”

    “告子已死,详情如此。”刀天下同样低声,将之前的情况说了一遍。

    折桂令听闻,不再言语,只是微不可查地轻声一叹。

    而在此时,隐藏了身形旁观的人世主,却又是再次现出了身形。

    并且是直接翩然而落,直接停在了刀天下之身后,与云天心一前一后,将两人围住。

    “许久不见,刀胜雄姿,仍是丝毫不减啊。”

    人世主矜持一笑,看着刀天下的眼神之中满是平和,似乎没有任何杀心。

    但是刀天下清楚,眼前此人之城府,放眼整个武林,恐怕都少有人能够与之比拟。

    这种平和之下,恐藏有滔天的波澜。

    忽然,刀天下目光落在了他身侧的百代昆吾之上,目光不由得一缩。

    “人世主,是你。难怪你会找我换取百代昆吾,元是用以代替破碎的天问。”

    上回一局,人世主佩剑天问被裳不归所断。而一名失去佩剑的剑者,一身实力至少锐减五成,难怪他会如此汲汲营营谋夺了。

    人世主轻声一笑,剑指引动,百代昆吾铮然落地,柱在身前。

    “上一回,拓跋如梦重创在身,三招惜败。这一回,刀胜真元耗半,却不知能否挡下拓跋如梦三招了。”

    话语落下,气氛倏然凝重。

    人世主觑准刀天下真元不全,悍然欲出手。

    这一场龙争虎斗,刀天下能成功救下折桂令吗?

    一旁,云天心见人世主出面,心中大石放下,同时不愿放弃任何一丝的时间,当即便盘膝调养起来。

    若是刀天下三招过后落败未死,人世主未必会将他格杀。到时候,势必会让自己出手,他必须要尽快调整好状态。

    而在远处,青衫负剑的身影踽踽而行,不羁不束的长发再风中飞舞,英挺的分叉眉,却在此刻纠结。

    他看似漫无目的地行走,却好似在冥冥之中自有牵引一般,所向之地,赫然便是刀天下等人的方位!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