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传招,警示!-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435章 传招,警示!

    太湖之外,柳无方担心逍遥子归来会将他吊起来捶,因此急急而奔,欲要远离。

    来至中途,却见剑千秋正好整以暇地站在前方,似乎正在等待着自己。

    柳无方心思略一转动,便趋身上前。

    “剑主前辈。”

    柳无方躬身行礼。

    “嗯,看你神情,向来在老翁之处,已经得到了答案了。”

    剑千秋点了点头,目光扫过柳无方面容,轻声开口。

    柳无方点了点头,回道:“虽不曾明言,但确有收获。老翁前辈赠了晚辈一本书籍,乃是写书人缘生所写之《尘世暗夜》,老翁前辈说,书中自会有晚辈想要知道的一切。”

    剑千秋似乎察觉了老翁的真实身份,因而借柳无方以‘暗夜’之事试探。而老翁也十分机敏,一瞬间便察觉了剑千秋的试探,并且也因此而怀疑起剑千秋的来历。

    两人之间都借助柳无方互相试探,想要摸清对方真正的底细。

    柳无方夹在中间,却没有丝毫的被利用的愤怒,反而配合得积极主动。

    反正两人之间的试探,最终都会有一个结果。而这个结果,同样是柳无方所好奇的。

    因此柳无方没有丝毫的隐瞒,甚至还将书籍拿出让剑千秋过目。

    然而剑千秋并没有太关心书籍之事,因此之事点了点头,说道:“你能得到信息,自然是最好了。”

    柳无方见状,也不在意,收起了书籍之后说道:“是了,前辈,老翁前辈已将丹药练好,你快回去吧。”

    “嗯。”

    剑千秋点了点头,沉默片刻之后,说道:“先前答应传你剑招,若是方便,不如就趁现在吧。”

    “是吗,太好了。”

    柳无方眼中一亮,略显期盼地看着剑千秋。

    “我只施展一次,你且看好。”

    剑千秋言罢,并指成剑,元功换提,而后一指轻轻点出。

    霎时之间,天地好似失色了一眼,柳无方瞳孔涣散,感觉天地漫是一剑!

    这种感觉一闪而逝,柳无方少一呆愣,回过神来,一切似乎都回归了正常,剑千秋也再次长身而立,静静地看着他。

    “如何?”剑千秋问道。

    柳无方闭上了双眼,仔细感悟着方才的一剑,半息之后,才有些懊恼地说道:“晚辈驽钝,只能领悟其中三成”

    “三成,尚可。”

    剑千秋并没有失望,他明白自己剑招领悟程度如何困难,柳无方一眼之下,能悟得三成,已算得上是天资聪颖了。

    剑千秋继续说道:“此招名为千秋一剑,乃我早年所创,你虽只悟三成,却也需要时间消化。好生练习吧,下回再见,我会考校。”

    “多谢前辈。”

    柳无方心中一喜,原先剑千秋所说只施展一次,他还以为是像刀天下传招刀无心一般,施展了一次之后便放养,不闻不问了。

    但是现在看来,剑千秋比刀天下可要靠谱多了,至少还会有后续的关心。

    剑千秋点了点头,说道:“你既然有事,我也不耽误你,你去吧。”

    “是,前辈告辞。”

    柳无方心里美滋滋的,躬身告辞之后,就连步伐都有些飘了。

    剑千秋看着柳无方离去的身影,眉头微皱。

    ‘老翁……不仅了解‘暗夜’之事,更身怀传闻之中的写书人缘生著作,你的真实身份令人玩味。你——会是他吗?’

    “嗯,此事还需试探,先回太湖吧。”

    剑千秋沉思了许久之后,才缓缓摇头,准备往太湖而去。

    然而在此时,剑千秋眼角余光忽然觑见了一道身影如行尸走肉一般行来。

    ‘嗯?是逍遥子,他神情不对!’

    剑千秋看着逍遥子的神情,不由得面色微变,然后多看数眼,却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伤势,不由得心中愈发疑惑。

    及至逍遥子行经他身侧之时,剑千秋更看清了他瞳孔涣散无神,似乎经历了什么十分严重的打击一般。

    剑千秋眉头微皱,喊了一声:“逍遥子。”

    逍遥子充耳不闻,只是嘴中呢喃着什么,剑千秋极力细听,却也只能听到‘骗子’二字。

    ‘难道逍遥子是受人欺骗了?是怎样的打击,才会让他陷入这种情况?’

    剑千秋皱眉,有些放心不下,便亦步亦趋地跟在了逍遥子的身后。

    很快,两人便来到了太湖边上。

    恰在此时,老翁也同坐着竹筏,缓缓靠岸。

    “呵呵,你们回来了。”

    老翁见两人回来,呵呵一笑间,跃身上岸。

    剑千秋忙说道:“老翁前辈,逍遥子情况不对。”

    “嗯?”

    老翁双目一凝,忙仔细打量着逍遥子,片刻之后,却又忍不住哑然失笑,心中暗骂柳无方真是一只小狐狸。

    以逍遥子的境界,世上能让他如此失魂落魄的事情几乎没有,联想起上回柳无方诓骗他的事情,老翁心中略一思考,便已经明白。

    只不过在明白的同时,心中也有些震撼。

    那名毒脉圣女的厨艺,究竟要惊天动地到怎样的程度,才能让逍遥子陷入这种状态啊。

    “前辈?”

    剑千秋见老翁观察了一会,忽然笑了出来,不由得疑惑地问道。

    他是不知道柳无方诓骗逍遥子的事情,否则也能将此事猜出个七七八八。

    老翁笑道:“你放心,逍遥子不过是受了一些刺激,让他缓和一段时间便可。”

    老翁话刚说完,便见逍遥子兀自凌空一跃,跳上了竹筏,自顾地飘荡而去了。

    “受了刺激?嗯……”

    剑千秋皱了皱眉,仍是有些不解。

    老翁说道:“柳无方取来奇异果,助你修复根基的伤势的丹药已经炼制完成了。”

    老翁说着,将玉**取出递给了剑千秋,同时似乎不经意地说道:“说起来,你根基之稳固,世所罕见。以老头子所见,当世之中,也仅有一人可以媲美了。”

    “哦,是吗?”

    剑千秋神色不动,接过玉**之后,问道:“剑千秋早年曾有奇遇,方导致根基稳固。却不知前辈口中所言之人,又是何方神圣?”

    “你心中已有答案,不是么?”

    老翁笑眯眯地说道:“你先疗伤吧,我去陪同逍遥子了。”

    说完,老翁转身,凌波而去。

    剑千秋目送着老翁离去,又看了看手中玉**,眉头微皱。

    ‘看来他已经察觉我借助柳无方的试探了,他这一番话,是在警告我,要我适可而止吗?’

    ‘只是难得遇见了一名可能与他有关之人,剑千秋又如何会放手呢?’

    剑千秋摇了摇头,转身离去,寻安静之地疗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