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混淆!-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438章 混淆!

    西武林之地,疗伤初出的裁决者,偶遇了刀无心。

    因千织翼上剑意,刀无心认定了裁决者便是杀人凶手,瞬间气氛凝滞,武决一触即发。

    天刀无刀,万物皆刀。

    刀无心心中怒火,瞬间吞噬理智,但见其双指一并,便是无形神刀横斩而下。

    裁决者面色微变,不敢小觑,忙出不戒格挡,却仍是被巨力击的连连倒退了数步。

    “嗯?这小子,不简单。”

    裁决者双目一凝,见刀无心面上激愤仍在,就要连续出招,忙大喊了一声。

    “且慢!”

    “嗯?有何遗言?”

    刀无心动作一顿,神情也略微清醒了一些,而后心中蓦然一慌。

    月飞花千叮万嘱,不可随意使用天刀武学,但是先前之际情急之下,竟忘却了此事。

    想到这里,刀无心左右看了看,见并无他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随后他单手一招,千织翼断刃落在了手中。

    裁决者说道:“此事必有误会,我虽与南宫飞飞曾有一战,但却是以落败为结果,如今也不过是刚好将伤势疗养痊愈,怎么可能会是杀死南宫飞飞的凶手?说实话,从你口中听闻南宫飞飞的死讯,我同样惊奇,不敢置信。”

    “你想要狡辩么?”

    刀无心一声冷笑,高扬了手中千织翼断刃,冷声道:“千织翼上残留剑意,与你先前所使,别无二致。如今铁证在前,你还要狡辩吗?”

    “你说千织翼是被我所断?”

    裁决者闻言挑了挑眉,虽然他对自己最后一剑的威力十分有信心,但是要说断去有南宫飞飞这等强者真元护持的名器,却仍是差了不少。

    裁决者心思转动,沉声道:“在下可以保证,绝对不曾杀死南宫飞飞。嗯……不知千织翼可否让我一观?”

    刀无心不答,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裁决者哈哈一笑,忽然一甩手,将不戒射出,深深地没入了远处山壁之中。

    “你放心,裁决者本意自清,绝无他想。”

    “哼,便看你有何花样!”

    刀无心一声冷哼,却仍是给了对方自清的机会,将两截千织翼断刃抛向了裁决者。

    裁决者接过断刃,细细端详。

    刀无心说道:“两截断刃需交接在一起,方能感受到其中剑意。”

    “原来如此。”

    裁决者面现恍然,随后依言而行,将断刃交接在一起,顿时一股若有若无的熟悉剑意自断**接之处传来。

    “咦?”

    忽然,裁决者一声轻咦,内心惊疑不定。

    当日他突然遭遇南宫飞飞的攻击,瞬间重创,不得已之下,只能动用了自己本来剑意。

    虽然成功脱逃,但是他清楚以自己那时的状态,再如何爆发也不可能将千织翼自南宫飞飞这等高手的手中斩断。

    唯一的可能,便是千织翼早已经破损,而南宫飞飞则是趁此机会,布下了诱导之计。

    一念及此,裁决者略抬眼眸,打量了刀无心数眼。

    刀无心虽然举止形态仍显得有些稚嫩,江湖阅历不足,但是眉宇之间却有一股正气。

    虽然这个正气叫他脸颊之上的烙印破坏了七八成,却仍是瞒不过裁决者双眼。

    而且刀无心根基不凡,先前一刀更是让他都为之侧目,会被人选做利用的对象,也在情理之中。

    刀无心见裁决者久久不语,不由得冷笑道:“如何,你无话可说了吗?”

    裁决者心思一转,眼下既然知道有可能是南宫飞飞所设之局,首重之事自然便是让先解除刀无心对自己的敌意。

    想到这里,裁决者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嘴里更是忍不住啧啧称奇。

    “奇也,怪也,这剑上之意,的确与我之剑意十分相似。莫说是你,便是我自己也难以在第一时间辨认出来。”

    裁决者摇头晃脑,一阵感叹之后,将千织翼抛回给刀无心。

    “呵,你仍要诡辩么?”

    刀无心接回断刃,连连冷笑。

    裁决者沉声说道:“你既然给予我自清的机会,想必也不是莽撞之人。既然如此,何不一听裁决者之解释呢?”

    “哼,有何狡辩之话,速速说来!”

    刀无心冷哼一声,方才他眼见了裁决者仗义出手,心中还存了一丝理智不曾被怒火掩埋,所以才会给予他自清的机会。

    若非如此,恐怕两人一见面,便是生死相对了。

    裁决者点了点头,说道:“不得不说,此人模仿我之剑意,已有了十足的火候,若非对我极度了解之人,恐怕都会被其所欺瞒。”

    说着,裁决者并起了双指,元功运转,逼出了尺许长的剑气。

    “我今持续这道剑气,你可仔细对比其中剑意,与千织翼断口处的剑意对比,可有不同之处。”

    “嗯……”

    刀无心眉头微皱,却仍是趋身上前,将千织翼拼齐,仔细地对比两者之间的差别。

    足有半个时辰之后,刀无心依旧一言不发,只是眉头皱地愈发得深了。

    而一直维持着剑气,裁决者额头也微微见汗。

    就在裁决者忍不住要开口点明之时,刀无心终于抿了抿唇角,说道:“确有丝毫的差异。”

    “你可算是看出来了。”

    裁决者舒了一口气,将剑气散去之后,擦了擦额角的汗水。

    刀无心依旧眉头深皱,说道:“如今对比,不仅略有诧异,而且千织翼之上残存的剑意也要强上不少,难道世上当真有如此相似的剑意吗?”

    “如此近乎相似的剑意自然不会有,但若是有人刻意模仿呢?”

    裁决者挑了挑眉头,说道:“对方刻意污蔑栽赃,此事已与裁决者扯上因果了。我来问你,可是南宫飞飞临死前亲手将千织翼断刃交与你手?”

    “这……”

    刀无心皱了皱眉,显然不愿多谈此事内情。

    裁决者循循善诱,说道:“朋友,此事还请坦诚,如此也方便你我共寻真相。”

    刀无心抿了抿唇,说道:“并非南宫大哥亲手叫我,乃是他临终之前托人转手,那人未通名姓,大致装扮如此。”

    刀无心将烟朱外貌大略描述了一番。

    ‘此人应是烟朱无疑,看来此回南宫飞飞诈死,想要借助刀无心之力除去我。或许我不出现,他也会暗中指引刀无心找上我。’

    裁决者闻言,心中若有所思,不过却没有表露出来。

    他点了点头,说道:“此人外貌特征我已记住,若有机会遇见,会向他询问。”

    刀无心问道:“对方既然能够如此神似地模范你之剑意,必然也是你十分熟悉之人,你可有怀疑的人选?”

    “人在江湖飘,谁没有几个仇家呢?具体是谁,我会做进一步的调查,若有结果,会设法通知你。”

    裁决者摇了摇头,说道。

    “好吧,请。”

    刀无心点了点头,既然裁决者不是凶手,他也不再纠缠,告辞离去。

    裁决者目送刀无心离去,心中暗自庆幸。

    幸好自己多年来隐藏自我,从而导致剑意有所变化。当日最后一剑,乃是使用了最初的剑意,与如今裁决者之剑意略有不同,否则今日恐怕难免一场无奈之战。

    “南宫飞飞如此设计,必有缘由。刀无心实力不凡,而且先前一刀,足见来历。嗯……先往读书堂与柳三变一谈此事。”

    裁决者沉思片刻,招手收回不戒,化光离去。

    而在两人离去之后,不远处本该死在裁决者手下的两名大汉之一却忽然颤巍巍地爬了起来。

    “天,天刀,天刀再出了!”

    他眼中恐惧无法掩饰,顾不得同伴尸体,连滚带爬便往恶魔道方向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