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姓柳的都是骗砸!-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432章 姓柳的都是骗砸!

    鸣翠山,深柳读书堂之外,一名道者的身影踽踽而行。

    ‘句无章寻找无忧草,许长时间都没有讯息传回,也不知进展如何了。'

    博娴眉头深皱地往着读书堂方向走心,神情凝重,心思不安。

    “这两日心绪浮动不安,必将有事发生。但是究竟是何事,能让我如此不安?”

    博娴抬起头,看了看已经近在眼前的鸣翠山,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上回读书堂与柳三变一探之后,博娴也并没有让自己闲置下来,而是同样在钻研如何针对令师的办法,只可惜暂时还没有比使用无忧草更好的办法,直到日前,一股浓郁的不安之感将他笼罩,让他无法专注,便准备来读书堂,与柳三变一谈。

    有时候,与智者商谈,是很能启发自身思维的。

    “嗯……读书堂阵法已启,而且看上去较之过往有了很大不同,看来红尘素衣为此也废了不少心血。”

    行至鸣翠山下,博娴感应到阵法的气息,不由得轻轻点头。

    柳三变阵法水平无需置疑,纵使未能达到玄月那种传说之境界,但是放眼天下,也是一流。

    此回读书堂阵法破而后立,更添神威了。

    当然,与之相应的,当初柳三变所传的开阵之法也失去了效用。

    博娴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叩山之时,却又忽然眉头一挑。

    旋即,一道身影,正如行尸走肉一般缓缓自读书堂之内走出。

    “嗯?是逍遥子,你怎样了?”

    博娴看着面色哭丧,两眼无神,就连身形都摇摇欲坠,好似完全失去了生的渴望的逍遥子,不由得面色微变,忙趋身上前询问。

    然而,逍遥子却好似不曾见他身影,不曾听他言语一般,双眼失去焦距,好似只剩下了本能的行走一般,只是口中低声呢喃着让博娴都有些摸不着边际的话语。

    “呵,呵呵,假的,都是假的。姓柳的是骗子,都是骗子!”

    逍遥子不曾搭理博娴,失魂落魄一般渐行渐远。

    “逍遥子状态不对,听他话中所言,难道是被人欺骗?他从读书堂而来,难道会是大变子骗他了吗?”

    博娴并没有跟上,而是站在原地,看了看逍遥自颓丧的背影,又看了看读书堂,眼中疑惑之色越来越重。

    就在此时,读书堂内忽然传来了泣红颜的身影,旋即便见其身影风风火火地跑了出来。

    “老道士,你走慢些,这些菜还没吃完,莫要浪费了,你带回去吃吧。”

    博娴闻声看去,却见圣女正提着一个食盒,一边叫喊一边展开身法快速而来。

    博娴目光再转,看向了逍遥子,却发现他忽然身躯剧烈颤抖,而后竟装作听不见泣红颜的呼喊,化光瞬间离去。

    那等速度,十分狼狈。

    博娴盯着泣红颜手中的食盒,若有所思。

    “唉,这老道士真是的,怎得这么没礼貌。”

    泣红颜看着逍遥子离去的身影,小脸嫌弃得都皱成一团了,显得十分不开心。

    博娴呵呵一笑,问道:“圣女,发生何事了。”

    “这臭老道说要品尝本圣女的厨艺,本圣女便想着好好招呼他一下,给他做了几个好菜。谁知道这老道这么不给脸,吃了一点点就说有要事,急匆匆地跑了。”

    泣红颜一脸嫌弃,看着博娴却又忽然眼中一亮。

    “哎呀,正好你来了,这菜都还热着呢,可别浪费了,快来吃掉吧。”

    泣红颜扬了扬手中食盒,又稍微恢复了一些情绪。

    幸好还有一人,否则这些美食就要浪费了。

    “这嘛……”

    博娴眨了眨眼睛,看着泣红颜手中的食盒,陷入了沉思。

    逍遥子的性格他了解,是一个十足的吃货,若泣红颜所烹饪的当真是美味的食物,便是天要塌下来了,逍遥子也必会先将其吃完。

    想到逍遥子先前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样,这食盒当中的菜肴就有怎样的威力,博娴已经心中有数了。

    而且,现在的他的确是没有丝毫进食的心情啊。

    因此博娴摇头苦笑,说道:“圣女,抱歉了,博娴如今并无进食的心情。”

    “嗯……好吧,看你愁眉苦脸,吃龙肉也吃不出味道。”

    泣红颜看了看博娴面色,忍不住又皱了皱瑶鼻,然后说道:“你是来找柳三变的吧,他已经离开了读书堂,并且短时间内暂不回来,你怕是要白跑一趟了。”

    “哦,大变子竟不在读书堂?”

    博娴挑了挑眉,低头沉思了片刻,说道:“好吧,既然如此,那博娴也不打扰了,请。”

    柳三变离去,恐是为了妖域之事。反正博娴来此寻他,不过是想闲聊而已,既然不再,那博娴便准备告辞离去。

    然而就在他转身之际,却忽见垢无尘匆匆而来。

    “嗯?是博士生,你也在此。”

    垢无尘匆忙而来,见博娴也在,不由得微微诧异,随后才向圣女点头问好。

    “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来了这么多道士。”

    泣红颜撇了撇嘴,但是也知道垢无尘来此,必定也是寻找柳三变的,因此不待他开口,便先说道:“柳三变目前不在读书堂。”

    “啊?”

    垢无尘略微呆愣。

    博娴接道:“垢无尘,看你神色略有沉郁,莫非是太极宫一事,遇到了什么意外。”

    “确实遭遇了一事,详情听我道来。”

    垢无尘点了点头,将太极宫遗址出现万毒盆之事说了一遍。

    “咦,万毒盆?”

    泣红颜听见万毒盆的名字,不由得轻咦了一声。

    垢无尘看了看她,忽然拍了自己额头一下,失笑道:“是了,有圣女在,此事何愁没有请教之人。”

    泣红颜却是摩挲着光洁的下巴,做出一副沉思的模样,说道:“你也别抱有太大的希望,对于万毒盆我虽然有一些了解,但并非十分清楚。”

    “只是你们可能不了解毒道之事,万毒盆早已经被禁止炼制,而且听你形容,这太极宫遗址处的万毒盆,起码也是甲等规模的,纵观毒道,能够完成这等规模的万毒盆,也不超过五指之数。”

    垢无尘双眼一亮,说道:“那不知谁人有此能耐?还请圣女赐教。”

    “母后虽从未炼制万毒盆,但是以她的能力,炼制甲等万毒盆轻而易举。至于我,也能勉强一试。”

    “毒脉之外,便属苗疆之地,毒蛊之术最为横行,万毒盆也是由此地传出,不过苗疆之地近来少出人杰,也只有黑苗族的夸路媸与白苗族的圣人夸叶名存两人了。”

    说到这里,泣红颜忍不住顿了顿,而后继续说道:“此外,还有一人也有可能,那便是阎罗鬼帝,只是他已经死亡,也难以查证了。”

    “嗯……如此说来,恐怕源头将要追溯之苗疆之地了。”

    垢无尘若有所思的说道。

    博娴则是说道:“阎罗鬼帝入世避世的时间,与太极宫皆没有联系,应该可以排除他的嫌疑。至于苗疆之地,小方前段时间方自苗疆归来,垢无尘你可寻他一问。”

    “可以,多谢圣女告知,请。”

    垢无尘点了点头,告辞离去。

    博娴也说道:“我也该离去了,请。”

    两人离去,泣红颜撇了撇嘴,也不说什么相送的话语,自顾便回返了读书堂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