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一式之传-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45章 一式之传

    烟都之内,拓跋如梦端坐冷屏之后,把玩着寻常时候定然稳稳当当系住的头冠,面容平静,丝毫看不出不久前那怒发冲冠的模样。

    “呵呵。”

    突然,他轻笑,微微地摇头。

    “柳三变啊柳三变,你确实打了一张好牌。可是,你也低估了拓跋如梦。你攻进烟都,的确揭开了烟都的一张底牌。可是,你以为解放了狮宫,便能引狮虎族敌视烟都吗?”

    正思量间,一声虎啸传来,紧接着,一名身上负着铁索,长相奇特,与意癫狂十分相似但身形却要魁梧不少的男子走了过来,恭敬地立在屏风之后。

    “虎宫,方才一战,你们可有受伤?”拓跋如梦问道。

    虎宫摇了摇头,瓮声道:“并无大碍。不过大哥回转族中,却不知何时才能归来了。”说完,虎宫面露忧色。

    拓跋如梦点头说道:“无妨,入我烟都大门,便是我烟都之人。若狮宫真无法回返,我会亲上狮虎族一趟的。”

    “多谢人世主。”虎宫躬身行礼。

    就在此时,一缕青烟飘至,落在屏风之前,现出了一名潇洒道影,赫然竟是新道门七天之一,天心君!

    “竟连虎宫也出动了,看来这一次的情况,确实严重。”天心君看了看虎宫,皱眉说道。

    “天心君,不知来我烟都,所为何事?”拓跋如梦轻声问道。

    天心君剑眉一挑,心下会意,笑道:“路闻烟都逢战,特来一观。”

    “多谢天心君关心,若无他事,烟都暂时无暇招待,便不留天心君做客了。”

    “哈,请。”

    天心君一笑,化光而去。

    “人世主……”

    虎宫欲言,却被拓跋如梦打断。

    “你与狮宫合修之功尚未有成,此回被扰,已是犯了禁忌。快去疗养吧,否则功体也将遭受损伤。”

    “是。”

    虎宫退去。

    拓跋如梦缓缓将头冠系上,目光深邃。

    “以诛仙海目前的实力,应是挡不住柳三变布局许久的进攻,纵然王权能可脱身……嗯,此次再出,王权心计已不同以往,此回烟都底牌被掀开,以王权的性格,定然会对烟都起了猜疑,乃至算计。烟都与诛仙海之间的合作,也即将走到尽头。下一步,我当如何下子?”

    沉思半响,一道身影突兀浮现脑中。

    “便是你了。呵呵,柳三变,可得准备好,收下拓跋如梦这份大礼哦。”

    拓跋如梦哈哈一笑,负手前行,三步之后,化烟而去。

    …………………………

    斜月坪外,烟朱背负双手,急急而行。。

    倏然,寒风闪过,带起剑气扑面。一道冷然辞号,于焉响彻。

    “茫茫江浸血,黯黯欲何之。独立三边静,轻生一剑知!”

    李裔文踏步而来,一步一震慑,一步一带杀。

    “烟都余孽,伏诛!”

    李裔文沉声一喝,背后飞凶如受指引,铮然出鞘,在空中划出数道寒芒,悍然落地。激旋的剑风,拂得地面尘烟滚滚,百草翻折。

    烟朱心中一紧,朱剑已然在握。

    李裔文身形猛然一动,掌握飞凶,极招悍然而出。

    “一剑轻身。”

    “落叶满阶红不扫。”

    烟朱剑指一拂,极招同出。霎时间,周天之内,红枫阵阵飘落,携带肃杀之气,肆虐虚空。

    然而李裔文气机满盈,元功浩荡,竟在身周凝成一股无匹剑压。但有红枫飘至,便遭无情碾碎。而他,一剑而出,一往无悔。

    锵!

    强招相击,阴阳反覆。漫天红枫竟也为止一滞,随后破碎。烟朱口溢鲜血,连连倒退。

    李裔文一言不发,旋身而上,又是夺命一剑斩出。

    烟朱目光一凝,朱剑之上蓦然剑光大炽,极招待发。

    危机之刻,一道身影却以超凡之速,突入战场。

    轰!

    来者衣袖一摆,其功竟似沉渊,浩渺无底。李裔文心念一转,不取硬击,借力而退。

    “此战,到此为止吧。”

    来者一身布衣,满头银发随意披散着,如落拓游侠,更似田间老农,平平无奇。

    “杀令前辈?”

    烟朱眼中一亮,通过声音辨出了来人身份。

    “正是吾。”

    “多谢前辈出手援助。”烟朱道谢。

    铮!

    李裔文一挽飞凶,剑上寒光烁烁。他面色平静地看着儒门杀令。“你要阻我?”

    儒门杀令微微一笑,道:“自然……”

    “嗯?”

    李裔文眼神一冷,元功暗暗提至巅峰。

    孰料儒门杀令却是缓缓摇头,继续道:“不是。只是此刻,你们不宜一战。”

    说完,他看向烟朱,道:“你之剑意,与吾倒是同出而异道。吾今欲助你一剑之力,至于日后你能走到何种境界,便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李裔文一声冷哼,正欲发作,却突闻一道浓郁的酒香伴着诗声飘来。

    众人看去,却见素不凡正骑着驴子,悠悠哉哉地行来。

    “小子,让他一剑又如何?”

    他走到李裔文身旁,朗声笑道。

    烟朱眉头微皱,心中几番思量,朝着儒门杀令拱手说道:“请前辈赐剑。”

    “嗯,着!”

    儒门杀令微微颔首,剑指一点烟朱眉心,一道灵光乍然浮现,没入烟朱眉心。

    烟朱闷哼一声,面现痛苦之色,旋即平静。半响之后,缓缓睁眼,再次道谢。

    “好好领悟,若将此剑之意彻悟,剑境必能再度精进。去吧。”

    “晚辈告辞。”

    甫得赐剑,烟朱已无心再战,告辞而去。

    李裔文欲追,却被素不凡拦下。

    “小子,天大的造化就在眼前,你要视而不见吗?”素不凡笑骂。

    儒门杀令此时也转过身来,却是严肃地整理了衣裳,面容肃穆地看着李裔文,道:“李裔文,你可愿承吾挚友一式,受他毕生剑道之传?”

    “为何是我?”

    李裔文并未及时答应,而是反问道。

    “皆是天数,吾亦难以明言。然吾观你之剑意剑式,实乃传承之不二人选。”儒门杀令说道。

    素不凡亦道:“儒门杀令一身修为神鬼莫测,其挚友之传,定然不俗。小子还不快快承接?”

    李裔文缓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李裔文有自己的剑道,请恕我无法答应。”

    儒门杀令却是不急,从容不迫地说道:“剑评之中,吾已明言。你之剑道已至极巅。若无生意,今生也将止步于此。这点想必你已有感受。而若要另寻他道,恐怕又无他意,能承你此时之剑。你若想再进,最好便是承吾挚友之传。”

    “吾挚友之剑,在其仙去之刻,已入超凡之境。你若得之,必有极大裨益。”

    素不凡见李裔文依旧一脸冷漠,不由暗自着急,道:“小子,想想你行走江湖的目的。若无法使自己实力持续精进,如何面对愈来愈艰险的挑战?”

    目的!

    李裔文握剑的手猛然一紧,旋即缓缓将飞凶插入剑鞘,道:“既然前辈厚爱,李裔文愿承其剑。”

    “好。”

    儒门杀令一翻手,一粒刹那风华之石便出现其掌心,旋即屈指一弹,被李裔文接住。

    “将其放置眉心,你便能承其中剑意。”

    “好。”

    李裔文就地盘膝,将奇石放置眉心。霎时间,奇石散发出莹莹白光,将李裔文笼罩。

    就在此时,儒门杀令突然举步走向李裔文。

    唰。

    素不凡身形一动,面容带笑地看着儒门杀令,道:“李小子已入关键,杀令可莫要惊扰了。”

    “你倒是关心他。”儒门杀令失笑,旋即摸出了一柄木质的,约有小指大笑的木剑,抛向素不凡,说道:“此乃吾之信物。七尊剑一诺,也一并赠他了。酒池剑莲,请了。”

    儒门杀令说完,飘然离去。

    而李裔文,在奇石发光的一刻,便进入到了一片玄奥之地。

    在这片空间,似乎没有天,没有地。甚至于连空气,连时间的流逝,都丝毫感应不到。周围都是一片黑漆漆的,以李裔文的修为,竟也无法视物。似乎眼识,心识都被剥夺。

    倏然,远处一道耀眼光芒闪过,李裔文眼识恢复,却只觉刺眼非常,不禁微眯眼眸,勉力看向光源之处。

    俄然,一丝裂缝悄然裂开,如开天辟地,将这一片看不见尽头的黑暗空间,一撕而裂!。

    “那是……剑?”

    李裔文浑身一震,自玄奥空间退了出来,回归现实。同时奇石也失去了奇力,悄然坠地,化作了粉末。

    “咦?刹那风华之石无坚不摧,此刻竟然碎成粉末?小子,其中的留招,到底是什么?”素不凡好奇地问道。

    “剑……”

    李裔文有些愣神,冷风吹拂,不由得感觉阵阵冰冷,这时才发现,身上早已经汗流浃背。

    “剑?”素不凡眉头一皱,瞧着李裔文的面孔,眼神严肃。

    “那是剑?剑……能到达那种程度?”

    李裔文低声呢喃,目光涣散。甚至不由得抽出飞凶,脑海中观想着方才一剑,不停地模仿着。

    “醒来!”

    素不凡蓦然大喝,声音夹着无匹元功,震得李裔文双耳嗡鸣不止。同时,李裔文双目神光,开始重新凝聚。

    “呼……多谢。”

    李裔文长舒了一口气,心中暗自震惊。方才那天裂般的一剑,竟然夺去了他的心神。

    (本章完)