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错综复杂!-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430章 错综复杂!

    而在战场的远处山峰,两道流光一闪而逝,现出了拓跋如梦两人以及以为黑巾覆面的男子。

    “咳咳,多谢阁下出手相助。”

    拓跋如梦低声咳嗽,旋即将云天心放置妥当,正准备度元为他疗养伤势的时候,男子却上前了一步,将他挡住。

    “你伤势同样不轻,让我来吧。”

    畅和风轻笑上前。

    “嗯,有劳了,不知阁下如何称呼,又是为何出手相助?”

    拓跋如梦沉思片刻,点了点头,但是却并没有依言退开,而是反问道。

    “哈,我与云天心乃是旧识。嗯……你可以称呼我十七。”

    畅和风哈哈一笑,说道。

    “哦,十七?”

    拓跋如梦眉头微挑,看了看眼前的男子。

    上会与云天心一谈,他便曾说出十七此人,那时拓跋如梦还想着通过云天心与之一会,却没有想到两人会在如此情况之下会面。

    畅和风却以为拓跋如梦是因为自己覆面行事而有所怀疑,不过却没有以真面目见人的心思,而是笑道:“十七覆面行事,实在事出有因,还请阁下见谅。”

    “无妨,劳烦了。”

    对方既然爆出了十七的名号,而且出手相助,想来与云宫之间尚有利益牵扯,倒是不用担心他会趁此机会横加暗算。

    而且以对方的实力,若当真要痛下杀手,自己也无力阻止,只能独自逃生。

    拓跋如梦点了点头,退到了一旁盘膝而坐,开始调息。

    畅和风则是并起双指,连点云天心周身输出大穴。

    ‘咦?云天心体内真元,怎会给我一种融汇了儒道释三教特性之感,难道他已经将圣司武学彻底贯通了吗?’

    忽然,畅和风眉头微挑,深深地看了昏迷之中的云天心一眼。

    毫无疑问,畅和风的这一发现,又让云天心在他心中多了一条存在的价值了。

    “喝啊!”

    念及此处,畅和风不再保留,真元滚滚渡入了云天心体内,替他疏离散乱的真元。

    足有半个时辰之后,云天心才猛然喷出大口鲜血,悠悠转醒。

    就连畅和风,也禁不住额头微露汗渍。

    “嗯……是你。”

    云天心悠悠转醒,一回首,便看见了略显疲累的畅和风已经在一旁调息的拓跋如梦,心中略一思索,便猜测出来了在自己昏迷之后发生了何事。

    “多谢了。”

    云天心起身,朝着畅和风躬身道谢。

    “你我同志,不必见外。说不定什么时候,便要轮到十七被你所救了。”

    畅和风哈哈一笑,双手搀扶起了云天心,然而话语之中却暗示了自己现在乃是以十七的身份行事,希望云天心不可透露他的真实身份。

    云天心心领神会,微微一笑,不再多言。

    这时,拓跋如梦走了过来,说道:“云宫,感觉如何?”

    “嗯……尚可,只是短时间之内难以动武了。”

    云天心闭目感应了一番自己的情况,轻轻摇头。

    此行本意乃是为了查清对方是用何种计划引诱告子入瓮的,却没有想到后面会牵扯出这许多事情,连带自己也被重创。

    不过幸好,在最后的关头,他不仅突破了武境的极限,更是将三教圣司之武的融合推进了一个自己以往从来不曾触及的境界!

    只要待他将伤势养好,再仔细雕琢,完善,他的武学修为必能向前迈进一大步!

    “嗯,此回你是如何与他们发生冲突的。”

    拓跋如梦点了点头,关于云天心如今武境,他也不想再畅和风面前多谈,便问起了此事缘由。

    “若非是我恰好经过,你恐怕已经折在折桂令手中了。”

    畅和风忽然说道:“莫非是与告子有关?”

    “嗯?你也知道了?”

    云天心心中一惊,但是面色却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忍不住多看了畅和风数眼。

    告子之事,近在眼前。屈指算来,恐怕在他刀天下出现之前,告子仍未落败。然而畅和风当时并不在场,却能这么快得到消息,果然不可小觑。

    畅和风点了点头,面上也多了一丝沉肃。

    他说道:“我所来方向,正巧遇见了告子等人,也正是尾随刀天下而行,方才遇见的你们。”

    “恐怕告子如今,应也被擒捉了吧。”

    云天心挑了挑眉头,略带疑惑地看了一眼畅和风。若告子当真被擒,便意味着畅和风的身份有可能被暴露出来,他因何仍能如此沉稳淡定,莫非……

    想到某种可能,云天心面色微变,失声道:“难道,告子死了?”

    “是,他死了,自裁而亡。”

    畅和风点了点头,眼中却并没有失去同志的悲伤,仍是一片平静。

    “这不应该啊。”

    云天心眉头深皱,仍是疑惑不解。

    “以告子的身份,即便是被擒捉,也有诡辩的余地。若是再有人加以因应,未尝没有存活的机会,他因何要自裁呢?”

    百思不得其解,尤其是从折桂令出现拦截他来看,对方之中并无儒门高层在,仅凭天华君等人指证,绝对难以让儒门信服。

    然而畅和风却是幽幽一叹,说道:“是古颜子出现了。”

    畅和风与告子的确不和,甚至多次互相算计。但是到底是同志,告子在这个时候折了,对他也没有任何的好处。

    只是他不能出手,或者说,他不敢出手。

    古颜子很少动武,至少三个甲子之内,他已经没有动过武了。因为他已经不再需要用武力来证明自己。

    复圣,这边是一个金色的招牌。儒门上下,没有谁敢将他看清。

    就连一向离经易道的折桂令·纪瓷,在他面前也乖巧如小女孩儿一般。

    畅和风担心自己一旦出手,便也将随了告子而去。

    “儒门复圣……看来此回是天绝告子了。”

    云天心闻言,也禁不住摇头轻叹。

    复圣之名,即便他非是儒门之人,也同样如雷贯耳。

    尤其是当日告子围攻读书堂之事,复圣出面便直接强行压下,其之威严可见一斑。

    畅和风点了点头,说道:“不论如何,告子死亡,一些事情我必须做出变更,你们有伤再身,便好生调养吧,请。”

    告子死亡出乎意料,接下来必将引动儒门一连串的人事变动,这个紧要关头,即便是以畅和风之身份也不敢莽撞行事,匆促道别离去。

    “嗯……”

    拓跋如梦眨了眨眼睛,看向了云天心。

    云天心抢先说道:“人世主,是想问先前最后一剑的情况么,嗯……呃噗……”

    说话间,云天心似乎伤势发作,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拓跋如梦忙上前点了他数处穴道,替他缓和了情况,而后才说道:“先寻地疗伤吧,此事再说。”

    “嗯。”

    云天的点了点头,拓跋如梦身形一转,架起遁光裹着云天心,两人迅速远离。

    而在远处,两道身影却忽然现出身形,却正是玉飞倾与寻根两人!

    “畅和风,果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般伟岸。”

    寻根看着已经离去的三人,眉头深皱。

    玉飞倾道:“幸好你先前不曾出手,否则怕是要打草惊邪了。”

    先前一战,两人一直旁观。在刀天下负创之刻,寻根便有出手的倾向。

    而后李裔文现身,更是暗提元功,但是幸好最后仍是没有动手,否则让畅和风察觉,两人恐怕便无法得见畅和风的真实面目了。

    “此事必须通知出去。”

    寻根摇了摇头,先前若非玉飞倾阻拦,恐怕他当真会忍不住出手。

    但是如今既然知道了畅和风的真实面目,那么必须要将此事通知,以免尚有他人落入算计当中。

    玉飞倾点了点头,也认可寻根的看法,但是却补充道:“但是切记一点,此事决不可让太多人知晓。”

    “我只会告诉红尘素衣,畅和风方面便劳你继续盯着,请。”

    两人商谈完毕,寻根匆匆告辞,往读书堂而去了。

    “嗯……畅和风面目已经揭露,但是再来的下一步,还需等待儒门人事变动所进行排布,先静观数日。”

    玉飞倾沉思片刻,同样化光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