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做人要讲道理!-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423章 做人要讲道理!

    第四百二十四章

    云气之顶,万丈之巅。旷兮敦兮,深不可识。

    神秘玄奥的众妙之门,尘埃远避,出世超然。

    倏然,清风微拂,漫送了一道儒雅身形;折扇轻摆,静听了一阙傲然辞号。

    “天上月星有象,棋中黑白无常,沉吟屈指数兴亡,不过古今一样。因势定波世浪,谋才颠覆痴狂,谁堪与日共高长,自是白衣卿相。”

    一步一摇扇,一步一轻吟,柳三变眼神含笑,嘴角噙笑,气态平稳而来。

    “此地便是道门传说之地——众妙之门了吗?”

    柳三变立身山颠,慧目穿云,俯瞰山河,眼见山河秀色,江山如画,顿有一股豪迈之气心生。

    “江山如此多娇,难怪能引得无数英雄为之折腰。”

    柳三变摇了摇头,将那股不必要的豪迈之气驱赶。要护卫这个武林,需要的可不是这一种豪情。

    他目光转动,于九天之上搜寻。

    ‘根据道印所言,众妙之门便隐藏在云气之中。对于我的到来,他们却显得无动于衷,看来当真是不欲相见了。’

    柳三变眼眸低垂,心中沉思。

    纵观天下道门,能入众妙之门,直面五名尊老者,不过双掌之数,可见其之超然。自己本非道门中人,想要得见五名尊老,更是难上加难了。

    不过幸好,一路行来,柳三变心中早已有了计较,只是如此做法,有些耍赖罢了。

    他左右看了看,忽然朗声高喝,道:“柳三变前来要债,请众妙之门尊老现身一会!”

    声音之中暗带元功,响遏行云,震得天外云卷云舒。

    然则众妙之门却仍不现身。

    柳三变也不慌乱,伸手一拂,柳神出鞘。

    “若是五名尊老不愿现身一会,主持公道,那么为了泄愤,柳某只好将此地毁去了。”

    云气之内依旧毫无动静。

    柳三变柳神一横,低声轻吟。

    “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惊见《枯树赋》再出,柳三变功元运转之间,一株株垂柳以他为中心拔地而起。

    而且余劲不绝,浩荡向外,似乎要将整片山头布满真元柳树。

    然而就在此时,天外互传一道掌印浩瀚而来,直扑柳三变而去。

    柳三变见机,脚掌轻跺,负剑向后。

    掌印去向不变,汹涌而落,落处却春风细雨,无声润透,竟没有引发丝毫的震颤,便将柳三变所植柳树尽数毁去。

    随即,九天之上,天门骤开,众妙之门,再现尘寰!

    而后苍老男声再起。

    “擅闯众妙之门,更企图毁去此地地脉,柳三变你可知罪?”

    “你若是清楚柳某此来的身份,便该自问一句‘罪从何来’了。”

    柳三变是来讲道理的,本就没有毁去此地的心思,见此刻目的达成,也轻轻一笑,将柳神收起。

    “道印·玄机诓骗柳某宝物,并将其送至众妙之门匿藏。柳某前来,只是为了取回自己之物而已。”

    “众妙之门内,岂会有外人之物,速速退去,莫要误了自己性命!”男声怒喝。

    柳三变却笑眯眯地说道:“水蓝之心。”

    “什么?”

    苍老男声失声开口,旋即便更是愠怒,冷道:“水蓝之心本是道门宝物,什么时候却又成为了你之所有?”

    男声落下,天地忽的一颤,一股恐怖的压迫之感传来,似要以此气势让柳三变自主退却。

    然而柳三变却毫不畏惧,鼎立不摇,反而气定神闲地说道:“鹿失共逐,此乃天下之理。道门如今无力守护,让其流落在外,柳某拼真本事取得,便当是柳某之物,非复是道门之物矣。”

    男声嘿然冷笑,怒道:“若如你所言,如今水蓝之心重归道门,也是你无力守候,水蓝之心亦非复你之物也。”

    “不然,非也。”

    柳三变摇了摇头,伸出了手指轻轻摆了摆,说道:“道门失物,源自与其无力守护,被人夺取。而柳某失物,却是受人诓骗,以鉴赏为由,此两者性质非一。又或是柳某过于强大,而道门已经没落之故?”

    “哼,道门之统,薪火相传,但有人处,道心不熄,岂会有败落之理?”

    男声冷哼一声,但是对于柳三变的话却是无法反驳了。

    当日玄机交出宝物,他们也不曾多问其中缘由,因此对于此事并不了解。

    柳三变正是在与玄机一谈之后,吃准了他们不了解详情,又皆是明白事理之人,因此才会如此耍赖。

    简而言之,就是君子可欺之以方而已。

    水蓝之心对方不可能交出,这一点柳三变心中清楚。不过他本意也非是要真的取回水蓝之心,只是要借着自己的退步让却,来达到自己的目标而已。

    “道友,莫要动怒。”

    就在此时,上回说话的女声再次响起了。她先是安抚了苍老男声的主人数句之后,才说道:“你叫柳三变,嗯——以往曾听门人说起,百年前在武林之中异军突起,声名远播,而后更是承接了博娴大旗的深柳读书堂之主,红尘素衣·柳三变?”

    “哈,想不到尊来竟也曾听说柳某薄名。”

    柳三变哈然一笑,双手拱起,朝着众妙之门作揖,口中说道:“正是柳某了。”

    “向闻红尘素衣智深如海,却不曾料到就连口齿,也是这般伶俐。”

    “耶,前辈此言差矣,清晰的言论,也是智慧的一种体现而已。”柳三变笑了笑,心中已有感觉或许这名女前辈,会是自己达成目标的关键了。

    以玄机所言,这一名女前辈,似乎与玄月乃是旧识。事关玄月之徒,想必她也会尽力而为。

    果然,在他话语落后,众妙之门内再无声音传出。

    柳三变也不着急,静静等候。

    片刻之后,女声再出。

    “红尘素衣,水蓝之心不可能再出,这一点想必你十分清楚。执意前来,必有其他目的,不如明说吧。”

    柳三变笑道:“前辈慧眼,既然如此,柳某也不故弄玄虚了。事关前道门七天之天剑君,详情如此。”

    柳三变将事情简单复述了一变,然而说道:“天剑君如今正面临层层的追杀,随时都会有性命之威。柳某希望前辈能做出,重新将天剑君收入门墙,为他正名。”

    “哼,你可知你所言代表了什么?如此一来,藏灵珠便属天剑君所有,此事行不通!”

    柳三变话音刚落,先前的男声便怒然开口。

    柳三变道:“前辈,宝物再好,终也要展现出价值。一味将之深藏尘封,与无用之物又有何不同?天剑君虽曾叛出道门,然而其道心未泯,多为正道贡献心力,对于道门之事同样时刻关切。即便如今受人追杀,也仅是一味地遁逃,不曾伤害任何一人。”

    “柳某恳请诸位前辈,莫要让一名正道栋梁,彻底堕落啊!”

    柳三变说完,又是深深长揖。

    男声一声冷哼,正要说话的时候,却又被阻止。

    随即众妙之门内再度沉默,这一次,足足让柳三变等待了半个时辰之久。

    众妙之门当中,女性尊老的声音再次传出。

    “宗上天峰贡献匪浅,而玄月对于道门更是有莫大的贡献,其传人落至今日地步,也非是我等所愿见,赐予藏灵珠并无不可。只是天剑君如今性情偏激,纵使我等愿意重新接纳,恐怕他也不会答应。”

    柳三变闻言,心中一喜,道:“诸位前辈但请放心,天剑君方便,柳三变会全力负责。”

    “嗯,即使如此,便劳你辛苦了。等天剑君重归道门,吾等亦会传下道令,复其道籍,并承认藏灵珠由其守护。”

    “多谢前辈。事不宜迟,柳某这便动身准备此事,便先告辞了,请。”

    目标达成,柳三变匆忙告辞离去。

    众妙之门内,苍老男声不悦地说道:“禾润道友,对于宗上天峰,你太过纵容了。”

    那女声,即是禾润并没有说话,反是另一道沉稳威严的声音传来。

    “柳三变言之有理,道门不该敝帚自珍,禾润如此处理并无不妥,玉璞休得多言。”

    话音落下,声息渐无,众妙之门数回闪烁,再次隐没在了云气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