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桎梏!-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434章 桎梏!

    妖域之中,柳三变与碎黄泉急急而行。

    妖域仍是那样的荒芜阴冷,只不过相比与上回前来,妖气的确有衰减了不少。

    忽然,两人眼睛余光都看见了远处两名面黄肌瘦的妖族儿童在嬉闹,纯真的双眼似乎不知道他们的种族此刻正面临着怎样巨大的危机。

    碎黄泉面色忧愁,说道:“随着妖域之中的妖气衰减,其衰弱的速度便愈发增快,形成了一个恶行的循环。柳三变,若是你们在拿不出办法来,恐怕我们就要坐不住了。”

    坐不住了,自然是要发动战争,掠夺资源了。

    柳三变心领神会,却也无言以对。

    求生的权利,是所有生命所共有的,他并没有任何褫夺的权利。

    幸好的是,如今他们找到了方法。

    柳三变说道:“此法曾被用以修复苗族枯竭的圣泉,圣泉与妖源之间存在很大程度的相似性,因此柳某认为此法同样可用在妖源修复之上。”

    “但愿吧。”

    碎黄泉应了一句之后,便又闷声不语了。

    两人沉默了下来,速度却更快了。

    很快,两人便进入了不见天日,来到了天妖殿堂之外。

    “是红尘素衣到来了吗快快请进!”

    两人甫一靠近,便听见了妖尊的声音传来。

    两人对视一眼,径直走入了天妖殿堂之中。

    天妖殿堂内,殁飘遥正坐在天妖王座之上,眉头紧锁,略带有一丝疲倦。

    而在他身侧,却是站着一名之前不曾见过的男子,柳三变一眼看去,竟如在注视着一团火焰一般。

    妖尊说道:“来,红尘素衣,让爷替你介绍,这一位乃是饮千殇,妖域八将之一。”

    饮千殇爽朗一笑,朝着柳三变拱了拱手,说道:“久闻红尘素衣大名了。”

    柳三变含笑回礼。

    随后看着妖尊,说道:“柳某观妖尊神色,精神不佳,可是寻找娲皇灵峰破漏之处一事,尚无进展?”

    “唉!”

    妖尊沉声一叹。

    这段时间以来,他不眠不休,近乎将娲皇灵峰万丈以下的山体一寸寸地检索了一变,却并没有丝毫收获,反惹得自己身心疲倦不堪。

    饮千殇说道:“王一直不眠不休地在娲皇灵峰进行检索,却没有丝毫的收获,反是精神消耗严重。”

    “让红尘素衣见笑了。”

    妖尊也苦笑着摇头,以他的能为,竟无法在此事出上丝毫力气,反倒是柳三变,却已经得到了修复之法。

    柳三变闻言,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若是漏洞仍在,即便修复了,也不过是破开了的气球,哪怕不断地给它充气,终也有漏尽的一日。

    柳三变想了想,说道:“此事暂时不论,或许在修复了之后,问题便会自然而然地暴露出来。”

    说着,柳三变取出了一本书本罪——自然不会是柳无方所取来的原本,而是柳三变经过整理摘抄的,仅仅针对妖源修复的本子——交给了碎黄泉,由他转至妖尊手中。

    然后他继续说道:“关于修复之法,柳某已详细记录其上。但是很抱歉,这个办法有一个极大的弊端,柳某苦思了许久,仍是没有办法消除,乃至于稍微减轻都无法达成?”

    “哦?”

    妖尊挑了挑眉,不过仍是有些按捺不住地翻阅起本子来。

    柳三变也暂不言语,静等妖尊翻阅。

    一时之间,天妖殿堂之内便只有妖尊翻阅纸张的声音。

    约有小半个时辰之后,妖尊才合上本子,揉了揉眉心。

    “与娲皇灵峰签订共生契约,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只是……”

    柳三变接道:“只是从今往后,妖尊的行动,恐怕便会受到掣肘了。”

    “嗯?这是怎样一回事?”

    碎黄泉闻言,面色微变,急忙问道。

    柳三变说道:“此法乃是得自苗疆圣人夸叶名存,本是其用于修复苗疆圣泉的办法,其大致原理便是以签订人浩瀚功元以及无匹的根基作为驱动力,为所签订之物提供运转的能量。因而签订之人不能离开契约物百里范围,甚至还需定期为契约物灌输功元。”

    “什么?”

    碎黄泉面色微变,如此一来,便等于将妖尊困在了娲皇灵峰之内,这一点碎黄泉无法接受。

    饮千殇则是问道:“若是远离,会导致怎样的结果?”

    “娲皇灵峰会以契约之前,千百倍的速度衰弱。”

    妖尊沉声回答,这一切都在本子上有很详细的说明。

    “王的行动,绝不能受此桎梏。”

    碎黄泉猛然摇头,而后单膝跪地,说道:“王,此共生契约,碎黄泉愿意代王签订。”

    “不可,无生之力乃是八大将之首,也不当被牵制在此。王,不若让饮千殇代为签订吧。”

    饮千殇同样单膝跪地,诚恳开口。

    妖尊看了看两人,眼中欣慰之色无法掩饰。

    对于他而言,不论是双尊八大将,或是寻常的子民,都不是什么上下属关系,而是他的亲人。

    看到自己的亲人如此团结,纵使如今情况危急,妖尊心中也禁不住流过阵阵暖流。

    柳三变见此情况,也在心中叹道:“从点观面,妖尊能得众人如此拥戴,必不会是倒行逆施之人。看来人间与妖域和平共处之事,将成定局了。”

    心中感慨了一番,柳三变说道:“二位,且听柳某一言,此事,或许非妖尊莫属了。”

    妖尊也说道:“你们也不用争执,想要为娲皇灵峰提供足够的能量,以你们两人之根基,仍有所不足。”

    “这……”

    碎黄泉与饮千殇来两人对视了一眼。

    碎黄泉抿了抿嘴唇,说道:“若是换做司命尊……”

    “住口!”

    妖尊面色倏然一沉,怒道:“你明知此事艰辛,怎可推自家兄弟下坑。若是再让爷发现你有这种不义之想,爷打断你狗腿!”

    碎黄泉咬了咬牙,正要说些什么。

    饮千殇见机得快,忙说道:“王且息怒,将首所言,正是基于对司命尊的信任。若是司命尊在此,必也会与我们做出同样的选择。”

    “好了好了,你们退下。”

    妖尊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道:”此事你们不用跟随,红尘素衣,我们先往娲皇灵峰吧。“

    “嗯……也好,或许柳某一旁观察,能够发现一些端倪也说不定。”

    碎黄泉两人忙道:“王,我等也欲同行。”

    “你们不准跟来。”

    妖尊怒哼了一声,朝着柳三变点了点头。

    柳三变心领神会,两人迅速离去。

    “唉,将首你太冲动了。”

    妖尊两人离去之后,饮千殇叹了一口气,说道。

    碎黄泉却是摇了摇头,说道:“王不会因此与我们置气,他如此表现,更让我确定了签订这共生契约,绝对还有我们所不知的限制。”

    碎黄泉眉心纠结,他了解妖尊,因此察觉到了妖尊在观看那本子时所闪过的讶异与决然之色。

    此事,绝不简单!

    但是妖尊已经放话了,两人也无可奈何。

    “不行,我不能如此坐看王跌入桎梏。”

    倏然,碎黄泉猛然起身,便朝外走去。

    饮千殇以为他是要去娲皇灵峰,正要阻止之刻,却听闻碎黄泉开口。

    “我即刻去寻找司命尊,他之根基是妖域之内,唯一可以媲美王的。由他出面,定然能让王回心转意。”

    声音渐去渐远,碎黄泉身影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唉,烦呐!”

    饮千殇拍了拍脑袋,懊恼地喊了一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