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旧局奉还!-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425章 旧局奉还!

    南武林,云天心以身犯险,佐以人世主一旁干扰,终成功重创折桂令。

    就在云天心欲一举将折桂令诛杀之刻,却见刀天下单人独刀,如不破高山,稳稳地将折桂令护在身后。

    然而刀天下先前与告子一战,体内真元消耗不浅,而人世主新的传世之剑百代昆吾,剑境已出巅峰之上,一身状态亦在全盛之态。

    两人情况,正如当日布局烟都之时的角色彻底颠倒。

    “如何,你,怕了么?”

    拓跋如梦矜持一笑,衣袍轻甩,负手而立,噙笑地看着刀天下,眼中竟是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杀心。

    就好似两人比斗,仅如老友切磋一般,不带丝毫胜负之心。

    但是刀天下明白,自己上回破了人世主曲池,等于断了他一条后路,一旦让他抓住机会,恐怕等待自己的,绝对是最无情的杀戮。

    “哈,想要挑战刀天下的极限,拓跋如梦,你做好死亡的觉悟了吗?”

    “生一刀,死一刀,天下谁人堪一刀?刀胜·刀天下!”

    赫见刀天下眼一沉,气一凛,一战而胜之上顿起阵阵刀吟,无匹刀芒席卷,横布方圆!

    人世主见状,眼眸低垂,并指一引,百代昆吾豁然而现,悬浮身前,不住地旋转,竟自发了一股磅礴剑意,将刀天下之刀压格挡在外。

    “百代昆吾果真名不虚传,看你与剑之默契,看来已彻底与之契合了。”

    刀天下见百代昆吾在拓跋如梦手下如臂使指,心知这一柄传世之剑,此刻已经彻底为对方所用。

    如此人剑合一的默契,足以让拓跋如梦一身能为发挥至极致。

    “仍需多谢刀胜成全之情,便以此剑,当做谢礼吧。”

    若无刀天下换剑,拓跋如梦也无法从他手中抢夺。今日拓跋如梦之中,确有刀天下一分助力。

    为表感谢,乍见人世主元功满提,瞬间周身剑意纵横,席卷落叶涛涛,化作了剑气长河,起手极限,正是——

    “苍生·剑海!”

    双指一并,剑气成海。苍生名流再现武林,浩盛之功,直令周遭虚空颤抖。

    刀天下气沉丹田,鼎立不摇。然而折桂令重伤气虚,难以撑持,竟在这一股剑意风暴当中更受创伤,不由得闷哼了一声,唇角再度溢血。

    轻薄的青纱被浸红,静静贴在了面上,勾勒出了一个尖俏的弧度,与白皙的面容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虽是重创,竟也更增了魅惑之感。

    刀天下见此,眉头微皱,将心中旖旎驱除,而后同振奋起功元,刀气弥漫,将折桂令包裹,而后单臂一挥,顿出柔力,将折桂令轻轻送至远处。

    做完一切,苍生名流之式已到了近前,刀天下不敢继续耽搁,猛然握紧了一战而胜,仰空一声长啸,踏足,横刀,立斩!

    “响遏行云横碧落!”

    一刀立斩,如天地两分。苍生名流之式,竟是应招而破,被硬生生劈成两半,参与剑气瞬间席卷四周,方圆数里,顿遭摧残,草木尽折,陷入了一片疮痍恐怖。

    现场唯有四人,在这既是试探,也存必杀的一招之中,安然而存。

    然而极招被破,拓跋如梦却没有丝毫的慌乱,反而看着呼吸略有些急促的刀天下轻声笑了笑,说道:“嗯?刀胜,你力屈了么?”

    方才一式,拓跋如梦虽看似全力以赴,实则功出七成。然而仅仅如此,刀天下将此招破去也费力不少,之后更是短暂的陷入了呼吸急促的境界。

    以拓跋如梦对刀天下的认知,心中略一估计,恐怕刀天下在到来之前,一身真元至少耗费了四成!

    身怀百代昆吾,即便是全盛时期的刀胜,拓跋如梦亦有战而胜之的自信,更何况如今仅是六成功力的刀胜?

    唇角矜持的笑容再次勾起,端庄而自信。

    拓跋如梦剑指一引,百代昆吾悬浮身侧,剑锋遥指刀天下。

    “一招已毕,刀胜果真未让拓跋如梦失望。接下来第二招,你可要看好了。”

    说话间,赫见拓跋如梦罡足一踏,剑意如龙,直没地心,同时百代昆吾一声争鸣,亦同如九天,化作云气剑龙,正是天问三式之——

    “天问·二气归元!”

    一天一地,一明一暗,两道剑意游龙互不干扰,却又相辅相成,直攻刀天下而去。

    而同在此时,拓跋如梦尚不停歇,剑指一并,竟是身化残影,如持神兵,直冲刀天下而去。

    “千里一决!”

    唰!

    剑意再涨,人世主身形乘风,疾驰而来。

    双式同出之下,刀天下首感沉重压力。

    ‘天上,地下,眼前,三处皆是虚招,三处皆是杀招,看来拓跋如梦沉潜这段时间,能耐大有长进了。’

    双式同出,三面齐攻,刀天下可谓避无可避,陷入了极端危险之境。

    然而事到如今,刀天下避无可避,只能强行提起一身残余功元,将刀一横,至极一式,再度上手了。

    “阳关叠唱·落日无人!”

    赫见西垂残阳异境再现,沧沧凉凉之间,刀天下右足悍然向前一跺,灌注无穷刀气入地,与人世主剑气碰撞,竟似的身周百丈范围地面瞬间炸裂。坍塌,形成了一个恐怖的巨坑。

    同时,刀天下借力,一跃而上高空,凌空立足,正负着落日异境,一身刀意,一生刀意,尽纳一战而胜之中。

    而后,雷霆劈落!

    咔擦咔擦……

    骤然,虚空破碎之声传来,刀天下长刀过处,至极之力竟是让虚空不断扭曲破碎,毁天灭地的刀气化作了开天之斩,正中了九天之上,百代昆吾所化之云气剑龙。

    骤闻一声天地同振的铿锵之中,在场众人竟是都难以承受地闷哼了一声,齐齐耳窍溢血!

    而后云气游龙瞬间被破,百代昆吾失力坠落。

    然而此刻,人世主已欺进刀天下身前,剑指如龙,狠戾直点刀天下胸口。

    “喝啊!”

    刀天下一招已出,正是回气之刻,想要格挡已是不及,当下一声长喝,急速搬动体内升华异血,顿时滚滚波涛拍岸之声自其体内传来,竟是准备强行抗下人世主一招。

    “趣味。”

    人世主轻声一笑,纵使耳窍溢血,让他看上去不复矜庄端重,然则仅是轻笑,似有满含了矜持之态。

    而后,一对剑指,轻轻点在了刀天下胸口。

    咔擦!

    “呃噗……”

    剑指虽轻,却有万钧之力。纵使刀天下肉身升华,又全力抗衡,终是难以承受,顿时胸前骨骼断裂,大口喷血,身形无力坠落。

    幸得在即将落地之刻,刀天下猛咬舌尖,恢复了一丝气力,方才险险落地,不至于坠落再度负创。

    至于人世主,虽然功元消耗严重,导致面色有些苍白,但除去先前一击,耳窍不可避免受到创伤之外,却并无其他伤势。

    两人此举,人世主可谓完胜了。

    轻飘飘地落地,人世主如不然俗尘的雅士。他朝着刀天下轻轻一笑,说道:“上回三式,刀胜破了拓跋如梦曲池大穴,今回三式,拓跋如梦断骨回赠了。”

    “咳咳,人世主,你的确是一名强者。”

    拓跋如梦的确是一名强者,不论是根基,或是智谋,城府,皆是一时之选。

    刀天下轻咳了数口鲜血,而后将一战而胜拄在地上,双手齐用,竟是硬生生将断裂走位的骨骼扶正。

    只是如此一来,却让他面色更加惨白,气虚力弱了。

    人世主目睹一切,却不阻止,而是继续说道:“上回三式之后,刀胜不曾取拓跋如梦性命,今回拓跋如梦亦不取刀胜性命,只是——”

    “连环之局,相同奉送。”

    人世主话音落下,赫见剑风一振,却是云天心调息妥当,手持着流云之魄,冷然向前。

    “刀天下,不用管我,速速离去,否则两人都在折在此地!”

    远处折桂令见状,忙放声大喊。刀天下虽已力尽,但折桂令看得出来,若是他一心要走,拓跋如梦两人也不一定留得住他。

    但是,以刀天下的性格,又岂会临阵脱逃?

    但见他哈然大笑,而后猛然拔起了一战而胜。

    “让刀天下揭开底牌,你们做好了付出性命的代价了吗?”

    一声大笑,四周天地豁然一变,复见落日西垂,更有朗月东升。

    日月通天之异象,让云天心两人不由得内心一紧。

    刀天下武境已达神通,然而真元将尽的他,当真能从两人手下保全性命吗?

    人世主三式已过,是否当真不再出手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