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梅花折尽不知年!-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四百二十七章 梅花折尽不知年!

    刀罡震天地,日月齐当空。

    罕见的天地异象,更让人倍感紧张。

    自身已达极限,为求生机,刀胜终于不再保留,世人所称道武学之上,是为神通之武,缓缓揭开面纱。

    刀天下一身刀意纵横,令得他衣发狂舞,浩然之势,竟迫得云天心体内气血躁动,难以鼎立,忍不住倒退了数丈距离,方才稍稍缓解。

    “嗯这便是传闻之中,武学之上的境界吗?”

    人世主同感震撼,只是他根基远超云天心,距离又较远,因此只有些许的不适。因此他身形毫不动摇,眼中闪光爆闪,紧紧地注视着刀天下一举一动。

    神通之境,并非是根基足够便可领悟,更多所需要的,是个人的机缘。

    人世主根基,虽是当时拔剑,一身剑境,亦出巅峰之上。然而对于这神通之境,却纵使如隔着一层看不透的薄膜一般,无法触摸。

    向闻刀天下已入神通,如今看来果真如此。嗯仔细端详,或许能起到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奇效。

    神通之境,武者共求。人世主欲要武境更上,势必难饶此路。如今刀天下亲展神通,也算是意外之喜,若能仔细观摩,对于自己领悟也是大有裨益。

    “能让刀天下出此招,你们是第二个。如今第一个尸骨早寒,也该是给它寻伴儿的时候了!”

    功元灌顶,伤势却愈发沉重,竟导致气血逆流,将一头黑发都尽数染红。

    然而刀天下却顾不得这许多,终在功元积蓄之巅峰之时,仰空一吐,竟是凝气成刀,分斩日月!

    天地之间,骤入了一片漆黑,伸手难见五指之黑暗。

    而后,但闻一声铮然,伴随刀天下怒喝,无匹刀气,竟似自异空间投射而来,无处不在,无一不强!

    “阳关二叠唱梅花折尽不知年!”

    阳关第一唱,落日已无人。

    阳关第二唱,梅花折尽,欲寄无人。

    云天心首次面临神通夺命,心中泛起了自根基有成以来,即便数次历经生死险关都不曾出现的惊惧之感再度浮现,浑身寒毛炸起。

    心中不敢大意,云天心忙咬破舌尖,奋提破限功元,体内融合了烟都与三教圣司武学的变异真元毫不保留,竟是在此刻突破了往日界限,武境再次提升。

    云天心赫然高举流云之魄,双目紧闭,漫随心中一线指引,融合真元流转各大关窍,剑气澎湃自体表疯狂溢出,与无处不来到的刀气碰撞。

    虽每一回都在下风,虽每一回都让他体表同溢鲜血,然而其高举的流云之魄上,却更有浓烈的,与之过往迥然的剑意急速凝聚。

    嗯?云宫此剑,竟也隐约有超脱武学范畴的倾向了。

    远处人世主双眼微眯,他虽也同出无穷刀气攻击范畴,但此招主要针对云天心,故而以他之能为,应对起来不算太过狼狈。

    只不过云天心的进展,让他都忍不住有些心惊而已。

    想到这里,人世主看向了刀天下的方向,唇角忍不住抿紧。

    眼下无尽黑暗当中的刀气虽然恐怖,强如云天心这等修为之人都难以安然度过,但是拓跋如梦能够感觉得到,在这黑暗之下,正有一股更加恐怖的力量在快速凝聚。

    那,才是真正的杀招!

    只是

    凝聚如此恐怖的力量,刀胜,你现在的情况,仍能操控吗?

    就在人世主心中思量之刻,天地之间传来阵阵之声拉回了他的心绪。

    他的目光不由得再次转向了云天心,却见其剑上竟同现异境,隐约可见一群儒生正摇头晃脑地背书,而后异境之旁,再生两处异境,一者佛者敲钟,一者道人打坐。

    而后,三处异境之间,竟缓缓浮现出了一丝云气将之牵引,逐渐靠近融合。

    这是三教投影,难道云宫竟是以三教圣司武学,触摸到了神通之境了吗?

    人世主见此异状,呐呐无言。

    然而就在三处异境即将融汇的时候,一声冷冽怒吼,豁然传来。

    “斩!”

    却是刀天下已借助异境,凝聚了足够刀气,豁然斩出。

    顿时,漆黑的天地之间,乍然亮起了一抹白光。

    那是刀,更是破碎的虚空!

    与此同时,云天心心有所感,双目豁然怒睁,顾不得异境融合未臻完美,流云之魄狠戾斩落。

    “剑心大道通明!”

    一剑斩落,满含了儒道释三教精髓,竟同是划破了虚空,与刀天下一刀一横一竖,正面交际!

    轰!!!

    咔擦咔擦

    刀剑交击,骤引天地变色。刀天下真元空虚,难以继续维持异境,顿时咔擦破碎。而后刀剑余威不见,各自冲击,方圆数理,瞬间破碎。

    与战两人同受冲击,刀天下真元耗尽,难以坚持,顿时仰天大口吐血,一战而胜脱手而飞,身躯连连倒退,而后立足不稳,跌倒在地。

    反观云天心,虽战前无伤,又没有什么消耗,战中更是突破界限,领悟了半式神通,但是与刀天下早已成熟的神通武学正面抗衡,仍是逊色许多,直接被冲击之力击得吐血倒飞,虎口炸裂,流云之魄同样脱手,人也因此而陷入昏迷。

    嗯

    人世主见此战况,眉头微皱。

    眼下云天心伤重昏迷,看情况若是不及时治疗,恐有性命危险。

    但是刀天下与折桂令重伤在前,若不趁此机会将两人除去,恐怕日后再无良机。

    心中权衡瞬间,拓跋如梦迅速做下了决定。

    取两人性命非是必要,反倒是云天心如今已触摸到半式神通,价值与往日已不可同日而语。

    说不定自己领悟神通的契机,便要应在了云天心的身上。

    “哼,先离开!”

    想到这里,人世主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了仍在倒飞的云天心身侧,一把将他抓住,架起遁光正欲离去。

    然而就在此时

    咻!

    忽来剑芒急促,竟是直直斩在了人世主遁光之上,将其遁光打散,逼得两人落地现身。

    “这股剑气,是你!”

    遁光被破,拓跋如梦同时也通过剑气感应出来来者身份,饶是以他城府深沉,也忍不住面色微变。

    随即

    “茫茫江浸血,黯黯欲何之。独立三边静,轻生一剑知!”

    赫见一条杀神一般的身影,拖曳着出鞘的飞凶,在地上划出了一条通往了黄泉的道路。

    “李裔文,你来了,咳咳”

    刀天下看着来者,紧绷的情绪终于放松,却又忍不住大口咳血,面色愈发显得苍白。

    “接下来的武戏,就交给你了。”

    刀天下知道自己情况眼中,因此不再多言,赶忙闭目调息了起来。

    李裔文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重创的刀天下,以及他那一头明显异常的血色长发,眼中杀意愈沉。

    豁然,他剑锋一扬,直指人世主两人。

    又是一场龙争虎斗,飞凶今日,是否将枭二人之首。

    藏虚大仇,将要得报了吗?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