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偶遇!-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436章 偶遇!

    荒郊野集之地,人来人往。

    过往的侠士商客,玈人游者正吃着酒,胡天海地地侃着大山,说着自己的所见所闻。

    忽然,有一个佩刀的落魄大汉站了起来,神神秘秘地说道:“嘿,诸位,最近武林之上发生了一件大事,你们可曾听闻了?”

    “阁下可是说儒门围攻读书堂之事?”

    一名身穿锦衣的青年开口,随即便又有另一位侠客说道:“此事的确轰动,据传闻不仅天下儒堂倾巢而出,就连传说之中的东武林三大传说都参与其中了。”

    “岂止如此,据我所知,此役之所以能够结束,那是因为儒门传说人物,复圣·古颜子出面了。”

    那佩刀大汉哈哈一笑,道:“你们说的这些,已经有些过时啦。在下所说之事,可并非这个。”

    “哦?嗯……难道阁下是说妖域之人暗中护送儒门学子回返儒堂之事?”

    那名锦衣青年似乎见识匪浅,见大汉如此说话,稍微沉思之后便立即说道。

    此言一出,又有数人应和。

    “此事我也曾有听闻,初时还不愿相信,毕竟妖域恶行,历历在目。然而在我问过多名儒门的朋友之后,却又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事实。”

    “听闻这一次妖域再出,乃是红尘素衣从中布置,为的就是消除人间与妖域之间的仇恨,让两域和平共处。”

    “此事太难了,不过若是能成,必定是千秋功业。红尘素衣深谋远虑,只可惜眼光太过超前,注定会让许多人误解。”

    “嗨呀,你们的信息都太落后了!”

    忽然,有人一声大喊,众人看去,却是边缘桌上,一名身量瘦小的男子,正站在椅子上,不屑地环视着现场。

    在他一旁,还有一名身量相差无几的男子正畏畏缩缩地低着头,似乎感觉自己同伴的做法太过嚣张了,不停地伸手拉扯着他的一副。

    “阿命仔莫闹。”

    这两人自然便是大名鼎鼎的奇命兄弟了。

    此刻探一奇站在椅子之上,俯瞰众人,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见好一命不断地伸手拉他,不由得皱眉将他的手拍掉,没好气地说道。

    那锦衣青年见是这么一个貌不惊人的家伙大放厥词,不由得有些不忿地说道:“这位朋友,好大的口气。就是不知道你的能耐,能不能跟上你的口气了。”

    就是那佩刀大汉也有些不喜探一奇的语气,皱了皱眉头,说道:“既然这位朋友独有高见,不如说出来让大家分享分享吧。”

    “自无不可。”

    探一奇将头一昂,意气风发。

    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原来出风头的刺激,丝毫不亚于看热闹!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所说的,应该是与告子有关的事情吧。”

    “嗯?”

    佩刀大汉面色微变,终于认真地看了探一奇一眼,说道:“确实如此,看来这位朋友果真有些真材实料。只是不知具体情况,你可知晓。”

    “什么?与告子有关,难道儒门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啊?”

    两人一句对话,顿时惹得在场之人议论纷纷,顿时现场陷入了一片吵杂之中。

    探一奇见状,深处双手虚空压了压,顿时吵杂之声快速消弭,众人都略带好奇地看着探一奇,等待着他口中的最新消息。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但是这却是事实——告子,已经死了!”

    “什么?这不可能!”

    众人闻言,瞬间一片哗然,那锦衣青年反应尤为剧烈,立时拍案而起,怒道:“竖子岂敢妄言,须知祸从口出!”

    “不错,告子院长何等身份,又是何等修为,怎会无故身亡?小子,你若再次造谣,休怪我等出手揍你了!”

    探一奇的话语顿时引起了众人一份愤怒。

    探一奇被吓了一跳,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目光却看向了那佩刀的大汉。

    “诸位请安静。”

    佩刀大汉同样站在了椅子之上,居高临下,双手连连虚按。

    好半响之后,众人愤怒之情稍减,才逐渐又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看着大汉,似乎要听听他能说出什么。

    大汉说道:“实不相瞒,在下所说的大事,正是这位兄台所说。儒门告子院长,的确已经死亡了。”

    “这不可能!”

    锦衣青年怒道:“你说此话,可有什么凭证?”

    “这……此乃在下偶然听闻之事,虽无实证,但是这的确是事实。”

    “哼,既无凭证,那便请阁下勿要妄言!”

    锦衣青年能冷哼了数声,付了酒钱之后便怒然而去。

    其他人倒是颇为好奇,都围在了佩刀大汉身边询问。

    探一奇面色涨红,认为自己掌握的情报更加精准,这个风头应该让自己出才对。

    想到这里,探一奇忍不住跳下椅子,就要朝着大汉方向走去。

    好一命却在此时拉住了他。

    “阿奇仔,你看那个人,是不是你说的阿长?”

    好一命拉住了探一奇的衣袖,指了指酒肆之外正缓缓走来的青年问道。

    “嗯?嘿,真的是他。”

    探一奇精神一振,对于阿长,他心中十分肯定,被秘宝砸飞之后的他,定然会引出不小的热闹!

    跟着他,便等于跟在了热闹身边!

    “走!”

    探一奇吆喝一声,也不管那些人了,付了酒钱便与好一命匆匆追了上去。

    而在另一半,白衣青年阿长一脸疑惑,一边行走,一边看着自己的手掌,似乎再看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一般。

    忽然,一张有些眼熟的脸庞出现在了阿长的视线之中,却是探一奇两人走了过来。

    “阿长兄弟,好久不见了。”

    探一奇哈哈一笑,很是熟稔地打着招呼。

    “哦,是探一奇,确实好久不见了。”

    阿长笑着回礼,两人在东武林道门密藏一役之中相谈甚欢,而自那之后,便再没有见过面了。

    探一奇打量了一番阿长,奇道:“一段时间不见,你武境进展十分迅速啊。”

    阿长如今的武境,虽仍在二三流间,但是相比于上次所见,已经算是有了长足的进展了。

    以阿长的天赋来看,短时间内绝对无法有这样的进展,唯一的可能,便在那将他撞飞的道门秘宝之上!

    “是啊,好奇怪。”

    阿长并不知道自己身上的变化,因而听见探一奇所言,也忍不住挠了挠头。

    探一奇说道:“不论如何,实力进步是好事。对了,你是要去哪里?”

    “去哪里啊,嗯……是了,我要去儒门啊。”

    阿长忽然拍了拍额头,说道:“我还需要赶路,不与你们多言了,请。”

    阿长说完,拱了拱身子,便又径直离去了。

    好一命见状,举步便要跟上,探一奇却忽然拉住了他。

    “嗯?怎样了,你不是说跟在他身后就有热闹看的吗?”

    好一命看着探一奇,疑惑地问道。

    “他不对。”

    探一奇皱着眉头看着阿长的身影,上回两人谈话,阿长言语之中,条理清晰分明。然而方才短促的交谈,他却似乎忘东忘西,显然情况不对。

    这种情况,让探一奇不敢贸然行动。

    想了想,探一奇说道:“他不是要去儒门吗,我们自己前往,不与他一道。”

    两人一顿商量,便也启程,绕过了阿长前往儒门了。

    而在同时,西武林之地,裁决者一人独行。

    “疗养许久,伤势已无大碍,只是不知道这段时间,武林局势又发生了何种变化,剑主伤势,是否也痊愈了。”

    正沉思之间,忽然前方传来了阵阵呼救之声。

    “嗯?前往一观。”

    裁决者身形一动,极速而去,却见两名蓬头垢面,衣衫破旧的大汉正持着刀剑追杀着一名妇人。

    “哼,欺负妇孺,无能!”

    裁决者见状,一声冷哼,剑意自发,直接将两名大汉击飞。

    “多谢恩公,多谢恩公。”

    妇人走到了裁决者身后,不断地道谢。

    那两名大汉站起身来,却并不逃跑,反而怒骂道:“什么人,胆敢插手我们恶魔道之事?”

    “哦,恶魔道?”

    裁决者挑了挑眉,看了看两人,心想这或许是上回恶魔开道,停留在外的成员。

    不过既然是恶魔道之人,那便更不需要留手了。

    裁决者剑指一点,瞬间发出两道剑气,洞穿了两人的心口。

    “啊。”

    妇人见状,顿时惊呼了一声,吓得面色苍白。

    裁决者笑道:“夫人不用紧张,此乃是逃窜在外的恶人。天色将会,荒野之地凶险,夫人还是趁早归家吧。”

    “多,多谢恩公,奴家这边回家。”

    妇人显然有些惧怕裁决者,道谢之后便有匆忙离去。

    就在妇人离去之后,裁决者面色倏然一沉。

    他目光流转,喊道:“出来吧,朋友。”

    锵!

    一抹亮光闪过,旋即铿锵一声,半截断刀深深没入了地面石块当中。

    “嗯?这是……!”

    裁决者猛然双眼一凝,看着眼前断刃,失声开口。

    与此同时,赫见刀无心重步而来,每一步落下,都震慑大地,轰然作响。

    “千织翼上的剑意,是你所留!”

    刀无心咬牙切齿,面目狰狞,一身带杀而来。

    “杀人凶手,为南宫大哥偿命吧!”

    轰!!!

    刀无心猛然一脚跺下,顿时大地轰隆坍塌。

    刀无心承接天刀传承,重修再出。

    这一场刀剑之争的延续,将会如何收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