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剑评魁首-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44章 剑评魁首

    佛乡之中,数道流光落下。

    “快,扶藏虚道长往洗身池。”

    甫一落下,妙莲华便急急说道。同时,留守佛乡的佛怒身形一闪而出。

    “啊,快。”

    佛怒见藏虚重伤垂死,快步上前,越过了故意拖沓的念禅,搀着藏虚便往洗身池而去。

    一线随说道:“既已回至佛乡,衔令者安危想来已有保障,贫道便先告辞了。”

    妙莲华道:“道者伤势亦是不轻,不妨留在佛乡,待伤势痊愈后再动身不迟。”

    “玉佛好意,贫道心领。此伤贫道足可自理,请。”

    一线随不顾挽留,转身离去。

    这时,佛识快步而来。正好与一线随擦肩而过。

    “天铸,诛仙海战事如何了?可有损伤?”佛识先与一线随问号,旋即急急问道。

    妙莲华看了身上负创了念禅与叶武夫,道:“先入内再议吧。”

    伽明殿中,众人坐定。

    念禅当先说道:“可惜关键时刻,天魔乾元出现,致使功亏一篑。”

    “天魔乾元?”

    佛识一愣,却并没有插嘴,而是安静地聆听。

    叶武夫面无表情地说道:“当时若你不藏拙,我未必没有机会斩杀王权。”

    念禅眉头一蹙,喝道:“叶武夫,你什么意思!”

    “诸位稍安勿躁。”垢无尘说道。

    “阿弥陀佛。”

    妙莲华低颂佛号,并不争辩。

    念禅则是怒道:“镇压血海浮屠时,天铸元功消耗过甚,而后又以佛咒压制王权。破去王权一招后,体内元功已所剩无几了。”

    叶武夫冷哼一声,不再说话。只是目光依旧幽幽地看着妙莲华。

    垢无尘道:“事情已经过去,再争已无意义。再者,此战虽然无法成功诛杀王权,却也毁了诛仙天柱,将诛仙海从暗处逼迫了出来。眼下还是以藏虚道长的伤势为重。”

    妙莲华道:“藏虚道长伤势虽重,但洗身池乃佛乡灵泉,有着非凡的功效。想必能稳定他的伤势,之后再进行治疗。”

    说话间,佛怒走了进来。

    “已经将道长放入洗身池。他的伤很严重,想要痊愈,恐怕需要不短的时日。”

    “既然藏虚道长有佛乡照料,我也可安心。垢无尘尚有要事,便先行告退了。”垢无尘起身,朝着众人拱手,旋即对着叶武夫道:“诛仙海一战的情况,烦请两面神告知红尘素衣,请。”

    垢无尘离去。

    叶武夫紧跟着起身,一言不发地离开。

    嗯哼……

    妙莲华身形猛然一颤,唇角有鲜血溢出。

    “天铸,你受伤了。”

    佛怒一惊,慌忙上前。

    “无碍,只是元功催动过度了,引发了体内的旧伤。调养两日便可。”

    妙莲华摆了摆手,道:“这两日,佛乡法阵需要时刻开启。你们要多注意一些,去吧。”

    佛怒几人退出伽明殿之后,妙莲华面容猛然扭曲起来,浮现了极度痛苦之色。旋即身形竟是变得虚幻了起来,半响之后,方才再度凝实。

    “玉佛之路,天命将尽。我需加快引三座入世了。”

    妙莲华长舒了一口气,看着伽明殿之顶,默然无语。

    ………………

    太华山外,负创的柳三变两人归来,却正遇乾元,一时间,落入险境了。

    “看来,我的运气,要比你们好啊。”

    乾元轻笑。

    “前辈先走,我来断后!”

    佛相猛然踏前一步,佛功震荡,一抬首,便是极招。

    “大梵圣掌!”

    佛相一掌拍出,金色佛芒闪耀,凝成金色的巨掌,压向乾元。

    然而乾元却是衣袍轻摆,魔攻浩瀚而出,以云淡风轻之势,破开了佛相一招。

    双方根基之差,高低立见。

    佛相却无畏惧之色,佛元饱提,倾泻而出。一朵金色圣莲,悄然浮现。

    “莲花降魔!”

    佛相一声大喝,莲花轰然镇压而下。

    “这招倒是有点意思。不过,也该结束了。”

    乾元微微点头,屈指成爪,魔功饱提之下,竟化作一道数丈大小的漆黑爪影,一把将圣莲捏碎。旋即身形前冲,指上寒芒闪烁,势欲屠佛。

    柳三变见状,猛然祭出柳神,横剑一斩,将乾元迫开。同时也因反震之力而连连倒退,鲜血高喷。

    乾元冷哼一声,欲再下杀招,两声厉喝却是突兀而来。

    “一式·留神!”

    “天风不落尘!”

    两道庞然之劲直袭命门,乾元不敢大意,放弃了继续进攻的动作,淡淡地看了一眼快速赶来的两人,化作一阵黑烟,快速离去。

    “你们没事吧?”

    来人正是虞千秋与天华君。天华君见两人负创,关心地问了一句。

    “无碍,多谢两位前辈解围。”柳三变低声说道。

    虞千秋看了看远处的太华山,眉头一皱,问道:“太华山法阵犹在,为何山体却被毁灭了。”

    佛相也看了一眼太华山,眼中却有一股道不明的意味。他早便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但却没有说出。

    柳三变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不知二位来此,所为何事?”

    “此地非是谈话之所。”天华君道。

    柳三变点了点头,道:“太华山已毁,怕是重建无望了。诸位请至鸣翠山一谈。”

    柳三变说完,指出了鸣翠山方向。众人化光而去。

    ……………………

    斜月坪上,持续了数日的论剑会也开始进入了尾声。

    素不凡祭出奇石之后,众人纷纷留招。霎时间,暗青色的石子绽放出炫丽之色,各式剑招在其内拚斗不休。

    “刹那风华是一个神奇的所在,其所跌落的石子,亦有神效,可受人留招其上,若是同时存在两式以上的招式,则会自发模拟出招式的争斗,将弱者淘汰。乃是不可多得的武道瑰宝。”素不凡一边讲解,一边关注着奇石。

    咻!

    在他说话间,一道淡橙剑气突然被逼出,落在地面,没了声息。

    “看来此会诸位剑者留招,可都不简单,竟能厮杀如此之久。”素不凡赞道。

    旋即,又是数人剑招被逼出。

    “仅能如此了么!”

    烟朱低声自语,方才被逼出的剑招之中,便有他的留招。

    李裔文面容无波地看着奇石。他此行本就不是为了剑评的胜负,故而对胜负并不放在心中。虽然他的剑招如今尚未被逼出。

    随后,又是数道剑招被逼出,其中便包括了游剑方尘的。他的剑意,乃至剑招都太过恬然,不适宜争锋。而此时,奇石之上,便剩下李裔文、儒门杀令以及意怀天三人的剑招了。

    咻!

    又是一声破空声起,意怀天剑招被逼出。

    李裔文微微摇头,似看见了败局。儒门杀令成名已久,单以剑招而论,并非是目前的自己所能抗衡。然而就在这个时刻,儒门杀令却是突然开口说话了。

    “此回剑评,吾倒不好阻了年轻人的步伐。”

    他呵呵一笑,竟是收回了奇石之上的剑招。李裔文也因此轻松获胜。

    素不凡伸手一招,收起奇石,抹去李裔文的剑招,哈哈笑道:“儒门杀令胸襟果然宽敞。既然如此,综合剑意与剑招的比斗,此回剑评的胜者,便是李裔文了。其次者,则是儒门杀令、意怀天、游剑方尘……”

    同时,他目光看向李裔文,心中暗自点头。这小子,确实对他胃口。同时目光隐晦地看向儒门杀令,想起他口中的一式之传,心中隐约有了猜测,更欣喜李裔文有此造化。

    虽只短短照面,但是酒池剑莲从来都是由剑看人的,他就是欣赏李裔文这小子。

    而此时,作为剑评会的发起者,剑千秋也不再旁观,起身说道:“此回剑评,见识了诸位剑者奥妙之意,着实令人收获不小。甚至在下剑境,也隐有精进之感。嗯……此回既是剑评,又有胜负,自然少不得胜者的好处。七尊剑虽人少势弱,却也有三分实力。此回剑评前三名,可向七尊剑提出一个要求,七尊剑必然全力满足。”

    “我需要关于意癫狂之死的所有资料。”

    剑千秋话语刚落,意怀天便提出了要求。声音无悲无喜,让人听不出情绪。

    剑千秋眉头微皱,隐晦地睨了一眼李裔文,道:“可以,三日之后,意癫狂的情报会送到你的手上。”

    “但愿你不会让我失望。”意怀天轻轻地说了一句,化光离去。

    “此会既尽,吾也该告辞了,诸位请。”游剑方尘哈哈一笑,飘然而去。

    随后,又是数人离去。

    李裔文看着剑千秋,问道:“佛乡之外的一剑,可是你出手?”

    “是。”剑千秋点头,干脆利落的承认。

    “为何要针对佛乡?”李裔文追问。

    裁决者咧嘴一笑,道:“按照一件事换一个问题的规矩,你逾越了啊。不过你若是答应我的要求,剑主想必也会回答你这个问题的。”

    李裔文还未说话,剑千秋便摆了摆手,制止了裁决者,然后说道:“我与拓跋如梦有三剑之约。”

    “烟都。”

    李裔文也是聪慧之人,心中对整个事情已经有了数分推断。

    “不知杀令前辈,可有吩咐?”剑千秋转向儒门杀令问道。

    儒门杀令轻轻一笑,道:“吾早已是隐退之人,并无他事需要劳烦贵会。不过既是剑评应得,吾也不好推辞。嗯……不如此事暂时按下,他日若是有人持吾手令,希望贵会届时再兑现今日之诺。”

    “可。既无他事,剑千秋便先行告退,请。”剑千秋告别,与裁决者离去。

    同时,烟朱也是悄然退去。而一直关注着烟朱的李裔文见状,顾不得与素不凡道别,暗中紧随。

    儒门杀令与素不凡突然对视,露出了一丝意味莫名的笑容,离开了此地。

    因剑评会而热闹起来的斜月坪,再度恢复了阒静。只有那素不凡所造的酒河,依旧泛着波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