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意外之喜!-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424章 意外之喜!

    “什么,你要奇异果?”

    佛乡,伽明殿之内,佛相与柳无方两人坐谈。

    当柳无方说出自己目的之后,佛相不由得面色微变,略带担忧地看着柳无方。

    奇异果的作用,乃是用以入药,助人修复破损根基,这一点佛相心中清楚。

    柳无方前来求药,难道是受到重创了吗?

    柳无方察言观色,知道佛相心中担忧,便笑道:“你放心,受伤之人不是我,而是,嗯……”

    柳无方正要说出剑千秋之名,却又忽然停下。

    如今剑千秋身怀道门之宝,身份敏感。虽然佛相足可信任,但是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大家都省得烦恼。

    于是他话音一转,说道:“总之,我是受人所托前来求药。你放心,要救治之人绝非恶人。”

    “嗯,不是你受伤就好。”

    佛相点了点头,轻轻松了一口气。柳无方要救治的人,佛相自然不需要担心是善是恶,他只是担心受伤之人是柳无方而已。

    他摆了摆手,喊来了一名小沙弥去取奇异果。

    柳无方道:“你如今体内暗伤已去,这段时间藏静佛乡之内,修为倒是精进了不少啊,看来我也不能荒废,否则就要被你远远甩在了身后了。”

    佛相自负暗伤以来,眼中神光从无一日如这般湛然透彻。

    正所谓欲扬先抑,佛相受苦受难这么长的时间,如今沉伤进去,实力必将迎来一个突飞猛进的时机。

    “幸得定座教诲,方能有如此进境。”

    佛相笑了笑,两人又闲聊了数句,前往取奇异果的小沙弥便已托着一个木盒转回。

    “奇异果在此,前辈请收好。”

    小沙弥将木盒交给了柳无方后,便退了出去。

    “多谢了。”

    柳无方点头道谢,将奇异果收起之后,道:“佛相,现今武林暗流涌动,你何事再出,我们联手再闯荡一番?”

    佛相却是轻声一叹,说道:“短时间内,恐怕是不能了。”

    佛相虽然天命功成,但是承接了佛相主事之位,事务繁冗。而且随着佛识、戒座等人天命一一到来,他身边的助力也在逐渐减少,这势必会让他陷入更加忙碌的状态。

    “若有需要,但说无妨。”

    柳无方点了点头,佛相如今已是一方主事,的确不能像以往那般可往四方武林闯荡了。

    “嗯,确有一事。佛识将要取出胸前玲珑骨,这一点需要圣女协助,劳你先知会一声了。”

    佛相想了想,将佛识之事说了一篇,却不料吓得柳无方唇角抽搐,面现恐怖之色。

    读书堂……他不想回去了啊!

    “嗯?你怎样了?”

    佛相发现他神色有异,不由得有些疑惑地问道。

    “无,无事。”

    柳无方咽了一口唾沫,摇了摇头,说道:“放心,此事我会通知道圣女。”

    心中却暗自打定主意,这一回就用飞信传书罢了。

    两人又闲聊了数句,柳无方正准备告辞离去,却不料这个时候,尸罗圆谛忽然归来。

    “见过戒座。”

    “见过前辈。”

    两人忙躬身行礼。

    “嗯,不必多礼。”

    尸罗圆谛看上去似乎星夜赶路而来,眉宇之间暗藏疲倦,柳无方心中疑惑,却也按捺着不曾多问。

    佛相却是知道戒座此行缘由,见他神情,不由得问道:“戒座,不知此行收获如何?”

    柳无方闻言眉头一动,知两人又是商谈,到了嘴边的告辞话语便有吞了下去。

    “不仅谜题未解,反更添了疑问了。”

    尸罗圆谛眉头深皱,将此行往太极宫遗址一查之事前后道了一遍。

    佛相闻言皱眉,柳无方却是面色微变。

    “万毒之盆,难道会是苗蛊之术?”

    蛊毒一术,源自苗疆之地,故而柳无方第一时间便想到了苗族。

    但是苗族之中,又有谁会跑到太极宫这么遥远的地方设下万毒盆养蛊呢?

    尸罗圆谛诧异地看了柳无方一眼,说道:“不愧是红尘素衣高徒,苗族避世多年,苗蛊之术也早在中原武林销声匿迹,你能第一时间猜到,可见平日积累之广博。”

    “戒座谬赞了,我能迅速猜到这一点,是因为前段时间,柳无方甫自苗疆归来呀。”

    柳无方苦笑数声。

    “原来如此。”

    尸罗圆谛面现恍然,却没有继续多问。

    佛相问道:“既然你与苗疆有所接触,那可能推测处太极宫之万毒盆是何人所为?”

    “这……”

    柳无方眉头皱起,心中沉思。

    以他的了解,首现夸路媸便绝对有这种能为,但是先不说她受制锥心蛊多长时间,单是凭她的性格,即便养蛊,也不会选择太极宫遗址这种地方。

    如今的夸叶圣倒也有这种能耐,不过是在承接了其父传承之后的事情,因此他的嫌疑也可以排除。

    思来想去,柳无方仍是无法确定嫌疑人选,不由得摇了摇头,正准备说话之刻,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

    ‘不对,还有一人,绝对也有这种能为!’

    柳无方双眼一亮,以夸路媸的能为,尚能被人植入锥心蛊,直至爆发而不知,那么此人必然也具备捕捉万毒成盆的本事。

    佛相见着柳无方面上喜色,忙追问道:“如何,可是有了目标?”

    “确有眉目,但尚不确定,仍需要调查一番。”

    柳无方点了点头,说道:“此事柳无方会协助调查,尽快将结果告知。”

    “阿弥陀佛,想不到尸罗圆谛回转佛乡查阅典籍尚有如此意外收获。既然如此,便劳烦奔走了。”

    柳无方摇了摇头,道:“此事柳无方也不过是代为奔波而已,真正的危险仍在戒座身上,望戒座行事一切小心。柳无方尚有他事,便先告辞了,请。”

    剑千秋尚等待着奇异果疗伤,柳无方不好继续耽搁,告辞离去。

    柳无方离去之后,尸罗圆谛朝着佛相说道:“定座近来如何了?”

    “一切尚好,只是出现的越来越少了。”

    佛相点了点头,定座甫出佛魔之岸时,倒是时常会往伽明殿一行,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越发显得深居简出。上一回因刀天下到来商讨佛识玲珑骨一事现身之后,便再不曾出现了。

    戒座点了点头,说道:“嗯,既然如此,那尸罗圆谛也前往藏经阁览阅典籍,看时候能从中得到一丝启发,请。”

    尸罗圆谛这次回归本意便是如此,虽然有了柳无方这个意外之喜,但是并不该他原本初心,道别之后,便往藏经阁而去。

    眼见众人奔波,佛相心中无力一叹。

    自己仍是太过渺小,难以成为众人心中的依靠。自己——还需要更加倍的努力才行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