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难解!-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429章 难解!

    轰!

    哝叭!!

    极招交汇,地裂天崩。满上伤痕的大地难以承受,开始出现大面积的塌方。

    瞬息之间,烟尘滚滚,弥漫天地。

    纵使李裔文见机迅速,然而拓跋如梦剑招同样迅捷,双方交汇爆发之地,距离刀天下不过十数丈距离。

    如此恐怖之威,短短十数丈距离根本无法作为缓冲,刀天下如今的情况不敢硬抗,忙闷哼了一声,强行催动功体,带着折桂令远离。

    饶是如此,仍是晚了半步,恐怖的冲击力蜂拥而至。

    急切之下,刀天下将折桂令拦腰抱在身前,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她。

    “哼噗!”

    又是一声闷哼,刀天下强受冲击,顿时伤势加重,唇角血液止不住地溢出。

    折桂令忽然抓住了刀天下的守护,语气关系地说道:“你被挡住我看李裔文啊,他怎样了?”

    刀天下:“……”

    “是我冒死救你的啊。”

    虽然身负重创,刀天下仍是忍不住一阵无语。

    以他跟李裔文的关系,在折桂令对他表现出强烈兴趣之后,他自然不会无动于衷,而是暗中调查过折桂令此人。

    只不过根据调查结果,折桂令向来便是如此轻佻,并非当真看上了李裔文,因此他才没有过问此事。

    但是现在看来,恐怕折桂令这回并不是单纯地好玩而挑逗李裔文了。

    “你不是没事么。”

    折桂令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探过头去看向了李裔文。

    经过极招相碰,虽然李裔文同受冲击,体内气血翻腾,让面色有些涨红,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受到伤害。

    拓跋如梦一剑毕竟取向刀天下,李裔文中途拦截,占尽了先机,只是极招爆发,终是没有安然无恙的可能。

    反观拓跋如梦,极招被破,又需护住云天心免受气劲冲击,无法闪避,当即被气劲余威真的唇角溢血。

    李裔文见状,冷哼一声,飞凶一挽,便再出剑气袭人。

    拓跋如梦勉力防守,却无奈体内真元不足,渐落下风,身躯多出被剑气所伤,衣破血流。

    然而,其唇角之上,那一抹笑容却是愈发地明显了。

    ‘嗯?拓跋如梦眼藏算计,难道他还有什么暗招不成?’

    一旁折桂令紧紧注视两人之上,见拓跋如梦即便败像将露,却仍噙着轻笑,眼中身侧难测,心中直觉有些不妥。

    折桂令见刀天下同在观察战局,却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心中快速思索,终是选择舍了眼中所见,相信自己的心中直觉。

    当即折桂令娇喝一声,喊道:“李裔文,小心有诈!”

    “嗯?”

    李裔文眉头一皱,抽空回首看了折桂令一眼。

    “呵,战中分心,当真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了么?”

    拓跋如梦忽的一声轻笑,骤然提起元功,左手并指一划,竟出苍生名流之式强取李裔文。

    “苍生·剑流!”

    苍生名流,剑气成河,滔滔不绝袭向李裔文而去。

    李裔文一时分身,先机已失,虽匆忙横剑格挡,仍是受剑气冲击,连连倒退,唇角溢血。

    拓跋如梦趁机,百代昆吾连续挥动,发出了数道剑气,而后带着云天心便与逃离。

    “哼。”

    李裔文双眼一沉,冷哼了一声之后,飞凶力挽,仅出一剑便直破了拓跋如梦数道剑气,并且余威不减,直取两人而去。

    然而就在此时,拓跋如梦忽然回首一笑。

    “嗯?不对!”

    李裔文心中一紧,猛然察觉身侧竟有一股雄浑剑气夺命而来,不由得面色微变,同时身形急速闪烁,数易方位,险险避开了此剑。

    “是谁!”

    李裔文低声一喝,同时飞凶旋身一划,同出剑气回击。

    熟料对方蓄势已久,在第一道剑气之后,竟又是近百道同样恐怖的剑气,李裔文眉头一皱,担心以刀天下两人的情况难以在这一波恐怖的偷袭之中坚持,只能放弃继续回击,身形一闪,领着两人远离。

    待再回头时,剑气渐歇,却也同样失去了人世主两人的去向了。

    “可惜了,功亏一篑。”

    刀天下摇头喟叹,他知道李裔文心中郁结,此回本是最好的诛杀云天心的机会,却就此错失,就连他都感到遗憾。

    “无妨,你们无事便好。”

    李裔文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刀天下却知道李裔文心中所想,不由得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折桂令却是若有所思地说道:“方才那发出剑气阻拦之人,不简单。”

    “确实不简单。”

    刀天下点了点头,接话道:“从方才剑气来看,恐怕出招之人,能为不在我等之下。暗中偷袭,其间缘由值得玩味。”

    然而李裔文却听出了折桂令话中深意,眉眼一动,看向了折桂令,问道:“你猜到对方身份了?”

    “有些疑惑,但并不确定。”

    折桂令摇了摇头,却不再多说。

    李裔文点了点头,说道:“你们伤势沉重,好好疗养吧。”

    说完,李裔文转身便走。

    刀天下忙道:“喂,你就这样将我们丢下了?”

    说完,刀天下看了看四周,荒郊野外的,连人影都见不着一个,李裔文将两人丢下,跟杀人抛尸有什么区别!

    李裔文闻言,转身看了看两人,眉头深皱。

    他心中仍是不愿就此放过云天心两人,准备继续追击。但若是要安置两人,追击之事,便无法进行了。

    “哎哟……”

    就在此时,折桂令忽然一声痛呼,娇躯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

    “小哥哥,纪瓷心口好痛。”

    李裔文微微低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反是刀天下以为她伤势发作,关切了两句。

    折桂令理都不理刀天下,含情脉脉地看着李裔文,说道:“小哥哥,要抱抱。”

    李裔文抿了抿唇,上前两步将刀天下搀扶了起来。

    “我先送你们回读书堂。”

    “我呢我呢,嘤嘤嘤。”

    折桂令见李裔文搀扶刀天下,却对自己不管不顾,顿时不敢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嘤嘤之声再起。

    “你尚有余力,自己前往吧。”

    刀天下为护折桂令,连番负创,此刻不宜动用真气,反观折桂令,已有了行动之力。

    李裔文说完,头也不回,架起遁光便快速离去。

    折桂令无趣地撇了撇红唇,不过却没有一同前往读书堂。

    李裔文说的不错,她的确已经恢复了不少,自主行动是无碍了。

    “不过,方才出招之人,会是他吗?似是而非,嗯……往洗砚台一行。”

    折桂令心中沉思片刻,疑惑仍是不得解答,当即起身,欲往洗砚台验证心中疑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