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尘世暗夜!-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433章 尘世暗夜!

    太湖之上,竹筏轻飘,水波荡漾。

    柳无方盘坐竹筏一侧,眼见老翁虚空为炉,化果成药,心中惊叹不绝。

    老翁之能为,便恰如这浩渺太湖一般,广袤无垠。

    “收!”

    蓦然,老翁一声轻喝,手中掌印变化,虚空炉火猛然大涨,一枚丹药于焉浮现。

    随即,老翁取出一个玉**,小心将丹药收了起来。

    柳无方见老翁忙碌完毕,赞叹道:“前辈本事,当真神鬼莫测。这虚空为炉之法,柳无方甚至从来都为曾听闻,今日一见,是令人大开眼界。”

    柳三变炼丹已是一绝,却仍需药鼎柴火。先不论药之成色,但是这炼药手段,两者之间便是高下立判了。

    老翁呵呵一笑,说道:“雕虫小技而已,这种方法许多人也能做到,只是太耗真元,所炼丹药也不一定便强过以药鼎炼制,小朋友不用见怪。”

    柳无方摇了摇头,并没有在说什么。

    对于剑法,也许他能厚着脸皮要去拜剑千秋为师,但是对于炼丹一道,便如奇术一般,他没有丝毫的兴趣。

    老翁继续说道:“剑千秋根基之坚固,世所罕见。即便是如今受损,也在进行着自我修复,只是如此需要耗费太多时间。如今有这丹药辅助,不出半月,剑千秋情况便能够痊愈了。”

    老翁晃了晃手中玉**,听着丹药撞击**身发出的声音,轻轻点了点头。

    他无意武林,若非因逍遥子之故,即便是剑千秋横死太湖也不会多加理会。

    但是如今既然已经介入,那么便尽早将麻烦解决,自己也好继续纵情山水之间,不用为这些红尘之事烦恼。

    柳无方点了点头,连连看了老翁数眼之后,才说道:“此外,晚辈还有一事想要请教前辈,事关万毒盆,详情如此。”

    柳无方先是将此事简单复述了一遍,然后说道:“先前便已经遇着了剑千秋前辈,他已经点出了夸叶名存,夸路媸与夸路天三个嫌疑人。不知前辈对此有何看法?”

    “哦,万毒盆?”

    老翁眉眼微微一动,眼中闪过了一丝就连柳无方都无法察觉的怒气。

    想了想,老翁说道:“剑千秋所言有理,不过他却局限在了苗疆之中。据我所知,如今毒脉之主与毒脉圣女,应也有这等能为。”

    “毒脉吗……”

    柳无方皱了皱眉,而后说道:“圣女性情纯真,应不会炼制万毒盆这等恶毒之物,至于毒后,倒是值得怀疑。”

    老翁说道:“天下毒者虽多,然而想要炼制万毒盆的门槛极高。而且不仅要有能耐聚齐万毒,更要考量地气、环境,乃至于土壤的肥瘦,干湿等诸多情况。可以说每一个有用炼制万毒盆能为之人,都是一个博古识今的才人,你们若是要调查,必须好好注意安全。”

    “多谢前辈提醒。”

    柳无方点了点头,不过垢无尘等人调查太极宫一事,本就小心翼翼,这一点倒是不用他多加提醒。

    柳无方说完,又看了一眼老翁,见他没有继续开口的迹象,抿了抿唇,说道:“前辈,关于‘暗夜’,你可曾听闻?”

    “暗夜?”

    老翁眉头一挑,目光忽的聚焦在了柳无方眼上,静静地注视着他。

    两人四眼对视良久,柳无方终是有些不惯地将目光偏移。

    老翁不答反问,道:“你是如何知悉的?”

    暗夜之名,所知者甚少。老翁心中笃定,即便是如今的柳三变,乃至于号称博士生的博娴,也不一定能够接触到这一个名号。

    也许,只有那几个残存的老家伙能够知晓一二。

    柳无方不过一个后生小子,是从何处得知?

    不等柳无方回答,老翁眉眼微动,说道:“是剑千秋告诉你的?”

    “是。”

    柳无方有些承受不住老翁灼灼的目光,背后都似乎有些冷汗冒出,心中不由得暗自震撼。

    这老翁未退隐之前,绝对是武林之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能!

    “竟是他,难怪。”

    老翁面露恍然,若有所思。

    难怪剑千秋根基竟能如此稳固,这本是寻常世人所无法达到的。

    似这般稳固的根基,自古至今,老翁只在一人身上见过。

    再加上如今剑千秋竟还掌握了‘暗夜’这一不该为世人所知的名号,不由得让老翁思绪翻滚了。

    “前辈?”

    柳无方见老翁陷入沉思,久久不曾言语,不由得轻喊了一句。

    “嗯?嗯。”

    老翁回神,看了看柳无方,轻轻点头,嗯了两声。

    柳无方说道:“看来剑主果然没有说错,前辈知晓这‘暗夜’之事。”

    “这两个字曾经是一个禁忌,嗯……”

    老翁微微闭眸,似在考虑,又似在衡量着什么。

    许久之后,他才说道:“据我所知,最后与之产生交集之人,应是苗族圣人夸叶名存。或许你可寻他了解一番。”

    “又是夸叶名存。”

    柳无方面色一垮,自从苗族之后,实在是太频繁听到这个名字了,只可惜,他早已经死了啊。

    柳无方将夸叶名存已死之事说了一遍,不过却是瞒下了夜伪装成大祭师之事。

    “哦?竟然连他也离世了?”

    老翁似乎与夸叶名存有些交情,突然听闻他离世,眼中也忍不住闪过一丝沉闷。

    柳无方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因此此事,还请前辈赐教。”

    “此事说来话长,嗯……”

    老翁抿了抿唇,忽然手腕一翻,一本略有些破旧,被随意装订的书籍便出现在了他的手掌。

    柳无方看去,泛黄的书面上写着数个打字,不由得轻声念了出来。

    “《尘世暗夜》,缘生著。”

    “此书乃是当初一名写书人所著,其中详细地记录了暗夜之事,当然一些十分隐秘之事,便不曾有所记录。毕竟此书非是作者所撰写的人物传记,而更像是记录某一段历史的书籍。”

    老翁点点头,将书籍递给了柳无方。

    “因此此书的特别,因而并未发行,因此只有这手稿,或许还有些凌乱,你便自己通读吧,但是切记不可毁去。”

    “是。”

    柳无方双手恭敬地结果书籍,看了两眼之后,说道:“这个缘生,嗯……直觉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写书人。”

    老翁哈哈一笑,说道:“他的确是一个写书人,不过却是在当时让所有人都心生恐惧的写书人而已。只不过此人早已消失多年,你也不用太过关注。若是有缘,说不定你能接触到他的其他著作。”

    “他的每一篇著作,都代表着无数的秘密啊。”

    柳无方闻言,有些恍然地点了点头。

    能被写出传记的人物,必然不会是平凡之人,因而传记之中,必也饱含了传记人物生平所接触的秘辛。

    如此说来,与如今的裳不归倒是有些相似。只不过裳不归第一本书还不曾落笔,缘生名声却似乎早已经登上巅峰之后再次沉寂。

    “不论如何,仍是多谢前辈赠书,待晚辈翻阅完毕,必然完整奉还。晚辈尚有他事,便不久留了,请。”

    柳无方心中估摸着逍遥子恐怕也差不多回转太湖了,为了避免被他吊起来捶,柳无方决定先溜为上,告辞离去了。

    老翁点了点头,在水波飘荡之间,忽的低声自语。

    “借由柳无方以‘暗夜’试探,剑千秋你发觉了什么?红尘剑仙……与你又有怎样的关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